【10】 必须学会

小说:学一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思想人间 字数:2622

“我也知道该怎么办,至少咱们应该先想办法排除最后一种可能——我第一陷入结界的人。”说,“只有这样,刚才的推断和工作才有意义。”

说话间,把蒙卦六四的爻辞写在了纸巾上,把它递给了楠。

楠读了几遍,也觉得的排除法道理,并即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如果今的卦象无法完成,其实就说明第一陷入结界的人了。”

眼前一亮,“为什么这么说?”

楠指着纸巾上面的字说:“穷困方蒙昧,中心吝可忧。须求诚实者,方可免贻羞。这里面的诚实者,刚才所说的这人吗?他‘艮兑通宝’意为山泽损,山高泽深,心怀诚意。”

一拍额头,高声说道:“说得太对了!果然‘三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要我一人,想破脑袋也想啊!”

苏若的小脑袋此时冒出了桌面,说:“说谁臭皮匠,我早被们吵醒了,我姐姐才诸葛亮呢!”

楠对的这句出言逊,反倒没有什么更多的评价,她感觉自己也暖暖的高兴,似乎她心里面有一块巨大的冰山正在渐渐融化。

……

觉间,外面的空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城市里最难看的就日落和日出,他们三例外。

人的时候,他可以躲在明名中学的图书馆、实验室、办公室将就一宿。可现在多了两女人,他却知道该如何好了,总能放任他们在街道上流浪。毕竟多年的经历告诉他,想找一处安稳的、没有麻烦的地方过夜,实在太难了。

楠,还记得自己住在哪吗?”突然开口。

楠本来想假思索的回答,可突然间却愣住了,“我,我竟然忘了?!”

“哦,没关系,用自责。”本来以为楠能记住老吴,也许会记得其他的事情,这才发现原来她和自己没有什么同,只遗忘的过程有快有慢罢了。

苏若突然坐起来,然后说“哥,为什么我?”

楠和几乎约而同的看向这小姑娘,吃惊的说:“还记得自己住在哪?!”

楠则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记得?我怎么记得呢?”可以明显看出,楠很痛苦,那一种明明以记忆力为荣耀,以擅长各种推断为资本的人,突然失去自信的颓废。

心里很清楚,她其实什么能力也没有失去,只她忘记了一些习以为常的事情罢了。

,这样,带我们去住的地方好好?”站起来,弯下腰摁着桌面对苏若说。

“好的,咱们走吧。”话音刚落,苏若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往出蹦跳。

拉起楠就追了出去,他生怕把苏若丢了,也更希望出现奇迹。

楠被一拉,刚才的懊悔立刻就被内心强烈的羞赧代替了,随即抽回了手,也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先后走在大街上,灯火辉煌的街景让有一点感慨,将近30年光景,他亲眼见证了这城市的发展和变化。即使这样,他也想,夜晚的城市竟然变得如此灿烂多姿。

“没想,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晚上出来过了,记忆里的城区似乎没有这么美呢。”自言自语道。

:“会吧,没见过这样的夜景吗?”

的,知道吗?一人待得久了,对周围的很多事情就感兴趣了。这就像对于孩子而言,时间似乎慢静止;而对于老人而言,时间总过得飞快。”说完长叹了一口气,“而且,只有我一人,我也会出来散心,时间过的久了,除了学习和思考,我几乎忘记了外面的世界。”

这时,楠可以清晰地感受身上散发出来的浓得化开的孤寂与悲凉,这与早些时候她对的认识迥然同。

们别说那些没用的了,看,我们了!”苏若打断了两人略显尴尬的聊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街道的尽头,有座四层楼的建筑,外面还有一圈围墙。

平时怎么进去的呢?”楠非常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的路况,根本就看有出入口的标志。

“这嘛,我好像忘了……”说着,苏若吐舌头做了一鬼脸。

推测,她可能和楠一样,渐渐忘记了细节,他即刻接着说:“这倒什么题,警察姐姐,没发现这附近没有摄像头吗?”

话音未落,楠本能的环顾四周,确实没有发现一摄像头,“这可能啊!这里几乎市中心,应该摄像头全覆盖的呀!”

“这一点很奇怪,近两年,省城几乎做了探头无死角,这里应该啊!”又看了看苏若,只见小姑娘也有些迷糊了。

“这样,咱们绕绕看,或许就能找出入口了。”说完,三人均表示同意,于就沿着围墙向南走去。

一边走,沿路观察周围的景物,楠则仔细观察着墙里的建筑物,两人都想通过景物推测自己的具体位置。只有苏若全神贯注的看着前面的路,似乎她真的对这里非常熟悉。

“快看,这里就大门口!”随着苏若的手指,楠却愣住了。

他们眼前其它地方,正他们上午都曾过的“明名中学”校门前。

赶忙蹲下身,面对着苏若:“逗我们的?真的住在这吗?”

楠则忙的说:“我们应该在明名中学,这里比我的母校旧太多了,最关键的这里没有摄像头,而我记得自己没毕业的时候,学校就满摄像头了。”

听罢,这才定睛一瞧,果然围墙非常老旧,一点也的明名中学。这一点他心知肚明的,就在3年前,明名中学才刚刚进行了彻底翻修,包括围墙、教学楼、宿舍楼、实验楼,几乎都经历了翻盖和加固。

而此刻眼前的明名中学,却如此破败,这让他想起了30年前第一次见的明名中学。

“难道,我们白的并真正的明名中学?”说道。

“又或者现在看真正的明名中学……”楠接着说。

还别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从来没有在晚上回过这里……”无奈的说。

啊!我真明白,这30年都忙什么了?怎么一啥也知道?”楠有点气愤,毕竟如果换做自己,出于职业本能,第一件事就从头尾的调查一遍。

“唉,说得对,我实在太闭塞了。”想起地交否的卦辞,承认命难违啊。

“好吧,我调查一下,们俩学着点。”楠说着就开始仔细观察并搜索起来。

苏若则悻悻地说:“我还小,为什么要学啊?”

“必须要学,现在只有咱们三人互相依靠了,一旦一人出了题,另外两人如果解决了,那咱们三人的悲剧!”楠的声音低沉却很有力量,让都为之颤抖。

苏若却任性的说:“我学会可怎么办呢?”

也想对楠说,自己学会就行了,毕竟自己学了这么多东西,已经掌握了快速学习的基本技巧了。

行!也必须学会!”楠用眼的余光迅速扫向苏若,然后又移身上,那股杀气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散发出的戾气。

这时的苏若收起了今的顽皮与机智,乖乖的站一旁,认真的观察并试着学习起来。

心里明白,楠这关心大家的安危,因为谁也知道,还会遇什么题。也意识了,自己当初一直闭塞的行为,其实最大限度的保护了自己,没有未知事物就会有更大的危机,当然也就会有更大的发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咱们三的“通宝”各相同了。”语重心长地说。

“为什么?”楠全神贯注,故而毫无表情的说。

“我只顾自己学习,闭塞所以始终难以突破;始终坚守正道,所以会有收获;机灵善变,所以惊喜连连。如果咱们三互相弥补,根本可能找解决题的办法。”总结道。

苏若说:“别吹牛了,没有谁日子都一样过。”

楠说:“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被困了30年竟然一知,还好意思说,就最笨。”

有苦说出啊!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闭塞保守安全的,楠的正道直行有效的,苏若的意外发现启示的,说定三人合力,真的能够找解决题的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