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学也没用

小说:学一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思想人间 字数:2604

“这里与外界是隔离的?!”赵竟然失声大叫起

易问看着自己面前到10步的地方,赵像穿透肥皂泡样消失,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赵,你去哪?我们怎么看见你。”易问眼更加迷惑的苏若纱,朝着赵消失的方向叫喊着。

但是,那边没有任何回应,还是样静悄悄的条街道。

苏若纱慢慢的向前走去,伸手,她的手臂这样少半,然后搜的下被什么东西吸住样的也消失

易问鱼跃,差点没有抓住苏若纱,于是滚,也消失在黑寂的夜色中……

……

眼前仍然是夜晚,同的是,赵在抬头看着易问背后,而苏若纱则被她搂在怀里。两人像是看到什么奇异的景象,甚至都没有和易问句话。

易问站起,抖抖身上的土,然后:“嘿,我在这儿呢,你们看什么呢?”

猛地回头,易问竟然惊得连身子都没有转过呆在那里。

人看到,所崭新的明名中学,矗立在们面前——们今都曾经过的学校大门——整学校灯火通明。

是啊,再过要高考,而且学校的景观灯最是明亮,可以算得上是市中心的道风景

穿过校门,条大路蜿蜒而上,直通行政楼;三条流水盘旋而下,汇聚在鱼池假山,倾泻如虹;环绕学校是流光溢彩,俨然座璀璨地标。

如果是知情的人远远看,还以为是某商厦会所,是断然会把它与学校联系起的,这得是多么有钱的学校啊!

人看得呆,正所谓没有对比没有伤害,是刚刚看过30年前的老旧校园,们也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

“你们三?这么晚到学校干什么?”粗犷而又熟悉的声音传

易问警惕起,这声音如此耳熟,似乎听到过很多次,可是猛然间却又想

“你穿的是学校的校服,应该在里面上晚自习才是,跑到外面该怎么解释?”当这身影挡住校园的光彩, 肉眼适应阵,才看清楚眼前这高大的人物过是门卫室的保安。

易问认出,这在自习室外那神色诡异的保安大叔,在这时候,又瘦小的身影打着手电跑,明显故意的打开手电晃动着,照得三人眼前又是片白茫。

“唉,你这学生,怎么私自跑出?哎!新的你看住,别让,我去向带班领导请示下……”孙传胜像只被踩尾巴的耗子,叽叽喳喳会儿,然后溜烟的跑回去。

见状,手挡住视线,手掏出工作证,刚想让孙传胜站住,未曾想这人头也没回。她只好对高大保安:“我是警察,这孩子涉及到起案件调查,我们追踪线索到这里,希望学校方面予以配合。”苏若纱则怯懦的躲在赵背后,似乎非常惧怕这保安大叔。

“好的,知道,已经有人去通知领导,你们最好离开。”保安大叔话有些语无伦次,这让易问非常能理解。

因为上午的时候,跳跃之前,变态样对易问过类似的话“我跟着,你放心”,好像知道易问的心思,故意放心似的。

则更加直接,“你应该,你们要动,等校领导处理吗?”

出口,苏若纱则更加害怕起,死死的拽住赵的衣服,紧紧贴在她的身后。

保安大叔微微笑,缓慢转身向门卫室走去。

易问头脑中突然出现电流般的景象闪现:新的、对讲机另边、诡异的笑、语无伦次……

苏若纱叫到:“问哥,认识我们!”

这下,轮到赵动手,她把将苏若纱甩向易问,掏出手铐施展出擒拿手。

结果,易问却在拉住苏若纱的同时,将小姑娘定在原地,自己借力飞身而,挡在两人中间。

“怎么?你想做什么?”保安大叔纹丝未动、头也没回,接着:“看,易问已经明白。”

抢道:“你为什么挡住我?这人有非常重的杀气,是善类。”

易问:“慢着!是我们刚才要找的那人啊!”

苏若纱则惊呼:“艮兑通宝?!”

“没错,是比我更早进入结界的人!”易问用眼神盯着赵,发出沉着淡定的断言。

在三人惊诧的时候,只见保安大叔猛地回头转身,左手撒,三枚硬币便在空中翻滚起

好!”易问急忙转身去抓,赵以为是攻击则低身躲避,苏若纱本能的向地上蹲……时间似乎冻住般。

然后,出现30年让易问从未想到过的奇幻幕——保安大叔瞬间变成数十分身,每分身也都分别掷出三枚硬币!

此时也看到幕,但是她数出,算上本尊共是29分身,而且除本尊每分身都只是黑黢黢的影子——只有轮廓身形,而没有容貌服饰,而且每分身都与本尊有着非常大的同。

苏若纱则捂住双耳、紧闭双眼,蹲在地上动。

“你们用观察,即使你们能看明白,也是学会的,因为学也是没有用的。”保安大叔此时开口

易问、赵、苏若纱都听到的话,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回答,因为们心知肚明,自己被时空冻结

“小姑娘的没错,我是‘艮兑通宝’的拥有者,你们可以记住我叫劫(模糊扭曲)。”话间,走到易问的身前,这样从容的拿走的“乾坤通宝”

“你们可能特别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对吧?”又几乎在同时,走到的左侧,拿走她的“震巽通宝”。

“你们学也没用,想也没用,在这里陪我起,等待结局的到吧!”最后又走到苏若纱身前,蹲下,然后拿走她的“坎离通宝”。

“从今开始,易问,你要适应能作弊开挂的生活,否则……我敢打赌,你活过片头曲。”保安大叔完,想用橡皮擦掉的样,消失在人的眼前。

然后,整学校的灯光都迅速爆亮,接着片爆炸声。

于是,整世界都黑……

……

太阳升起的时候,易问站在明名中学的校门前,眯缝着眼昏昏欲睡,嘴里却念念有词“学-也-没-用”。

当第缕阳光照在的脸上,才缓缓睁开眼,30年次看到明名中学。

“10936?还是10935?还是……”易问很尴尬,因为敢确定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因为几乎无法分辨昨发生的切是场梦。

“问哥,是我你,你站那半小时!怎么才醒?!气死我!”苏若纱的声音穿透力十足,但是远比上赵清脆的正反两大嘴巴,“啪、啪”。

“你俩?!我没有做梦?!疼死我!你疯婆娘!”易问赶忙后空翻拉开距离。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易问捂着腮帮子嘟嘟囔囔的

“怎么回事儿?我还想问你呢!我睁眼在警局值班室,让群警察撵着我跑,好容易脱身看见你傻呆呆的站在学校门口!凑近,你竟然在站着梦话!”赵分明是怒火中烧,在拿易问出气!

苏若纱:“问哥,我实在是拦住赵,所以才提前叫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没躲过去挨打……”完,小姑娘好意思的笑笑,“过,我也很生气,赵姐打得痛快极、好极!真棒!”

“这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先找地方坐下。”易问很快恢复神志,拉起苏若纱快步离开摄像头的监视范围。

尽管赵余怒未消,也还是紧紧跟在后面,离开明名中学的范围。

……

人又到KFD的同卡座,没办法,早上8点到,除24小时营业的KFD,们也无处可去。

急切的先问:“你们的‘通宝’还在吗?”苏若纱摊开双手,吐吐舌头。

易问则毫无动作,想也知道,因为还记得保安大叔拿走人的“通宝”。

“唉,这怎么办?!那是咱们唯有机会摆脱这结界的线索啊!”罢,赵双手往桌子上拍,引得周围很多人投诧异的目光。毕竟是警察的气势,愣是没有人敢问问怎么回事儿,过会也无人在意

“好,生气也么有用,咱们,自己还记得些什么吧!”易问打破宁静,开始背水战的分析与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