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谁不想学

小说:学一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思想人间 字数:2545

哥,…………没事儿吧!”若纱气喘吁吁的看着易趴在一名女警身上,可是让她吃惊的并件事,而是刚才像电影16倍快放一样的现实!

“啊?我没事儿!”易瞬间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但还是强行从牙缝里挤出了句话。

个小孩子搞什么啊!怎么能压在女警察身上的!”周围路过的一名大妈指着易叫嚷道:“今怎么回事的,刚才几个从入口出去撞到我啦,里面怎么还样的事啊!”

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枪战已经没记得了,若纱还记得自己,明跳跃成功。于是,跳起来拉起若纱就消失在了即将围观的群视野里,只赵楠还在地上晕着——脖子左侧一处黑黑的疤痕。

……

两个又回到了KFD,原来们坐的那个卡座仍然空着,于是易又把若纱放在了那里坐好。“好了,什么题,吧!”

怎么知道我要提?”若纱一副明知故的样子:“是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忙的点击手机屏幕,“看到了什么吧,越具体越好。”完,易点好了手机app给若纱看了一眼,就下单了——4266号。“好了,爱吃的,我多点了一杯咖啡,喝一口压压惊。”

“虽然,我很怀疑一个6岁的小姑娘能多清楚,但可比我见到的同龄都精明,我相信清楚。清楚,我就能让明白发生了什么。”易皱着眉头,即使假装的轻松,还是太相信若纱么好的赋,是看起李纱,而是看正刚。

“想让我什么?”若纱很耐烦的:“还是一点一点我吧,我看到的太多了,我也知道什么!”

心想:哎呀,个小鬼头,竟然会“踢皮球”!

“好好好,我来来答。次等好了,我去取餐。”话间,易已经站了起来。

“还没到呢,取什么餐?”若纱略带嘲讽的对易

“1小时13分钟前,咱们来还记得吧!”易话一出口,若纱就直勾勾的盯着,“那时,流量跟现在差多,咱们的取餐号备餐排队是第6个,点餐完毕到取餐呼叫响起用时4分17秒”。

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取餐号刚好响起,“请4266号顾客取餐”,已经从服务员手中接过了餐盘。

“而次,我们的取餐号备餐排队是第2个,所以应该是1分20秒上下误差超过5秒。”易放好餐盘,看着若纱的眼睛到。

若纱眼睛里那种神情,绝对是相信又相信的惊异,“哥,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了,快教教我吧!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我想告诉如果知道了真相,会想学的。”突然间变得神情沮丧起来,“学习是没什么诀窍的,的只是断地尝试、摸索、总结……”

是傻,么厉害的东西,谁想学?”若纱狡猾的,“想告诉我,怕我学会了比更聪明,是是?”

回答,轻轻地掀开杯盖,只是孤独的啜着咖啡。

“我题,刚才害怕吗?”若纱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于是开始了提

“害怕?唉,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我已经很久没种情感了。”易回忆着30年间,自从知道了自己可以跳跃,可以轮回,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能逃出结界。可是现在,个也害怕了,个目标,生命反而变得更意义了,因为几乎是一个可能完成的任务。时候,甚至想让个“无尽的任务”结束,那样可能会让失去动力呢!

孤独的久了,就会变得更自我,也会变得忽略身边的一切和事。如果若纱的介入,恐怕永远也会为别做任何事,因为几乎是永生老的。如果一个其知道身上发生的事,们则会以一种崇拜上帝的方式看待易,而易则真正明白了什么叫“道”,们真的是像蝼蚁一样的存在。

可惜,“道”种想象是类的一厢情愿,易其实更愿意做一只蝼蚁,因为那样可以没烦恼。即使拥高贵的思想,还是愿意活得简单一点,那样可以释放自己的本性。可能也是过一段时间总是要爆发一次的原因,尽管一再告诫自己是最聪明的、经历一切的、思想的,可是毕竟还是,一个无法摆脱情绪又能完全自我独处的类。

理解的类,就是所谓的每个时代的才,也是所眼中的疯子。

“好了,赢了,的回答根本是回答。”若纱些急躁了,“告诉我应该什么吧!”可以看得出来,她次是真的些恼羞成怒了,因为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却很开心,因为终于一个与自己同命相连的可以倾诉了,“应该我,怎么还敢回到里?”易模仿着若纱的语调,还别如果是眼见为实,很多是无法分辨是若纱本的声音。

“好吧,别学我话,学的一点都像!”若纱才平静了一些,“对呀,刚才在里洒了别一身东西,怕经理找麻烦啊!”

拿出手机,打开付款app:“看,我今来过几次KFD?”

若纱用眼睛看的同时,假思索的:“那还用看吗?肯定是两次……怎……怎么是一次?”她眨了眨眼,几乎敢相信。

又从兜里掏出了三枚通宝,接着:“把的也拿出来,咱们就从起。”

若纱赶忙从挎包里取出硬币放在了桌子上,“六枚硬币一模一样?”若纱停下来咽了口水,接着:“我刚才明明看被子弹打中,然后流了一地血,那个女警察,脖子上也喷出了好多血,弄得墙上、地上到处都是。”

“什么?女警察也中枪了?”易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好像没什么重要的,“我倒是没注意,因为我的头转到了边。”

“之后,我眼前就全白了,再一眨眼就看到们只是趴在地上,其就都知道了。”若纱完仍然些无法相信的样子,仿佛她自己些话都像是梦话一般。

……

赵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30分钟以后的事情了,她旁边是7名男警,其中一个是她的师父“老吴”。

“我怎么了?”赵楠头还点疼,只记得用五四手枪指着她,她本能的用手摸着警棍,然后看到了一个身影,好像是明名中学的校服。

位女同志,您是哪个警区的?刚才怎么晕倒了?”老吴非常亲切的候着。

“什么哪个警区?吴哥,我的亲师父,您别拿我开心了。”赵楠以为老吴还是在跟开玩笑。

“哟,就怪了,知道我姓吴。可我认识啊!”老吴非常严肃的回答到。

赵楠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冲着31号巡逻车的辅警小张:“小张,刚才到底怎么了?老吴是是受伤了?”

位同志,怎么好好的胡八道呢?哪的?怎么能对我们吴哥话呢?”33号巡逻车的干警也纷纷抱平。

小张时候:“据知情群众一个高中生跟撞了个满怀,然后和一起摔倒在地上了。”

“对,就是那个高中生,就是明名中学那个!咱们来就是找们的啊!”赵楠拍着脑袋

时候,老吴给两辆巡逻车的使了一个眼色,接着:“位同志,应该是头部受到撞击,些意识清,还是先去医院治疗一下吧。”

“那两个孩子呢?难们7个大男,让们俩孩子跑了?”赵楠脱口而出,完全没意识到错了话。

突然间,她仔细打量了周围的,感觉到一股从未过的陌生感。

老吴时朝她敬了一个礼,道:“请出示您的效工作证件,我现在就向指挥中心报告,安排救护和治疗,并通知所在单位。”

尽管赵楠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还是情愿的从自己的上衣兜里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还没等她交出证件就从里面掉落出了三枚金光闪闪的硬币。

“叮铃,咣啷、咣啷、咣啷……”时间又一次凝固了,她似乎看到了所的动作都变得异常缓慢,而种感觉种似曾相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