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谁叫我爹是皇帝呢?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1929

第二日上午,将闾才懒洋洋从床上起来。

没想到在秦朝第一夜居然睡么踏实,看来我已经融入到古老社会了。时候也就吃两顿,早午饭和晚饭,就正是现代社会标准大学生作息时间吗?睡懒觉,吃早饭。

一想到儿,将闾心中顿时又轻松了许多。

吃完早午饭,带着小玉就出门了,边走边听着小玉讲解咸阳城格局。

原来宜春宫在咸阳东面,远处就是秦始皇,也就是将闾老爹嬴政咸阳宫,而那隐官作坊在咸阳西面,从里去作坊还要穿过咸阳闹市。

“走吧,咱们先去闹市逛逛,”听完小玉介绍,将闾已经迫及待想要去咸阳城领略秦朝社会景象了。

据说咸阳是根据天上星宿排列建造,皇帝住咸阳宫在正北紫微星位置,而条穿城而过渭水正对应着天上银河,居民居住地方就对应着扶筐七星。

而我们子将闾当然知道些宫殿修筑讲究,只是看着咸阳宫殿那一,完全没有北京紫荆城轴对称,看着怪怪,嘴里禁嘀咕着:“谁规划,乱七八糟排列,一点也气派。”

沿着渭水向西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咸阳闹市区了,本来还算宽敞道路顿时变得些许拥挤起来,路边开始有小贩吆喝着卖各种小玩意儿,也有一些从城外挑着蔬菜水果进程来卖农民,偶尔还能看见几在路边杂耍卖艺江湖过在咸阳城最多还是酒肆了,什么‘云鼎居’,‘逸家居’,等等各式各样酒馆,从古到今酒馆门口都有彻夜未归酒鬼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直到家里娘亲,娘子亲自来领

小玉看着子微翘着嘴笑盈盈断扭头四处东张西望样子,就好像看到第一次到城里来乡下

“我打才,让偷东西,打断手脚,真是才...”小玉正暗暗观察着子,突然一阵恶毒辱骂声伴杂着棍棒打击声传了过来。

是一家名叫‘还客来’酒肆,门口围满了一群群里传来‘打死他’,‘打死才’,‘才真该死’叫骂声。

“嘿,有热闹看了。”将闾说完就快步走向群。

“诶,子,等等我。”小玉发现子被那群叫骂声吸引了,赶紧追着脚步跟了过去。

只见群中一大概四十来岁,穿着华贵长袍中年,他LU着长袖,手里拿着一根碗口大小粗细木棍,凶神恶煞盯着地上一衣衫褴褛,大概十六岁少年,一边叫骂一边挥舞着木棍殴打那少年。

位兄台,是发生了何事,为何报官而是在当街殴打?”将闾拱手向旁边一位穿着士子样式长衫年轻问道。

“诶,挨打,那拿着棍子是他,手脚干净,趁着他主在酒肆喝醉空档,想要偷些银子,结果被旁边酒客发现了,然后向他主告发了他,,他主知道后气急败坏,抄着抵门木棍就打了起来。种事儿,哪用得着报官隶,天经地义。”年轻说完又伸长着脖子往群中心探去。

听完年轻话,了解了来龙去脉,将闾看着地上奄奄一息隶少年,来自社会主义时代观念让他一时接受了此时隶制度残忍,顿时有些心软,于是大喊道:“且慢,且慢!”将闾带着小玉挤开群,走到那中年面前,开口道:“隶虽有偷盗行为,过我看他年级尚小,此时也被打奄奄一息,着实可怜。位大哥么打死了他有点可惜了,我正好身边缺一跑腿隶卖给我如何?”

“哦,子似乎对我隶有兴趣,既然子想买,那我就卖给吧。”中年听完将闾话,在心中已经认为子应该是钱多没地方花傻子,连忙满口答应,生怕煮熟鸭子飞了。

子,偷主家钱财隶买回家有何用?”

“就是就是,子,是亏大发了。”

隶西市有很多可以买,何必买偷东西。”

周围市民七嘴八舌劝解着傻乎乎将闾子,连身边小玉也跟着疑惑解。

将闾对那些善良劝解他围观民众报以感激微笑,过还是掏钱买下了那隶少年。

子主仆二领着新买来隶继续往西面手工作坊走去。

叫什么名字?”

子,小叫三。”

“哦,三,哪三?金银铜还是珍珠玛瑙砖石?”

...小知是哪三,我记事起周围就喊我三,后来就没有变过了。”突然问题着实让三回答上,边上小玉听了也噗嗤笑出了声,后又忙捂着嘴作矜持状。

“嗯,我也就随口问问,那以后我也就叫吧。三为何偷窃原来主钱财?”种事情还是要问清楚好,然后警告一番,免得到时候恶意改,就麻烦大了。

“小再也敢了,三以后绝会偷任何东西,三之所以偷原来主钱财是因为小实在是太饿了,主给我吃,我实在忍住,最后...最后就...”三低下头轻轻地解释着,越说声音越来小。

“原来是样,小玉,去那边给三买点吃食过来吧”,吩咐完小玉又对着三郑重其事地叮嘱道:“三子我既然买了就是我了,要是我发现再偷我东西话,我绝会轻饶,当然,我也绝饭吃,只要好好做事,饭菜我给管够!”

“三记住话了,三一定好好听吩咐。”三听说有吃,兴奋保证到。

种给一榔头再赏一甜枣方法真是好用,最重要是收取了生中第一小弟,种感觉真是太好了,我又差钱,谁叫老爹是皇帝呢,哈哈哈。

将闾越想越高兴,终于体会到了富二代,纨绔子弟感觉了,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招来路一道道看傻子般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