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 路上奇闻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1773

经过长达半月的漫长旅途,皇帝行车队路巡视过来,终于要到了次旅途的第郡,北地郡。

古老的北地郡,南通关中,东达榆林,北抵萧关,西连固原。它既为陇之东,又秦之西,既关中风貌的秀丽,还北方地域的雄奇。

“传说上古时代,曾只神秘的凤凰翩翩飞来,而后栖息于此,于是冠以‘凤城’之美称。里还是周族的发祥之地,后来被义渠所占,昭襄王三十六年灭了义渠后设置了如今的北地郡。”旁边小吏正详细的给公将闾讲述北地郡的历史,“北地郡啊,是北方最重要的几郡县之,再往北走,就是胡的地域了,蒙恬将军就边界督造长城,以防止北方的胡侵入中原。”小吏说完,舔了舔干涩的嘴皮,心想将闾还真是勤奋好学的主儿。他也像那胡亥公路上喝酒取乐,时候还偷偷瞒着陛找些女到自己的马车上,路上可把我给累惨了。

路上,为了更好的视察民情,秦始皇把自己的车队装扮成了商贾的队伍,而护卫军分别前后相隔段距离保持警戒。

时天色已晚,距离北地郡还段距离,今夜只好驻扎路边。

“公,陛让您和胡亥公过去用膳。”每天到了晚饭时间,都宦官跑到后面的马车来喊将闾和胡亥去前面皇帝的马车那儿吃饭。

当然也是父亲教育儿的最佳时机,每天嬴政都会跟自己的两小儿讲解如何治国,讲解为君之道,虽然扶苏已经是太了,过还是能阻止嬴政讲些。果然,自古以来,幼都是最讨长辈喜欢的。

每当时候,将闾都会认真地听着,学习为君之道,思考治理天,而旁边的胡亥则对类事情毫无兴趣,敷衍的听着,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嬴政也从干涉胡亥听听,只是自顾自的直讲去罢了。

或许是皇帝老了,太扶苏年纪也了,交流变得少了,当然也可能找底的臣些君王事,只好跟自己的公倾诉了,殊知,正是次的机会,才让将闾真正了解到了如何当皇帝,当统治者,也为后来的切打了基础。

营寨门口,穿着长长的素袍,脚步轻盈得仿佛是飘着走的术士往边走来。

“站住,干什么的?”侍卫声的询问声。

乃云游四方的术士,从东海郡而来,前往北地郡,天色已晚,身上恰好没钱两,无法投宿。远远看到此处贵气逼,便来来此,想要借贵的地方宿。”术士眼的回答道。

侍卫听了,敢决断,赶往皇帝的帐篷禀报。

“陛,外面术士想要此借宿......”然后侍卫十地把术士的原话都禀报了出来。

“哦,他说朕贵气?还是从东海郡过来的,意思,那就带他进来吧,找地方让他休息,过还是要注意警戒。”嬴政吩咐道。

“诺!”侍卫抱拳领旨就出门了。

“吾儿啊,朕看术士点意思,想去看看,你们随朕起吧。”嬴政脸期待的向两说到。

将闾看出嬴政好奇的样,心想中国的好奇心从秦朝就开始了,而且现皇帝扮作商贾,也就更加的方便了。连忙答应:“儿臣也想去看看趣之。”

“父皇,我就去了,我点乏了,想回去休息了。”胡亥脸困倦的样向嬴政告辞。

“既然乏了,那就先去休息吧。”嬴政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胡亥走出帐篷前趁嬴政注意,向将闾挤了眼睛,将闾也回了‘我懂得’的眼神,又回去找那昨天偷偷带上车的舞妓了。

......

将闾跟着嬴政出了皇帝的帐篷,来到外面恰好看见那术士正跟营地里的宦官询问着什么,而那宦官正是从咸阳宫御膳房带出来的厨师。

等走近了,只听那术士对宦官问道:“些许饿了,能否招待我份饭菜?”众听,纷纷点吃惊,术士认识里的,却独独拉住了御膳房的厨要吃的。

厨也没多想,听了术士的要求,便要去准备些饭菜,突然术士又拉住厨细细打量了番,随后问道:“看看还蒜吗?”

“蒜?”厨楞了过还是去看了眼,随后跑过来回答道:“蒜没了。”

术士摇了摇头,说道:“蒜没了,那我走了!”说罢就准备往外走去。

更是摸着头脑,嬴政和将闾边也看的疑惑解,过没吭声。

“蒜没,我可以让远处的客栈买啊。”那御膳房的厨为了弄明白咋回事,想了想办法,挽留道。

料术士还是没脚步,只听他说了句:“既然蒜已经没了,那就可再留了。”说完,就出了寨门飘飘然地往北地郡方向走了。

望着术士远去的步伐,嬴政看着仍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的众,挥了挥手道:“此甚是古怪,过既然他再留宿,那你们就去休息吧,明日就要到北地郡了。”

“诺。”众听完皇帝的吩咐,也就再想那古怪的术士,唯御膳房的厨抠着脑门儿似乎还思考那术士的话。

......

好了,死了!快来啊,死了!”第二日清早,呼小叫惊醒了正熟睡的嬴政和李斯等重臣。

“吵什么,吵什么?陛休息,要是把陛吵醒了,唯你是问!”李斯从自己的帐篷出来训斥道。

“发什么了什么事啊,惊小怪的?”嬴政也被吵醒了,从帐篷里走出来询问道。

“回禀陛,昨夜那御膳房的...厨死...死了。”跪地上的宦官浑身还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