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 盯着赵高看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1675

“臣,拜见公子将闾,公子胡亥殿下。”拱着手,弯着腰,低着头说

人请起,今后人就要教授我兄弟二人,稍有待,就要人见谅了,人辛苦了。”将闾着眼前这位赫赫有名,遗臭万年奸臣,非常客气

听着公子将闾话,对于最后一句人辛苦了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默作声,算答应了。

秦以法立国,对于律法重视极其严格,甚至说非常尽人情,上儿子,下小吏,都要对秦法非常熟悉。

每日来宫里给两位子讲法,讲完还要教两位公子学习各种文字,对于胡亥公子,满意,虽然有时候听课会打瞌睡,但从反驳自己话,而这一岁将闾公子就一样了,每每对秦法提质疑,虽然天资聪明,过难以约束管教,最能理解,每次上课公子将闾都会偷偷打量自己,刚开始还以为因为还认识自己,多打量几番,过日复一日盯着自己下半身就很奇怪了。

终于,住了,对公子将闾说:“知老夫哪里做好,公子一直偷偷打量我?”

将闾其实很想说,我想传说中阉人。

就在将闾思考怎么回答时候,旁边胡亥突然来了一句:“兄啊,人真阉人,你就别打量了,信你让人脱下来给你。”

‘我...卧槽,这胡亥情商怎么这么低啊,这种话怎么能说口呢?’将闾顿时尴尬行,恨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我...道听途说...人...要在意。”好容易说完,将闾眼中冒火盯着胡亥,胡亥一脸无辜着自己兄,知怎么了。

气得差点摔桌子,堂堂中车府令,居然被人传说成阉人,过凭借多年修养以及极深城府,脸上还丝毫见变化:“臣乃从小吏做起,凭借自己一身本事才得陛下垂青,做如今中车府令,希望公子要听那些小人传言。”

将闾着神色平静,一下就宽了心,这起来也传闻那样可怕。殊知这城府太深,一个年纪轻轻少年哪能来。

过了好几天,关于阉人说法才被渐渐忘记,仍旧孜孜来教授将闾和胡亥学习,将闾和胡亥也都收敛了以往学无术态度认真地学习起来。秦始听说自己两个小儿子有所改进,甚兴,又奖赏了一番,帝心目中地位变得更加重要了。

......

五月十一,将闾来秦朝已经两个多月了,造纸坊进度也过了三分之一多了,三宝工作干得非常错,一切搞得有条紊,小玉也时常去工坊帮忙,一能够自己娘亲,二能够学习一下管理,将闾准备把这个小丫头当成秘书培养。

这天上午,照常在给两位公子上课,突然接圣旨,原来秦始又要宫去外面巡视自己江山。胡亥一听说父又要游,急忙跟道:“人,父游,能否带着我和兄啊,这些天在宫里也呆闷了,想去转转。”

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此次陛下游,也就去周围县转转,并远,公子可以一起去,臣这就去跟陛下禀报。”说完就急忙往咸阳宫赶去。

一会儿,就有宦官来让将闾和胡亥一同前往咸阳宫。

将闾其实也非常想去,正好胡亥提来,也就没有表示,算默认了。来这里两个多月了,还没有见过那个当父亲,历史上第一个帝,秦始嬴政。想着想着就有点小小激动。

......

将闾跟着宦官来咸阳宫,着御桌前批阅奏折秦始,秦始发现自己两个小儿子来了,放下了手头奏折,抬起头来,带着父亲和蔼声音说:“吾儿来了。”

将闾打量着秦始,炯炯有神眼睛,宽鼻梁,浓密胡须再加上一张国字脸,尽显威严,只白发夹杂在青丝中,才能一丝苍老,才能这位多么勤于政事。

“儿臣参见父,国事繁多,请父多注意身体。”将闾还住对着面前老人关心

“吾儿快快请起。”嬴政走将闾和胡亥面前,边说边扶起了将闾。

“父,我和贤弟多日在宫中学习,有些乏了,今日听闻父去巡视民情,儿臣也想我们百姓。”将闾将胡亥和自己想法说了来。

“甚好,甚好。那吾儿就快去准备一下吧。”嬴政对于自己儿子懂事感非常兴。

一会儿,一队车队从咸阳宫行驶来,华丽马车,威武精锐秦军护卫,嬴政带着李斯等一帮朝廷重臣,公子将闾带着莫仇,而胡亥责带了一堆吃和几坛酒。。。

一行人从咸阳城穿过,路边百姓见了纷纷跪倒在地,口呼着:“陛下万岁,秦万岁。”嬴政对于咸阳城景象非常满意,右手抚着长髯,微笑点头。

而在这群普通百姓中,一个穿着麻布戴着头巾,四十来岁黔首轻轻地叹息了一口:“嗟乎,丈夫当如此也!”声音轻只有自己能听

一队人了咸阳城,赶往第一个目地,北地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