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厕所那点事儿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2074

“公稍等,小就去给公拿些吃食来。”说完就兴奋拔腿跑出寝殿。小姑娘欢快步伐,应该为公病好了而高兴吧。

将闾等小跑出寝殿,望床边架上那镶金丝起来非常华贵长袍不知所措。

袍服,袖口特别宽大大,在袖口部分却收缩紧小,袍服镶上了花边。花边颜色金色,纹样有菱纹、方格纹等。袍服裁成了鸡心式,穿在身上能露出里衣。

玩意儿该怎么穿啊。将闾回忆电视剧里古人穿衣情景,先把袍套在身上,然后把多出来部分往腰间裹,最后裹完恰好有个栓口之类固定好。

忙活好,终于鼓捣好了,将闾低头,满意点了点头,嗯,不错,像个古人。边嘀咕边往寝殿门走去,正要出殿门,小恰好跑了来。

“公,膳食准备好了,马上就拿来。咦,公衣服怎么穿成样啊。”小突然掩口笑道。

“啊,我刚才出来方便,所以就没有穿好衣服。”将闾为了掩饰自己不会穿衣尴尬,红脸解释到,“小,你来帮我整理下衣服吧。”

边给公穿戴长袍跑,边疑惑问道:“公,您刚才说要去方便,方便什么啊?”

“啊,哦,方便啊,就出恭。我刚才突然发明个说法而已。”

“公果然个博学多才人,不仅会击箸唱歌,会发明创造,让小好生佩服呢。”小夸奖将闾道。

没有融入秦代纨绔角色呢,就觉得被别人拍马屁件及其舒服事。

“哈哈哈,不错不错,不啊,出恭茅房在哪儿啊?”

个公也忘了吗?茅厕在左边百步处。”

“公我大病初愈,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以后要小多多提醒,不要给公保密哦。”将闾脸严肃小姑娘眼睛说到。

“小记住了,以后公记不起事情就来问小吧,小知道都会告诉公,小也会给公保密,除了公和小,没人知道公事情。”小脸上显露出小孩知道秘密时兴奋劲。

个孩啊,终究有孩童天真无邪,不正因为样,秘密才保守得住。

“好了,就么说定了。那我就先吃饭吧,确实有点饿了。”说完肚叫了声,在静悄悄宫殿内显得额外响亮。将闾和小对视笑了笑,出了寝殿。

来到吃饭地方,地板上摆低矮,没有凳,就跟现代日本那边样,席地而坐,也可以说半跪,不对于初来秦朝将闾来说,跪哪能舒服啊,然后就盘腿而坐了。小突然不雅坐姿,不禁又愣了愣,不里没有外人,公又大病初愈,就随去吧。

桌上有几盘肉,有几个小菜,个装各种肉块蔬菜鼎,旁边个三脚小鼎,用来盛酒。将闾吃了小口,深深吸了口气,菜除了盐味就没有其他味道了,而且盐味道怪怪。不难受味觉终极抵不饥饿,最终大口大口把鼎里肉和菜扫而空。

现在秦朝没有铁锅,都用鼎在做饭,菜肉都放在起炖,盐也四川井盐,而且没有提纯青盐,也没有辣椒等调味品,而且秦朝也没有丝绸之路,更别提从西域传来那些香料了,香料东南亚岛国上倒有,不个时候认定海上有仙山思维,下海远航怕会被认为异类,被架在架上烧死就惨了,为了更好活下去,有些东西现在先搁。将闾摇头慢慢思考

接下来时间,将闾没事就在宜春宫四处溜达,闲来喝喝小酒,宫里有很多乐器,来,原来将闾个音乐爱好者呢。

傍晚时候,将闾正在宜春宫四处溜达熟悉环境,逛到处奇臭无比地方,茅房吧,正好解个手。将闾捂口鼻,憋鼻息,迈承重步伐进入茅厕,比上刑场犯人要紧张。

好不容易拉完翔,呼吸从衣袖滤后那稍微能闻空气,环顾茅厕四周墙壁,没有张纸,只有几个削跟铲竹片。

“啊!!!”突然声惊天地泣鬼神吼叫,让周围宫女宦官都停下了手头事,疑惑地望茅厕方向。

手里竹片,将闾悲愤大叫声,没了衣袖滤后空气,顿时狂呕起来。。。

听到公声惊呼,急忙往茅厕小跑来,生怕公又出事了,脸色苍白,双眼失神,泪水横流,嘴角丝菜叶,忐忑说道:“公又不舒服了,小先扶去寝殿,然后去找太医令来给公病。”

“我...没...事。真,我...没...事,只受了点...小小...挫...折!”

“公没事就好,实把小吓了跳”,小如释负重。

“宫里有纸吗?给我拿点来。”将闾试探问了句,因为他记得纸西汉才发明

“公要纸干什么,不宫里不多,我就去给公拿。”小说完就跑走了。

诶,小说有纸,难道史书记错了,秦朝就已经发明了纸吗?

片刻之后,小回来了。

你所说纸吗?分明就块布好吧。。。”手里所谓‘纸’,将闾扬了扬眉毛叹气道。

纸啊,种绸缎我们都称为纸。公所说纸又什么呢?”

原来秦朝‘纸’种绸缎,难怪不能普及,造价太贵了,连写字都舍不得,更别说拿来擦屁股了。

“哦,我说纸啊,种很薄很柔软东西,只不我想象出来罢了,你不必在意。”

“对了,小今年芳龄几何啊,家住何处啊?”眼前个小萝莉,将闾几天来疑问终于问出口了。

“小舞勺之年,家父在我襁褓时候就去世了,家母因为家父牵连犯了刑法,最后被陛下赦免在隐官手工作坊里做事来养家糊口。”小不知公为何会突然问起自己家事,不告诉了将闾。

隐官,那就刑余之人了,原来小家里发生了么大变故,让将闾不禁生出丝同情。

“那阿姨,哦不,令母在工坊里都做些什么啊?”

“家母给官府做下衣料手工活。”

“哦,明天找个时间你带我去工坊里你娘亲吧,我顺便想去工坊里事物。”将闾不紧不慢

听了,顿时不知所措,想不通高贵将闾为什么要去低贱隐官工坊,要去望自己母亲,不答应了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