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 去边塞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1904

“诗经,嗯,错,诗经是一本书啊。既然贤弟对诗经感兴趣,为兄妨再推荐你几本书。”扶苏似乎是找多年的同志,兴奋地推荐

“啊,哈,呀,呀。。。既然是兄推荐的书,那一定是非常的书,怎么能推迟呢,哈哈,呵呵。。。”闾心里一阵MMP,脸上却喜笑颜开地回答。

,‘班主任’扶苏开始看接下仅仅是一本诗经那样简单

“这书啊,还有很多,仅仅是《诗经》,还有《礼记》,《孝经》,《春秋》... ...”扶苏准备开始长篇大论。

是诗、书、礼、易、春秋嘛。”闾撑着脑袋一听扶苏说的,住开口道。这诗书礼易春秋几个字在语文课都背的滚瓜烂熟,著名的四书五经谁知道。

“诶,贤弟果然学,既然知道这些经典,那为兄给你讲讲!”扶苏一听闾居然也知道这些儒家经典,高兴得差点跳起,要知道宫里跟扶苏兴趣相投的太少,大家都是学习律法。

‘看闾贤弟是真心喜欢儒家学说然也解那么多,刚才还猜想闾会会打着请教的幌子干点别的事情,看错怪他这还够君子啊!’扶苏反思自己的过失。

接下的一个月里,闾仿佛回读书的日子,每日‘班主任’扶苏都会细细地讲解儒家经典的每一篇,闾只把这当做上课对待,毕竟有着过十几年如一日的上课经验,慢慢的也那么乏味

这一天,闾还是照着老时间扶苏的寝宫准备‘上课’,过今日扶苏公子居然迟闾只拿出昨日讲的《春秋》慢慢地看着,算是复习吧。

你问为啥这么认真,课前还要复习?也没办法啊,这一没手机,二没电脑,三没有女同桌,能干啥啊,只能看书啊。

闾正复习着,只见扶苏气呼呼地从外面走,脱下上朝的帽子,“啪”的往旁边一扔,然后脱下外面的长袍,往榻上一甩,长袍在空中化一个是很优美的弧线,然后,然后掉地上。。。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也知是公子闾在场,还是自身的修养,扶苏终究没有骂出口。

闾一脸懵逼,看着火冒三丈的扶苏但又骂出口的样子,心里想:要是的话,他妈的修养,先骂出再说,生闷气这对身体可

兄,底是何事让你如此生气,妨说听听,让也高,,,,让愚弟兄分担一下。”跟胡亥混久,说话都利索,差点火上浇油。。。

扶苏正在气头上,也没有听清楚闾的话。扶苏看着闾,再看看自己愤怒的模样,深深吸口气,作出‘班主任’的形象说:“无妨,先给你讲解今日的功课,完再给你讲讲宫里的事情。”扶苏也需要调整自己的情绪,便开始每日的课程。

夕阳西下,天色晚,今日的课程才讲完,扶苏便留着闾在自己的宫里吃完饭。

饭吃一半,扶苏突然说道:“贤弟是否想知道今日为兄为何生气?”

哎呀,你怎么也爱卖关子啊,直说呗。

“哦,妨说听听。”闾缓慢地回答。

“今日父在朝议上决定对戎狄用兵,准备派蒙军的三十万大军讨伐戎狄。”

“奥,是戎狄大秦的边界?”闾听说要打仗,想着师出有名,便问道。

“并是,这些年,戎狄虽有袭扰边界的事情,过都是极少数,完全必劳民伤财地派出大军前攻打,而且这些年修筑北长城,也能够有效的抵御胡人的南下。”

“那为何出动三十万大军啊,难道父想一举消灭戎狄成?”

“戎狄乃游牧民族,居无定所,偌大的草原,哪怕有三百万大军也消灭,更何况每每动用军队都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父这几年修长城,修驰道,修陵,天下的百姓三十个有一个在服劳役,而如今又要动用三十万大军打仗,老百姓的负担会更加的重啊。”

“那父此次出兵的理由是什么,父也应该知道劳民伤财的会动摇社稷根本啊。”闾也对秦始发兵的理由奇起

“都是那个赵高,的管父的车马事物,跑跟父说,‘大秦,亡于胡’是因为北方的胡人,只要派兵打败胡人,大秦能万世永存。简直一排胡言!”扶苏指着咸阳宫方向发着恼骚。

“哦,原是赵高。”

“更让可气的是父尽然对一个术士之言如此的信服,因为‘大秦,亡于胡’五个字便要发动三十万大军,这天下社稷只要治理,堂堂大秦,难道还怕几十万人口的胡人吗?这术士,这赵高都该死!”

闾其实很想告诉扶苏,这‘大秦,亡于胡’的‘胡’是指胡人,而是指胡亥。算说,谁又会信呢?当今太子扶苏贤明仁义,而那胡亥公子年纪尚小,整天只会吃喝玩乐,怎么会和大秦基业产生关系呢?闾一想这儿也作罢,这滚滚的历史长流是能够改变的。

兄息怒,既然父已经下命令,帝的旨意能撤回替父想想怎么安抚民心的办法吧。”闾劝着扶苏

“也只这样,接下一段日子给贤弟讲解儒学跟父监军的职务,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安抚民心。”扶苏站起

“监军?父想让北伐的大军中监军吗?如果是否可以代替啊?”闾一听有机会边塞,便毛遂自荐

“你要监军?军中可没什么玩的,边塞那边荒凉,也没有多少酒肆,你年纪还小,还是。”扶苏打量一番闾,担忧地说

“没事,只是想边塞看看,会给士们添麻烦,而且也跟莫仇学点武艺,防身还是可以的,而且莫仇跟在身边,会出什么大事,你放心。”闾可想错过这个机会。

吧,看你这段时间学习刻苦,那这次答应你吧,过你军中要干涉蒙军的军务,自己注意安全,等打完仗。”扶苏看着眼前这个弟弟,想起这段时间闾的认真,便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