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 酒色公子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1820

闾接下段时间里跟着莫仇学习武艺,每天饭量大增。

天晚上正和莫仇对酒高歌,时候的酒度数特别低,跟现代的啤酒般,闾喝下完全没感觉,倒把莫仇给看得赞绝口,“公海量啊,真乃性情中人,得遇公,乃在下之福也。”

“原皇兄也爱酒之人,以前却知皇兄有如此酒量,着实惊人。”闾正和莫仇互相客气,门口突然出现个华服少年公

“哎呀,原贤弟,,坐下喝酒,坐下喝酒!”看门口,原几日空闲时间也对宫里的兄弟姐妹有解,个酒色之徒,整天喝小酒看美女,后秦二世,虽然只当会儿皇帝就被赵高给弄死大腿粗啊,得抱紧喽。

把搂住胡,拉着他坐在自己的边上,倒上酒,显得极其热情。胡如今也就十六岁,个标准的纨绔弟,看自己的皇兄如此的热情,最重要的皇兄和自己有同样的爱好,那就饮酒取乐,顿时喜笑颜开。

“贤弟,今日为何为兄宫里喝酒啊,难道贤弟宫里的酒没有宜春宫的美味吗?”闾对胡调侃到。

“皇兄里的酒和我那儿的酒都般模样,再说我宫里有好多好多各地进献的美女,我边饮酒边看美女跳舞,岂美哉。”莫仇听的话,顿时觉得怎么毫无城府,都会委婉的赞赏闾公的酒。而闾听倒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胡个天真的孩,也就没有在意。

“只我那宫里虽然美酒无数,美女无数,没有皇兄里好啊,皇兄每日都有莫仇陪着喝酒,而我那儿群奴才里没有个能喝的,上次我让个奴才陪我喝酒,那奴才居然在我的前面就醉,甚乏味,我当时特别生气,剑就砍那个狗奴才,后就没人愿意陪我喝酒就找到皇兄。”胡挥舞自己拿土豆般大小的拳头气呼呼的说,仿佛那个被他砍的奴才没让他解气。

闾听完胡的话,顿时深深吸口气,禁想到:幸好我也的兄长,感谢老天,感谢上帝。

“就,那奴才会喝酒居然敢跟贤弟喝酒,该杀。”闾口心非的敷衍着胡道。

提那个奴才,既然皇兄也爱酒之人,以后皇兄就带着莫仇我宫里喝酒吧,我那儿有舞妓可以看,前几天,下面的人给我进献个胡人女,那胡人女跟咱秦人完全样,跳的舞甚妖娆。皇兄我宫里看看如何,我保证皇兄看定也会喜欢的。”胡就像找到知音样兴奋地邀请着闾。

“既然样,那明晚我就到贤弟那儿喝酒,休!”闾满口答应,样轻松的抱上条粗壮的大腿,又件好事。

......

接下几日,闾有时间就去胡宫里饮酒作乐,胡那儿的奢靡之风真言难尽,说别的,就胡那十六岁的小身板儿,天天跟那个胡人女纠缠在起,对于有点精神洁癖的说,对那些舞妓实在手。

闾和胡厮混到起的事情,几天以宫里宫外的大人也都传个遍。

天早上上朝的时候,部分大人交头接耳地摇着头叹息道:“闾以前个温文尔雅的人,如今怎么变得般模样,唉,可惜啊。”谁都知道胡跟太扶苏天差地别,个荒淫无道,个贤明温和。

站在百官最前面的扶苏公也听说些事情,心中默默地叹口气:唉,弟弟们没有个省心的,闾贤弟怎么也跟胡贤弟学无术,找时间得好好教导番。

些大人们以及扶苏公的看法,对于上朝天天在宫里混吃等死的说,当然无所知,要因为跟胡混在起,世人几乎都要忘有公号人。。。

随着内官的“陛下驾到。”的声音,朝议开始

......

闾此时正在胡宫里跟胡两个舞剑,突然门外个宦官喊道:“圣旨到。”

圣旨,个时代第次接触与皇帝相关的东西,闾略显兴奋的和公跪在地上听着宦官念着圣旨。原皇帝老爹也听说自己的两个小儿学无术,派文吏出生的赵高教两个皇学习写字等功课。

“什么,赵高?卧槽,真的那个赵高吗?”闾听到儿忍住轻轻低估句。

没有缓过劲,正在发愣中,胡拿手肘捅闾,小声道:“皇兄,快,接旨。”

“儿臣接旨。”闾连忙跪着双手接过圣旨。

“皇兄刚才怎么?怎么听到赵大人的名字就发起呆?”等宣旨的宦官走之后,胡好奇地问自己皇兄。

“哦,没事,贤弟很个赵大人吗?说给为兄听听。”闾恢复平静。

个赵大人呐,说起我们皇家的远亲呢,他专门管理父皇车马的官,父皇些年经常出游,他直跟在父皇身边,甚得父皇欢心,而且他精通律法,会好几种文字,字写的特别好看,对,他跟李相起写本书呢。”胡听说皇兄向他请教问题,赶紧骄傲的回答道,段时间跟着自己的个皇兄混,发现酒也喝过他,武术也没有他厉害,今儿好容易有个皇兄知道的地方,得抓紧机会

闾听完胡的介绍,眉头皱,想到:对啊,赵高听起怎么么像个能臣干,而且他文吏出生,也就从文官地下爬上的,阉人。要我前知千年,后知千年,怕会认为赵高就那个致使秦朝毁灭的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