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 黑脸将军袁华

小说:秦末大风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明月三十三 字数:2407

“北方胡人屡次袭扰边界,致使我大秦百姓苦堪言。蒙爱卿,朕加封军,统领三十万秦军士北出长城,归!”

“臣接旨,臣必定带大军扫平戎狄,收复长城以北,归!”蒙恬几天前从前线赶回来专门接受皇帝命令,拿调兵印信。

“此次出征,朕让扶苏去监军,众爱卿以为哪位皇更合适啊?”嬴政事先已与扶苏交换过意见,过大臣们还知道,还要廷议询问一番。

“儿臣此次能随军出征,过臣弟闾聪颖好学,做事严谨,可当此任。”扶苏随着嬴政话继续表演到。

“那众爱卿觉得如何?”

重臣皆答,算是默认,谁知道这监军是做做样,真正军权还是军手里。为缓解尴尬,百官之首丞相李斯还是站起来说:“臣赞同扶苏所言。”

众人一听,丞相发话,赶紧跟:“臣等复议。”

“好,传旨,闾为此次北伐大军监军。”嬴政一拍板把北伐事情搞定

... ...

要随军出征吗?带小玉吧,小玉可以身边照顾。”小玉楚楚可怜哀求道。

闾回到宜春宫,把要随军出征消息告诉小玉,三宝等人,小玉听完出来。

“哎呀,要哭,小玉,只是跟着去边塞走一趟,又战场,会有事。”闾安慰着这个十三岁小姑娘。

“那让小玉随一起,这样小玉可以像宫里一样照顾。”小玉还是恋恋舍。

“行军打仗都是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带着女人呢?再说那小身板儿,边塞风一吹,回到咸阳。”

小玉本来还哭泣着,一听话,顿时破涕为笑,泪水挂小脸,嘴角却起来,甚是乖巧,只是眼神中还透露出舍。

“三宝,跟小玉咸阳,咸阳把造纸坊给我弄好,此次出征回来,也差多制作出来,倒是要是没有搞好,唯是问,还有啊,准欺负小玉,话,去给我洗一个月茅厕!”闾嘱咐着三宝。

三宝一听洗茅厕,顿时吓住,这宜春宫谁知道闾对于茅厕卫生那是及其严格,洗茅厕完全是一件麻烦,耗时久,还吃力讨好事情。

“三宝记住,造纸坊一定会管理好,还有小玉妹妹也会照顾好。”三宝郑重其事保证到。

交代完宫里事,带着莫仇坐着马车前往咸阳城外跟随蒙车队往北方行去。

一路闾跑前跑后,忙得亦乐乎,经常向四十余岁蒙恬询问各种问题,闾是知道蒙恬最后被赵高假借皇帝之手赐死,很想试探一下他对如今深得嬴政心赵高有何看法,过每每问到关于政事时候,蒙恬都会以武干政说法闭口谈。渐渐地闾也没有问下去兴趣

,此次北伐我们经由郡,到达云中郡,最后出长城,渡阴山打击胡人。到郡,那儿等候臣凯旋消息。”蒙恬主动找闾说话让闾很意外,没想到是让‘下车’。。。

“以往皇兄郡吗?”闾问到。

“扶苏偶尔会去前线,过大部分时间都郡。”

“蒙军,这云中郡也是咱们大秦国土吧,也有郡守吧?”

“当然,这是云中郡一直都是大秦国土,是何意?”蒙恬疑惑闾居然问出这么稀奇问题,身为皇,连自家领土都解吗?

“既然云中郡也是我大秦领土,北面还有长城,我去云中郡吧,呆郡还如呆咸阳呢,军放心,我会给军添麻烦。”闾一口否决要把自己‘踢下车’要求。

“臣敢,既然坚持要去,那臣安排一队人马随时保护。”蒙恬说完出去安排护卫队

一会儿。

“臣袁华拜见。”一个板着脸黑脸军登马车。

“啊,袁华,一剪梅会吗?”闾听到面前这个军自称袁华,实住笑出来。

“臣... ...臣会什么,一剪... ...一剪梅。”黑脸知所云。

“啊,没事没事,是蒙军派来军吧,蒙军呢?多少人来保护我?”闾收起开玩笑

“蒙军已经骑马往前线赶去这里交给臣,臣本来是千人长,过这次只带一百人来跟随。但这一百人都是大秦最精锐士,一定会护得安全。”

“好,袁黑脸带着士们去干自己事情吧,有事明天再说,我先睡会儿觉,这马车坐我屁股疼。”

袁黑脸?这算是什么称呼?

军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胡闹,虽觉得蒙军派自己来保护战场拿战功是一件很憋屈事情,过还是遵从来命令,当这个是个小孩吧。

... ...

“袁黑脸,袁黑脸。”

“臣。”

“我教一首歌吧。”

还会唱歌,臣佩服,要教臣什么歌?”

“一!剪!梅!”

“啊?这首歌臣从没有听过。”

“没关系,我教,听好”,马车里高声唱道:“真情 像草原广阔 层层风雨 能阻隔 总有云开 日出时候 万丈阳光 照亮我... ...”

马车外面骑袁黑脸听傻,这调也忒怪吧,连平时一言莫仇都差点笑出声,过袁黑脸还是认真地学着。。。

... ...

“袁黑脸,袁黑脸。”

“臣。”

“我教一首歌吧。”

“啊,会又是一剪梅吧?”袁黑脸一路学这首莫名其妙‘一剪梅’,本来唱得音准,袁黑脸跟着‘黄师傅’学后,更加唱得怪异,每次唱,都引来周围士们大笑。

是,一剪梅是学会嘛,我们要到长城,我最后教一首歌,这首歌最适合军人唱,叫‘精忠报国’。”

“精忠报国,好,臣看这首歌名字气势磅礴,精忠报国正是我等军人职责吗?”袁黑脸听说这次歌变得正常,顿时少许多担忧。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

闾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唱出来,本来还嘈杂士们,听着歌声,变得安静起来。

闾一遍一遍地唱,渐渐地有一个,有两个,有三个士跟着唱起来,最后,一百多名士齐声唱着这激动人心‘精忠报国’。

唱毕,士们再也没有原来那种嬉笑打闹,大家都看着最前面那个瘦小,养尊处优,此时再认为这

只是一个懂世事

“马长城,这一路大家陪着我这个哥玩闹,我想很多人都很爽,因为作为大秦最精锐士,们没能到前线去杀胡人,而是后面保护我这个弱禁风。我也想这样,但是我大家眼中还如此柔弱,没有士们保护我会被胡人掳去,所以到长城,我会学着像大家一样骑马,学着射箭,学习怎样战场拼杀。士们这次没有去前线立军功机会,没关系,我回朝一定向父皇禀报大家功劳,给大家加官进爵。”闾收起一直以来嬉皮笑脸,郑重其事地对眼前一百多名精锐士们说到。

“吾愿誓死保护。”一个士突然高呼到,紧接着剩下也都跟着高呼:“愿誓死保护。”

“臣,... ...”

“好,袁必再说,我都知道,一路也陪我胡闹这么久,辛苦,咱们抓紧赶路吧,明日到长城。”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