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739

“是!还有!们把弄死的!些凶手!”女喊的撕心裂肺,毫无血色的脸庞爬满泪痕。

“我要把们一都撕碎!死了……们也别想活!”悲愤、怨怼、绝望的眼神让无法直视。

刀尖是那么锋利、那么冰冷……

血……那么红、那么热,染雪一样纯洁的白衣,是那样的妖冶、刺目……

一道惊雷将床猛然惊醒。

大口喘着粗气,擂鼓一般的心跳久久不能平息。

了一眼床头柜的电子表,凌晨三点。瞻下床打开衣柜,将已经湿透的睡衣换下。冲了澡后缓步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没有开灯,窗外一道接一道的闪电仿佛红紫交加的巨爪,势必要将昏暗的苍穹撕裂。

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轻轻叹了口气:五年了吧!噩梦还真是总下雨天。

转身将电钢琴打开,坐琴凳将耳机戴,随着修长的手指琴键优雅地跃动,耳机里流淌出温柔舒缓的旋律,肖邦的夜曲将躁动的心情慢慢抚平。

一夜暴雨来去匆匆,造成的威力却是不容小觑。虽然是周末,但是暴雨导致的积水还是造成了多路段拥堵。

中心院真的是坐落于N市的中心位置。今天是瞻值班,特意提前了半小时出门,前面的路段都很顺畅,没想到院前面的路口堵的动弹不得。

有些后悔,今天不该选择开车班,摘下金丝眼镜,无奈的掐了掐鼻梁。

瞻虽然是博士毕业,但并不是近视眼。戴眼镜的原因要从的长相说起,三十出头,说校大学生也不是不可以。也可能和常年不见天日的院里工作有关系,皮肤异常白皙,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盯着时真是专注又深情。唇色偏粉,下唇饱满,样的嘴唇微微开启应该是很性感的吧,可是主却习惯性的将它微微抿起,彰显自己其实是严肃认真的

行业真的是越老越吃香,曾经不止一次接诊时遭受到患者极其家属的质疑,仿佛楼道里的保洁阿姨都显得比有经验。

所以,为了起来老成一点,班时就一直戴着一副平光眼镜,多少能将的容貌封印。

不管怎样瞻还是踩着点进了院,刚把白大褂穿手机铃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我的瞻,到了么?”电话那头是急诊科生刘阳。

“嗯,刚到。”

“我的瞻,哥哥想死了!快下来!哥哥需要!”

瞻有些无语,虽然努力想要塑造禁欲系高冷形象,但是由于长相好能力强又肯吃苦,缘还是很不错的,很多资历年龄差不多的同事都喜欢和开开玩笑,虽然话少,但是脾气好。不但脾气好,而且颜值高。

周末的急诊科是院最繁忙的地方,刚刚跨进急诊区扑面而来的紧张氛围让瞻一秒钟进入了状态。

瞻来中心院六年了,刚刚被升级为心胸外科主治师,也是中心院最年轻的主治师。平时不但要接诊本科室的病例,还要处理急诊科的相关病例。

“哎呦小哥哥,可来了!”刘大夫很想热情的拥抱的瞻,被瞻巧妙并嫌弃的躲开了,也不尴尬,冲瞻抛了一含糖量相当高的媚眼。

“什么情况?”瞻白了一眼。

“老爷子家里突然晕倒,救护车吐了一次,不太乐观。”

了一眼仪器显示屏和病状态:“片子我。”

刘阳将CT影像递给瞻。瞻对着灯光仔细了一遍。

“得马手术,不能拖。”

“是呀,我也么说的,家属那还犹豫不决呢!”刘阳小声对瞻说。

瞻有点当的感觉,不是过来会诊的,是过来当说客的。

周道一大清早就接警出了任务,辖区有两小混混团伙地摊打架斗殴。原因基本就是“瞅我干啥,我瞅咋地”引起的。双方同行的花臂男和炮子头们当然要仗义出手,所以就造成了群殴事件。

周道让同事带着几轻伤先回所里做笔录,自己带着两稍重的到就近的中心院处理伤口。

“哎呦,哎呦喂!疼死我了!”其中一混混疼的龇牙咧嘴,李生正对着的脑门缝针。

周道用挂号单狠抽了后脑一下,“哼唧什么!会儿知道疼了,刚才的义气呢?”又指了指另一小混混,“还有!们可真行啊!昨儿一场暴雨都阻挡不了们称兄道弟、争霸江湖啊?都憋回去!别影响家大夫病!”

缝针的小混混瞬间把嘴巴闭,双眼含泪,一脸委屈巴拉,和左臂纹条龙右臂纹彩虹的形象形成了血淋淋的对比。周道狠狠瞪了一眼,转过头去,哎!真没眼

周道是真的不想到大院来凑热闹,实是因为是最近的院,而且和正缝针的李生之前也有接触,处理起来比较方便。

刚进急诊区的时候就见数不清的忙忙碌碌,其中还夹杂着家属若有若无的哭泣声。作为一名民警,周道并不是怕种抢救场面,只是设身处地的站家属的角度去考虑,着自己的至亲浑身插满管子病床□□,种心如刀绞的感觉真的是难以承受。里,生与死真的就转瞬之间。

周道天马行空感慨生离死别的时候,一温柔却透着坚定地声音闯入了的耳膜。

“阿姨,您爱种情况手术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周道们的床位靠近过道边,应该是和患者家属沟通病情的处理办法。周道忍不住拉开帘子寻着声音望去。

对面有三,正对着周道的两着像是母子。女大约五十岁下,穿着朴素,半长花白的头发脑后扎的随意。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写满了茫然和无助。另一年轻的男二十多岁,长相普通,方脸的一对粗眉让主去有点愣头青的感觉。

“阿姨,心肌梗死是非常危险的,致死率相当高,黄金抢救期只有12小时,希望们能够早点下决定。”

说话的只能见侧脸,穿着纯白的大褂,身形欣长,有些偏瘦。乌黑的头发垂额前,皮肤异常白皙,鼻子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白色的灯光温柔的投射的脸,从饱满的额头到高挺的鼻梁,再到一张一合的粉唇,仿佛是镀了一层白釉的瓷儿。

“您父亲还不到六十岁,还是比较年轻的,生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的。”瞻又转头向年轻来还是得让患者儿子拿主意。

“如果不做手术肯定命是保不住的,手术虽然有风险,但是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那大夫,做手术的成功率是多少?”

问题问的瞻有些头疼。

“是样的,”推了推眼镜。

“我们是不可能做保证的,只能说做完手术可能会发生脑出血的并发症,因为您父亲的身体素质不是很好,如果出现了,我们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脑出血的问题。但是不做,只能是等死。我们生只是给您最好的建议,最终做决定的还是们家属。”如今只能把话说的冷酷而直白。

年轻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咬了咬牙,“行!那做吧!”

“大夫,是您给我家老头子做手术吗?”女紧张地抓着瞻的手臂,仿佛时候她才找回了自己的意识。

瞻扬了下嘴角,勉强算是微笑吧,反握住女的手:“阿姨,您放心,主刀生是主任师,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种大手术,我还不够级别做。”

“好……好……”

心中的疑虑被穿,女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瞻也并不意,转身对一旁的护士说:“小王,领家属过去签字。”

转过身来瞻才发现有一双眼睛盯着院里热闹的见多了,并没有理会,里情况处理的差不多了,应该马回门诊去。和刘阳打了声招呼,快步走出急诊区,白色的衣袂随着步伐下翻飞。

周道望着远去的身影心中感慨:真是白衣天使!

“周警官,两位的伤口基本处理好了。”李生说着将手套摘下。

“得嘞!您受累了!”

“我说天使姐姐,刚才那位和家属谈话的生叫什么,哪科室的?”周道嘴甜的问。

“呦!了?”李生觉得周道长相英俊又很有亲和力,不免和玩笑起来。

“是啊,姐姐,好像哪里见过。”周道其实说的是真话,但么说出来就……太老套了。

“周警官,台词可就过分敷衍了啊。那可是我们院的高岭之花、心胸外科的明日之星--生,追求需谨慎,姐只能帮了。”说着拍了拍周道的肩膀。

“谢了姐姐!”心里默念着瞻的名字,转身瞪着那两小混混:“走吧二位!院可不供饭!”

走之前还不忘给李生一灿烂的笑,充满朝气的脸显出一小小的梨涡。

生的眼睛瞬间被闪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