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3095

“顾生?”青年顾瞻面前站住。

顾瞻看周同时,周也看见了顾瞻。怎么说呢,顾瞻随意倚车门上就靓丽风景线,没办法被吸引。

他身材高挑,今天白皙脸上并没有戴眼镜,显得五官更加精致。算凉快天气他穿着一件长袖藏青色衬衣,风纪扣规规矩矩系着,把脖子和颌线条完美凸显出来,一条浅灰色休闲西裤,贴身版型衬托出两条又细又长腿,整个看起来斯文又禁欲。

顾瞻脑海里仔细搜寻哪里见过眼前青年,可没有印象。

“对起,我们……认识?”

咧嘴一笑,“我叫周派出所工作,上次急诊科找李生处理一些事情,有幸见过顾生一面。过当时顾生正忙,可能没有注意到我。”

“哦,难怪!”

“车子怎么了?需要帮忙么?”周看着顾瞻身后悄无声息SUV。

“电池没电,发动了了,机也……没电了。”顾瞻觉得自己又丧气了几分。

“哦,什么大问题,修车厂我有熟。我给他打个电话把车拖走,桌子上没拿过来,顾生要和我过去坐一,没有别,就一个同事。”周指了指对面。

声音很好听,偏于少年音,和他高大身形有些反差,但听上去却又给一种踏实可靠感觉。

“好吧,多谢!”顾瞻望着烧烤摊犹豫了一,还答应了,目前也没有别办法。

我同事马可,我们都叫他老马。老马,中心生。”他俩走过去后周简单做了介绍。

“马哥,幸会!”顾瞻说着朝马可伸出右

“瞧瞧家!有文化就一样,你小子学着点,叫马哥!”马可玩笑间握了顾瞻,“顾生,久仰大名!”然后满怀深意看了一眼周

顾瞻实句久仰从何而来,但还礼貌笑笑。

无视老马揶揄拿起机准备打电话,动作却几乎可察觉顿了一

顾瞻和周并排坐着,马可坐对面,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周飞快与马可对视一眼,又迅速瞟了一右侧收银台附近。马可意会,低头吃了口菜,似乎经意间往自己左侧看了一眼。然后朝周点点头。

些动作只瞬间就完成了,周继续打电话,仿佛刚才只他怀疑了一号码准确性:“喂?兄弟,班了么?我有个朋友车子抛锚,得麻烦你过来拖走……行,有时间咱哥俩必须聚一,地址……”

顾瞻侧目看周,只见年轻脸上满阳光。顾瞻想,跟相处应该件很快乐事吧,像自己,做事总老气横秋,没有朝气。

“警察!别动!”顾瞻胡思乱想时候周突然暴呵一声,他电话还贴耳朵上。与此同时,马可也动了起来。两一起朝收银台方向奔了过去。顾瞻还懵圈状态,对面已经扭打起来,自己知何时多了一部机……

一开始场面有点混乱,等无关群众呈鸟兽状散去后,顾瞻看清对方有三个。一般歹听见警察二字基本选择逃跑,例外,周和马可哪能给他们机会,缠斗中对方发现警察也就两个,侥幸心理让他们觉得还有点胜算

主要目标其中一个戴鸭舌帽青年,刚才他经意间一瞥就从体貌特征上辨别出一个网逃,借着拿姿势佯装给修车厂打电话,实际搬救兵,因为他确定对方止一个。见对方有要离开意思,周出动。

时周基本上已经将鸭舌帽治服,正要掏铐,忽然听到顾瞻大喊:“小心后面!”

鸭舌帽其中一个同伙忽然从后面锁住周脖子,情急之顾瞻用东西猛砸歹徒头部,大概顾大生平生没干过种力气活,歹徒并没有应声倒,再看里,周机……屏碎了……

一砸还给了周缓冲机会,趁着歹徒略微松开,他迅速抬抓住歹徒腕,身体沉抬右脚狠踩对方脚部,左狠力击打歹徒裆部。周趁歹徒吃痛弯腰,右抓握其臂从肩部绕,反关节方向折腕,铐“咔嚓”铐住了歹徒。

一套动作真行云流水、干净利落,但他后面还有一个铐铐住同时鸭舌帽起身飞起一脚踹了周后背上,周额头狠狠地撞了对面桌角上,一时没有起来。

警笛声此刻响恰到好处,鸭舌帽闻风丧胆想趁机逃跑,顾瞻破罐子破摔,把已经碎屏机丢了出去……鸭舌帽闪身躲避同时,马可制服了第三名歹徒并迅速将鸭舌帽扑倒。警车赶到,几名警察合力将三名歹徒押解上车。

马可胳膊有点擦伤,有些说:“我说小张,你们动作可够慢啊?”

小张民警鼻头已经见了汗,忙:“马哥对住,路上实好走,没到地方我们也敢开警笛啊,怕打草惊蛇……呦!周哥,你受伤了!”

听小张么一吆喝顾瞻和马可才发现周额角已经有血流了来。

刚才肾上腺素爆棚周警官个时候才感觉伤口确实挺疼,刚要抬,被一只白皙抓住了腕:“别摸,容易感染。”

顾瞻板过周脸对着灯光仔细看了,顾瞻身高接近一米八,普通群中算,但位周警官却比他还高出半头,仰视伤口实件很舒服事。

“伤口有点深,去院吧,得缝针。”顾瞻冷静声音毋庸置疑。

听闻要缝针干笑了两声:“顾生,至于吧,就嗑破了点皮麽,我皮糙肉厚,几天就愈合了,用缝针了吧呵呵呵。”

周警官听见要缝针也撮牙花子,浑然忘了几天前还嘲笑过别缝针时龇牙咧嘴。

只见顾瞻蹲身来地上摸索出了一个灰头土脸机递给周:“情急之……恐怕……能用了。”

“……”周搜肠刮肚,犹豫着说反正也早该换了还说它光荣完成了它使命显得更高尚。

只听顾生又说:“我车里有急救箱,要,我帮你缝吧。”

,他对任何都没有刻意隐瞒。周围和他关系近都知

上次院周对顾瞻完全一见钟情,但当时他俩都有事要忙,周也只想着以后有机会再见面。没想到,他们还真有缘。

马可悄无声息飘过来说:“大街上缝么?去周家里吧,离步行也就十分钟。”

顾瞻看了看周围一片狼藉:“里确实合适。”

然后转身看周:“那我们走吧,我去拿急救箱。”周有些懵。

最终警车押走了犯,马可帮顾瞻叫了二十四小时急救将车拖走。周和顾瞻准备步行到周住处。

临走时马可拍了拍周肩膀意味深长说:“哥真深藏功与名。”

直到周打开房门时脑袋还晕晕乎乎,怎么意中么跟自己回了家呢!

赵婉婷两年前给周买了套两居室准备做婚房,知儿子性向后一开始她接受思想老旧,而条路实好走。过慢慢她也想开了,种事也强求来,总能为了传宗接代坑了谁家姑娘吧。

进门之后,顾瞻让周搬了把椅子坐客厅灯光,顾瞻站他面前,将伤口消过毒后,他拿过持针器就要开始缝针。

莫名有点紧张,他并畏惧疼痛,但院各种器械还有点神经过敏,自觉吞了口口水。

顾瞻看出他紧张,但他并没有打算安慰他:“缝时候你要动,然我难保你脑袋像虫子爬过一样。”

:“……”

顾瞻微微将周头抬高了一点,“也就两针,我尽量动作快一点。”句勉强算安慰吧。

伤口眉骨附近,顾瞻微微弯腰对着他,周稍稍一抬眉就能看到顾瞻眼睛。

顾瞻眼睛很好看,墨色睫羽有一双偏淡眼瞳,眸底闪着清澈而专注幽光。眼角有些垂,给略显冷峻脸上增添了一份温柔与纯良。挺而直鼻子略显湿润唇,饱满唇被上唇轻轻抿着。

面对着面,顾瞻清浅鼻息似有若无吹拂脸上,周心里就像有一只小猫爪子,挠他有些心猿意马。

所以当顾瞻把针扎肉里时候,周并没有感觉很疼,因为美色麻痹了他神经。

再冷静样死盯着也会舒服:“你要再抬眉我真会缝成虫子!”顾瞻冷漠警告。

虽然也觉得有些失礼,但眼神还没有移开:“顾生,爱美之心皆有之。”周真诚:“你真很好看,我哪里见过你?”

“嘶……”周吃痛,顾瞻第二有点狠。

“要要我一起把你眼睛和嘴巴都缝上?”顾生用最温柔语气说着最狠话。

决定还暂时将眼睛嘴巴一起闭上吧,脑袋要紧。

顾瞻说快一点还真挺快,动作娴熟拖沓。周心想,中心明日之星。

顾瞻又看了眼缝好伤口,边摘套边说,“愈合好话基本会留疤,几天伤口要沾水,三到五天可以拆线。”

顾瞻收拾东西准备要走,周才反应过来,连忙说:“我说顾生,难你帮我拆线么?”

顾瞻回过头来有点莫名其妙:“拆线种事你到院挂个号,随便一个生都会做。”

好吧,顾生,万一他们拆好给我留虫子一样疤怎么办呢?”周摩挲着他英勇就义机说。

顾瞻盯了周一秒,又盯了机两秒,丢一句“周三到中心院找我吧,心胸外科。”给周想要送他回家机会,匆匆走出了房门。

顾瞻抬腕看表,很好,十二点整,还真充实一天。

走到路口顾瞻招叫了辆出租车,叫什么事?明天还得起早上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