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210

在自动贩卖机买了罐牛奶廊的长椅旁,递给有气无力歪在那的瞻。

瞻接过及待的打开,其实出了这么多汗主要还是渴。

举着牛奶罐对着嘴,下巴抬高,眼睫自然下垂,形成两美丽的扇形阴影,潮红而湿润的嘴唇急切的吮吸着,恨股脑将牛奶都倒进嘴里,喉结伴着吞咽的声音上下滑动。

看的有些痴傻,又想起了刚才隔间里的吻,觉得自己也口干舌燥了。

瞻很快将牛奶喝完,对上直勾勾的眼睛,没好气的说:“有事?”耳根却争气的红了。

“哦……王指导……王指导今天下午就要出院了,打声招呼。”瞻要是问,可能真把这事忘了。

“哦,各项指标都合格了?”瞻问。

“嗯,心内科医生说可以出院了。”

“替带声好,过去了,现在该回诊室了。”瞻起身准备要

赶忙拉住:“……身体还好吧?”刚才瞻那个样子,确实有些担心。

“还好。”瞻晃了晃手里的牛奶罐。“多谢,没什么事。”

有些发窘:“瞻,刚才是太冲动,……是真的喜欢们能能……”

医生,电话!”的话被廊另头的声音打断。

瞻赶忙答应了声,对说:“先接个电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往廊另去。

“是急诊科找会诊么?”瞻问接电话的医生。

是,好像是家人。”

瞻有些诧异,般情况家人会打医院的座机。

“喂?哦,梅姨,什么事?”

“……什么!”瞻匆匆挂上电话急忙往电梯方向,被跟过拉住,

“怎么了?”

爸住院了。”瞻心里着急,并没有隐瞒。

过去吧,别开车了。王指导爱人下午过需要做什么。”抢先帮按了电梯按钮。

瞻的车今天恰巧限行,并没有开车上班。

看了眼,说:“好!”

老爷子最近几天都有后背疼的情况,以为是睡觉姿势对累的,并没有当回事。今天上午在楼下遛弯,回爬了个四楼,进家门又说后背疼,紧接着就突然倒地起,沈玉梅吓坏了,赶紧打了急救电话直接将人送到了附属医院。

瞻到医院的时候建华已经在急诊科进行治疗了。给接诊的是急诊科主任医师魏行,今年五十多岁,算是建华的老相识了。

帘子拉开,魏行出扫了眼:“了,过下吧。”

过去,稳了稳心神喊了声“魏叔叔”。

“是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这方面是行家,多说,好在送的还算及时,第次球囊扩张已经完成,介入治疗是必须的。”魏行言简意赅的说。

“好,了魏叔叔,签字吧。”

魏行点点头,同行之间就是好沟通。魏行又进了帘子里面。

瞻签完字,到梅姨旁边。

梅姨这时和所有患者家属大抵没有什么区别,慌乱无助、知所措。

看着梅姨凌乱的头发,瞻搂了搂她的肩膀:“放心吧,会有事的。”

盯着瞻□□的后背,明明也是需要安慰的那个人。

介入治疗用时是很长,由于建华病情可控所以并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但是至少还是要住院两

刚进医院时瞻只对沈玉梅和做了简单的介绍。

看着忙前忙后的帮着办手续,沈玉梅轻声对旁的瞻说:“这小伙子人错。”

曾经是的患者,您别多想。”瞻简短地将沈玉梅的好奇心堵死。

“哦……这么年轻就有心脏疾病啊?”沈玉梅眼就能看出是简单的医生与患者关系,起码瞻的眼神般。只是这身体素质是是差了点……

瞻并想多做解释,过去将拉出病房,对说:“今天谢谢会儿出去吃饭吧。”

笑笑说:“也没帮上什么忙,吃饭就改天吧,现在最好也别开,这里应该也需要了,就先了,晚上得回父母那,车留下,哪天去医院取就行了。”说着将手重重的在瞻的肩膀搭了下,转身了。

直到出去都没有回头,所以并没有看到瞻的淡眸里,情愫暗生。

进家门时,母正在无聊的换着电视频

“母后,儿臣回啦!”说:“就您自己在家啊?”

爸爸今天回了,阿姨家里有事,做好饭就让她回去了。”美貌与身材并存的母慵懒的说着,起身去厨房端菜。

“洗手吃饭吧,都快凉了。”

“哦”了声去洗手了。

“怎么又是自己回啊?”

从洗手间探出头:“哎!别提了,革命尚未成功。”

就说人家高材生怎么能看上呢!”母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妈!!还是您亲儿子吗?”

“得得得,边光是恨铁成钢也没有用,坐下吃饭吧。”

拿起筷子对准了红烧排骨:“这是关键时刻出了突发状况嘛!”

“什么突发状况?”母问。

“哎,您未的亲家公突发心梗住院了。”

“呦!那可够严重的!没什么危险吧?”母担心的说。

“嗯,抢救及时,但是得住院治疗段时间。”

“哦,那这段时间有空就多过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就跟说。”

“目前……还真有个需要,”说着谄媚的往母碗里夹了块排骨,舔着脸堆笑说:“母后,把您的大奔借开两天。”

母撂下筷子,用纤纤食指准确无误的戳中了的眉心:“像大奔!”

第二天下班,就开着大奔医院看望建华,沈玉梅在陪护,由自主的往围瞟了圈问:“阿姨,瞻上班了?”

样叫梅姨就行。”梅姨笑的和蔼可亲。

“阿瞻上午过了,们医院那边也挺忙的,反正爸爸这边也稳定了,就让回去了。”

“哦,伯父今天状态怎么样?”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主要目的还是看望病人。

“今天精神状态还错,也没有出现并发症。”

到病床前简单的和瞻的父亲聊了几句,确实状态错,没敢多打扰,把鲜花和水果放下,就准备要

沈玉梅起身送廊里,她拉住的胳膊说:“小能看出是个好孩子,阿瞻其实是外冷内热的性格,……多迁就些。”

“好的,梅姨,的。”瞻的长辈很喜欢,这让的心里有点小欢喜。

“阿瞻之前在医院的事……吗?”沈玉梅犹豫着问。

“梅姨,说的是什么事?”问。

有些惭愧,和瞻其实相处的机会还算多,对于的工作以及家人情况,还真的是了解。

刚参加工作的第年吧,医院出了起医闹事件,有个医生……被杀了……”

拉上车门,脑海里还在回想刚才梅姨说的话。

“具体的情况大清楚,只知是患者家属用刀捅了那个医生,阿瞻当时就在身边,目睹了全过程……受了点刺激,之前其实挺健谈的,自从那次事件后,消沉了很长段时间,人也变得冷漠多了,喜欢和人多说话。”

目睹了全过程……受了点刺激……眼前浮现出那个被汗水浸透而又挺拔的身影,忽然心里有些发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