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968

每天都会给瞻发信息,只说他日常工作和生活些趣事,他并没有指望瞻会给他回信息,虽然条信息也没给他回……

【老马相亲又失败了,兄弟们都说给他凑凑钱整个容得了,他偏不信,对自己容貌简直迷之自信。】

【弹珠吃肉,我吃草,什么世啊,我还没和你说吧,弹珠我妈养猫,胖跟老佛爷似!】

【今天无意中读到了<匪风>,,你说我们冥冥之中注定缘分?】

每次看到信息手指都会在输入框方停留会儿,然后等到手机自动息屏又把手拿开。他不知怎么面对,也许觉得自己太过冷漠,承受不起热烈爱意,也许他不知怎么放下自己骄矜与孤傲。

今天瞻决定出,因为昨天发了条信息说灵慧寺里桂花要谢了……

瞻闲庭信步在寺庙长廊里,香料燃烧混合淡淡桂花香味萦绕在鼻尖,真说不出静谧美好。

说来这里能让人静下心来,真没错。

不知不觉走到了后院银杏树下,树叶已经泛黄,微风吹过,片片树叶纷纷飘落,像只只在风中翩跹起舞蝴蝶。

瞻又想起了那天婆娑树影下面温暖而坚定人,他说:面对危难,我只能选择逆向而行。

这个人真什么都好。

从寺庙出来,瞻打开车门准备回家,忽然看见前面阵骚动,有个年轻女人声音喊“爸!爸!你怎么了?快醒醒!”

瞻觉得事情不妙,赶忙小跑过,他分开几个围观人,嘴里说:“我医生,请让让,请让让!”

只见人群中间躺个六十岁男子,浑身抽搐,眼神呆滞,没过几秒钟昏厥过动也不动。

瞻马将手按在男子颈动脉,然后又听了听心跳。刻不容缓将男子衣服解开开始做心肺复苏。

“快打120!”瞻冲手足无措女子喊,手动作没有停。

急救车速度很快,不到10分钟赶到了,这时男子已经有了微弱脉搏和心跳。

瞻站起身来跟急救医生交代:“失意识之前有抽搐痉挛现象,初步判定为癫痫,可以先查下脑电图。”急救医生点头答应

年轻女子车之前哆嗦要给瞻下跪,被把捞住:“您别这样。”

“医生,真太谢谢您了,今天多亏您了!请问您哪个医院?到时我再当面感谢您!”

“每个医生都会这样做,我在哪个医院不重要,现在抢救你父亲才最重要车吧!”瞻说将她扶了车。

送走了救护车,瞻才发现后背已经湿透了,凉风吹过,还真有点冷,他紧了紧外套,快步走向停车场。

他觉得这休假以来最有成天,原来理想与信念刻在骨子里

有围观群众将瞻救人小视频传到了网,拍正脸,但认出来了。

镜头里,瞻显得比之前瘦了些,但手臂却坚强有力。他跪在地,挽袖子下按压男子胸膛,配合人工呼吸,动作从容而淡定,那下仿佛按在了自己胸膛,他心跳快简直要呼之欲出,他太想他医生了。

瞻发了条信息:

【今天,我看到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医生。】

没过会,手机提示音响了。

瞻:【谢谢!】

正打算洗洗睡了警官因为这两个字外加个标点符号兴奋失眠了半宿……

第二天可能由于阴天下雨,又起了雾,所以今天瞻起有些晚,起来之后才发现手机没电了,他插电源开机,条信息迫不及待弹在屏幕

【今天和老马临时执行巡逻任务,我很想你!】

心念随之动……既然在执行任务,那先别回了。

他给自己倒了杯牛奶,打开网页开始浏览新闻,第条新闻没有配图,赫然写短短几句话:

今日午9时左右,辆公安巡逻车在沿江2公里文汇路段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驶出路面,翻至路边坡下20余米处,目前有无伤亡尚未确定,有关部门已经开展救援和处置工作。

瞻猛起身,他不得因为用力太猛洒了桌子牛奶,穿飞奔出

文汇路事故路段已经封闭,瞻打出租车只能停在老远,他下车路小跑,现场已经拉了警戒线,瞻抬手要钻过,被旁边民警把拦住:“你!干什么,这里发生事故封锁了,不能过!”

没等瞻说话,后边有个不确定声音说:“医生?”

瞻回头,说话马可,只见他胳膊绷带挂在脖子,脸还有几处擦伤。

“马哥……你……”瞻看马可身伤,颤抖双唇嚅嗫:“他……”

“老马,咱们先回吧!”马可后面响起高亢洪亮声音。

老马闪身,瞻看见了也看见了瞻。

可以用活蹦乱跳来形容,整个人唯能看见受伤地方额头,面贴块纱布。

反观瞻,医生大概从来也没有这样狼狈过,汗水掺雨水把头发打成了绺贴在前额,脸不知在哪还蹭块泥,身家居服他不知在风中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在看清来人后心脏心跳加速,他傻笑往前走了几步:“你……怎么来了?”

这傻狍子!

马可转过头对瞻解释:“雨天路滑,这里有个转弯,我们和前车追尾,侧滑出了,索性我俩都系了安全带,只受了轻伤。”

瞻看完整站在自己面前,心里大石头咣当下落了地,顺了顺还没喘匀气说:“没事好,那……我回了。”

“诶别走啊,哪能没事呢!你看他脑袋又受伤了,万落下后遗症怎么办?刚才包扎太匆忙,医生你再给他看看。”马可用力推了

如梦方醒:“我……送你回家吧,你穿太少了,顺便……帮我看看伤口。”

瞻轻轻点了点头。

老马看他俩远背影:哎!真操碎了心!

进家门,还没等瞻脱下鞋,从后面抱住了他,他将嘴唇贴在后脖颈说:“阿瞻,我好想你!”

“我……也,唔……”

立马将他反转过来顶在玄关。热烈嘴唇堵在了冰冷柔软。拼命索取,疯狂纠缠。瞻跟不节奏,只能任由他摆布。

“你头伤……”两唇分开间隙,瞻努力找回点理智。

“我伤这里……”手挪到自己胸膛滚烫跳跃地方。他深情瞻,眼神里有两团剧烈燃烧火焰。

瞻被这火焰灼满脸通红,直烧到了耳根,他翕动有些红肿嘴唇,竟然不知该说什么话。

他可爱样子真欲罢不能,他又将嘴唇贴了来,手反复摩挲瞻纤细腰,两手在裤腰松紧带松,居家裤子滑在了地

他紧紧贴在瞻身,喘粗气说:“有沐浴露吗?”

没等瞻回答,抗起他找卫生间,横冲直撞……

“左边……”瞻被他转晕头转向,忍不住提醒

由于刚才发狠动作让他额头伤口又蹭出了血,血已经浸透了纱布。

亲吻脸说:“别管它,没有那么严重,我抱你。”伸手将瞻打横抱起,瞻抓胳膊,有些嗔怒:“不行,会感染,我帮你看下!”

最终结果瞻跨坐在处理他额头伤口,时不时还要忍受他下其手……

第二天午,温暖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睁开眼看见瞻在穿衣服。他站起身从后面抱瞻说:

“要出吗?”

“嗯,我想趟医院,明天打算销假。”瞻说衬衫最后粒扣子。

手臂紧了紧说:“瞻,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很好。”

车把他送到医院,然后打算派出所转圈,虽然出事故他受了伤,但有些后续工作还得过趟。

他刚把车停好,接到了赵女士电话,

“据说你又负伤了?”对面响起悦耳动听声音。

“妈,网络可能有些夸张,我擦破了点皮……”

“据说因为这事你还赢得了美人心?”本来怕老妈担心自己,没想到重点不在这儿……

“妈!您这都听谁说!”咬牙切齿,这个老马!

“你别怪人家小马,谁叫你午都不接电话呢?”赵婉婷继续吧啦吧啦:“怎么样?美人在怀,乐不思蜀了?”

“妈!”有些气结。

“行了行了,晚你爸爸回来,我让阿姨多做几个菜,你把人带过来起吃顿饭吧。”

瞻刚走出医院大门,电话打来了,“事情处理完了吗?老妈说想见你,你等我会,我过接你!”

“哦……好!”

“吃顿饭而已,你心里不要有负担。”轻笑说,心情甚好。

“好……,有件事我想和你说……医院组织了支援乡镇医疗队,要两个月,我有些犹豫……”

“你吧!”坚定说。

?”瞻有些惊讶。

瞻,你吧,尽管两个月见不到你我可能会疯掉,但我也很希望能够看到你在磨炼中不断升华自己,我等你回来!”

年轻而温润声音萦绕在耳畔,化成股电流融入到血液里,温暖四肢百骸。

他极力稳住有些哽咽声音:“谢谢你!我小太阳,我想……有你在,我世界里不会再有暴风雨!”

瞻挂断电话,抬起头迎向午后炫目阳光,他微微闭眼睛,好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