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307

大清早道刚进所里就见自家的轿车停在大院里,驾驶门打开,一位身材姣好的中年女性从车下来,只见这位妇女身一身复古蕾丝套裙,头发一丝苟的挽在脑后,道走过来抬手把挂在脸的遮阳镜摘下,露了一张和道极其相似的脸,举止容貌真的万种风情。

“母后!您怎么来了?”道紧走几步。

道的父母经营一家工厂,虽然道算富二代,但从小也算衣食无忧。自从道和父母柜后就搬来自己住了。

来,恐怕你都想起来皇宫大门在哪了吧?”赵婉婷嗔怪说。

“哪能呢!您又知道所里事太多。”

“得了吧,医院事太多了吧?”母说话稳准狠。

这个老马,嘴跟棉裤腰一样松!

“听说你前一阵还光荣负伤了?”

“小伤小伤,您已经好了,疤都没留下。”道赶忙撩起额前的头发,献宝一样把脸戳在母面前。

母还担心的了一眼,确实来,“你怎么医生技术好啊?”

“……”

“行了,你感情的事想多管,今天去工厂那边你爸,顺路给你带点吃的,东西让小马搬进去了,一箱你留在单位给同事分分吧。”

“儿臣谢过母后!”道哈腰行了个礼。

“平身吧,走了,时间带人回家里。”

“遵旨!”道说母拉开车门。

“人家高材生能你这傻柱子吗?”母留下了一句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驾车而去。

道心里苦。

六加了一天班,顾瞻拖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自从道表白被顾瞻拒绝后,道没主动再去找过顾瞻,这让顾瞻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又升起一股子类似于失落的情绪,这让冷漠无情的顾医生点烦躁。

洗完澡打开电钢琴,指尖在琴键轻柔的弹奏夜曲,可觉间旋律就变了,顾瞻忽然一愣,手僵在键盘,然后叹了一口气,算了,睡觉吧,明天午还个手术。

刚才在觉间顾瞻弹奏了《I Am You》的主旋律。

王指导住了半个月的院,午要进行几项检查,如果结果良好下午就可以院了。午过来陪做了检查,既然当初找的顾瞻病,院了也应该和顾瞻打声招呼。

道表白之后,虽然遭到了拒绝,但顾瞻说的合适,而喜欢男的,这让道觉得希望的。只这两天所里事多实在抽开身,而且也并想死缠烂打。

站在心外科门口,屋里没人,道决定还给顾瞻打个电话吧。

电话拨通,道转身刚要走,屋里响起了电话铃声:

“All because of love”

“All because of love”

“Even though sometimes you don't know who I am ”

“I am you ”

道猛然顿住脚步。

“顾医生今天手术,还没结束,过应该快了。”隔壁医生正好来,见站在门口的道好心告诉

道回过神道了声谢快步朝楼走去,觉得应该好好和顾瞻谈谈了。

道刚到楼,手术室的灯正好熄灭。

道远远的见顾瞻走来简单的和等在门口的患者家属交代了几句,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背对道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顾瞻已经把反穿隔离衣脱下,将近四个小时的手术让全身被汗水浸透,绿色的刷手衣紧紧贴在身,虽然很累,但的背依然挺拔。

顾瞻去洗手间对水龙头洗了把脸,发现没纸巾了,低头想快点去,没想到转身撞在了一个结实力的胸膛

道抓顾瞻的手臂将扶稳,刚要说话就听见脚步声朝这里走来,道想也没想就顺这个姿势风一般的将顾瞻卷进旁边的隔间里,“卡啦”一声把门锁,顾瞻甚至都没清抓的人谁……

进了隔间道自己也搞懂自己这迷一样的行为到底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干嘛要躲起来,真做贼心虚……

来人动作很慢,先解手,之后又慢悠悠的洗手。现在既然两个人都进了隔间,就谁也去了,只能等这个人走。

隔间空间很小,两个大男人在里面更显逼仄。俩面对面离得很近,道一只手抓顾瞻的胳膊,另一只手撑在顾瞻身后的壁板

顾瞻瞪道,很明白道这要干什么,将近十公分的身高差给顾瞻带来的压迫感还莫名的紧张感让些气恼。

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道,想让们之间拉开点距离,可手却被道握住。顾医生瞬间冷静了,想挣扎又敢发声音,只能蹙起眉头干生气。

道的眼睛一直没离开顾瞻的脸,汗和水交融在一起让顾瞻头发紧紧贴额头,水滴顺鬓角流下,划过白皙的脖颈,再到裸露的锁骨,最后进入衣服里面起伏的胸膛。一双好的桃花眼里眸色浅淡又略含愠怒,这样的顾医生真生动又可爱。

脚步声远去,顾瞻用另一只手又推了道一下,“放去,人走了。”

道却没动的意思:“顾瞻,你喜欢对?”道专注的顾瞻,眼睛又黑又亮,仿佛星光闪烁。

觉得次说的很清楚了。”顾瞻斜了一眼。

“你说的合适,并喜欢。”饶。

什么区别么?你先让去行么?”道一座大山似的罩实在舒服。

“那首歌很好听吧?”道并没打算放过

“什么?”顾瞻一时反应过来。

的专属铃声吧?”眼神无比热烈。

顾瞻当场愣住。

“你喜欢,为什么非要嘴硬呢?”道用低沉的嗓音说抬手轻轻勾起顾瞻的下巴,大拇指摩挲的嘴唇,浸了一层水汽的粉唇那样的湿润饱满,这时因为惊讶而微微开启,更平添了一份性感,这样的唇吻去感觉一定很好。

道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顾瞻的脸,将唇轻轻的印了去。起初道只想浅尝辄止,但顾瞻的嘴唇比去更加温软可口。张开嘴将这粉嫩的柔软整个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将顾瞻的牙关撬开,伸进顾瞻潮湿的嘴里,调弄软腻的舌头,反反复复,愈加缠绵。

顾瞻一开始的状态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觉间竟然意乱情迷的跟道纠缠在了一起……

直到两人都喘气来,道才恋恋舍的松开顾瞻。

“你……还说喜欢。”道喘粗气说,火热的气息喷拂在顾瞻的脸

这时顾瞻的耳根已经红透,从未被这样□□过的嘴唇被亲的些发肿,道眼里更显得娇艳欲滴。

“你……能能……先放去…………唔……”顾瞻喘气,嗔怒的话从嘴里说来竟像在撒娇。道忍住又将唇附了去。

这一次道没像刚才那么温柔,唇齿间疯狂的纠缠,霸道的吸吮,双臂用力将顾瞻搂进怀里,像想要把吞进肚里。

知过了多长时间,道才终于放开了顾瞻,嗓音沙哑:“顾瞻……”

顾瞻双腿瘫软,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到了道的身,头垂在道的肩

力的双臂撑,轻声笑说:“这样就受了了?”

顾瞻没动静,道又轻叫了几声,依然没动。

道觉对劲,轻轻摇顾瞻的肩膀:“顾瞻?顾瞻?你怎么了?快醒醒?”点慌。

“别……别摇了,你……放去…………早没吃饭,站了四个小时……点虚脱。”顾瞻虚弱的说。

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