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109

“喂?梅姨,我是小。”

将近一个星期没联系,当时答应好去打扰他,但是道真放心。

“哦,我挺好,伯父最近身体好么?”听语气梅姨应该还知道医院发生事。

“那就好……梅姨,我想问下他曾经看过心理医生吗?”

“哦他没事他没事,是这样……嗐!我个同事最近失恋点抑郁,茶饭,我是瞎操心,想给他找个心理医生看看,这事我好当面问啊……”

“哦您说,就在中心医院吗?好……”道拿过纸笔记

“啊?啊!他好呢,就是最近点忙,我会照好他,哦好,等过一阵我们一起过去!”

道放下手机一抬头正好看见马可瞪两只怎么三角眼看他。

“……”

“谁啊?”

“啊?”

“谁失恋?”

“就……你吧。”说完道撕下纸条就匆匆出去

可怜马可货真价实一个单身狗还没恋呢就失……

中心医院设心理科,和其他门诊相比,这里算是门可罗雀

道看一眼门旁边姓名牌:心理科主治医师强。

变强?嗯……挺励志

门开道象征性下门。

“请问,医生在吗?”

一个人从电脑显示器后面探出头来,这人看四十岁上下,戴一副无框眼镜,白大褂里衬衣上规整领带,算英俊,但是气质很儒雅,眼睛很神,给人一种精明睿智感觉,基本符合道心中心理医生形象。

强上下打量一下道:“我就是,警察同志事吗?”

“你好医生,我是派出所道。”道朝强伸出右手,强忙站起来握住。“警官请坐吧,您……是来看病吧?”

道坐在他对面椅子上,显得些踟蹰。

“警务工作现在压力是是很大?”难道真是来看病

“我来是想问一下医生……最近状态好吗?”

强愣一下,说:“医生?冒昧问一句,您是?”

“我是他男朋友。”道答一丝犹豫。

强扬扬眉,很佩服他坦诚:“上事我听说,当时救他警察就是警官吧?”强给道倒杯水递给他。

道无声点头,道声谢接过水杯。

“可是最近并没来找过我。”强坦然说。

“是吗?”可置信,将水杯放到桌子上。

强靠在椅背上思索一下:“四五年前吧,我确实给他治疗过,是他主动来找我,因为他当时状态很糟糕,基本影响到他正常工作。”

“很严重吗?”道问。

“是,经常失眠,即使睡是做噩梦,甚至还自残行为……”

“什么?!”道惊讶地说。

“其实这些都是患者隐私,但是如果患者危机性命行为我们是要通知家属,我记得当时我是和他继母说。”

道脑海里忽然闪现出手臂上那些细小伤疤,心被狠狠地揪紧。

意志很坚强,治疗时间是很长,基本上通过音乐疗法和药物治愈之前创伤性应激障碍。这次事件……确实会对他造成一定影响,会会复发我太清楚,是个很理性人,他既然没来找我,我想他自己是把握能克服。”

“他说他现在很茫然……我很担心他。”道低下头喃喃说。

道流露出真情实感强尽收眼底,他说:“医生算是高危职业,特别是外科和急诊科,工作强度大,精神负担重。我觉得心理创伤是一方面,还很重要一点是,付出这么多努力,偏偏得到却是这么多患者家属负面精神反馈,所以他说茫然是正常。”

“我能为他做点什么?”道抬起头注视强,微微欠身。

“其实……警官你应该解,他……过于理性,而且喜欢倾诉,一开始我尝试过认知与行为治疗,这种治疗是最,但是他并太想和我互动,后来才发现音乐疗法对他很效果。”

“你用刻意去要求他,他如果觉得你是安全那个人,自然会和你沟通,在这之前你可以和他多聊聊天,说点轻松话题,鼓励他多参加一些团体活动,让他逐渐融入群体生活。”

“好!今天多谢你医生!”道站起身由衷说。

强笑笑,站起身:“我这一天都没人和我说话,是我该谢你,警官!”说道送到门口。

这些天都没出门,他请长假主要原因是他认为自己现在精神状态适合做任何一场手术。

音响里放钢琴曲,电视机放电影,手里还一本书,他尽量充实自己,想让自己去想那些令他发抖场景,但是想这些时候,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另一幅画面,一张青春活力脸对他笑,那笑脸还会说话,叫他“阿!”

“啪”一下把书合上,拉开冰箱门,里面真是一马平川,门上只两颗鸡蛋跟颤巍巍晃……哎!该出去一趟

知道今天是末,超市里人很多,结账队伍排出去老长。大家都伸直脖子时往前张望,仿佛看两下下一个就能轮到自己一样。

本身并急,他只是怕购物车里速冻产品化掉。他正无聊其中一袋食品配料表,忽然听见人在后面叫他:

?”

回过头,“海川?”

开车,如果没遇见林海川他大概是要叫出租车回去。虽然他家离超市很近,但是东西买太多

坐在副驾驶上,对林海川说:“今天谢谢你!”

林海川握方向盘微微侧脸说:“跟我还客气什么,我是真没想到,会和你一个高岭之花在超市相遇。”

扯嘴角:“高岭之花是要食人间烟火。”

林海川哈哈大笑两声,然后顿顿:“医院事……我听说。”

“你听谁说?”敏感问。

“拜托!那是中心医院,我如果出国说在那里工作,总我认识人吧。”

说话

,我没揭你伤疤意思,只是挺担心你。”他说转动方向盘,将车拐进小区。

直到林海川踩下刹车说话。林海川叹口气说:“,在中心医院如果顺心话,你就来我这里,你可以做行政工作,可以只负责门诊工作……”

“我只适合拿手术刀。”等林海川说完,就打断他说。然后转过头郑重林海川:

“海川,我精神上确实受到刺激,得过PTSD,那都是过去,目前我没上班,但其他任何打算。”

林海川看绝美容貌,脸色与之前相比又苍白些许。但是眼神却没失掉半分色彩,这眼神是历经风雨摧残仍然孤傲其中倔强与坚定。

“好吧,管怎样,专科医院大门永远向你敞开。”林海川将手轻轻搭在肩上。

“谢谢你,我走,速冻饺子该化。”打开车门,拎购物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