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逆行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匪之风 字数:2515

入秋之后,白天一天比一天短,随着最后一丝阳光消失殆尽,夜晚帷幕悄然落,色彩斑斓霓虹灯将整个城市轮廓勾勒出来,美轮美奂。

这个城市里结束一天工作步履匆匆赶着回家人,刚刚步入酒池肉林启纸醉金迷夜生活人,也……瞻这样还在加班人。

行驶在中央大,不知不觉间将车向了中心医院。此刻,很想见一见医生。

班了么?】瞻发了条信息,车已经停在了医院停车场。

【在换衣服】瞻很快回了信息。

【好,在停车场等你】

【?】

看见瞻出了电梯,打车门站出来冲招了招手。

瞻走到近前端详着这辆又黑又亮奔驰s600没动,笑着说:“来吧,车,接你班。”

真是万恶资本……

瞻仍然杵在那说:“你车还在这。”

“嗯,你先吧,不想来接送你班也行。”

瞻瞪着:“你家4s店么?”

哈哈大笑,发动车子说:“去哪里医生?附属医院还是回家?”

“回家,明天请假了,起早过去换梅姨。”

“嗯,伯父状态不错,你不用过去也可以。”

“你去过了?”点惊讶。

“嗯,反正今天班早也没什么事。”

瞻深深地看了一眼:“谢谢你!”三个字说无比诚恳。

“那就以身相许吧!”也是发自肺腑。

“……”

瞻被噎说不出话。

轻笑出声,“玩笑!”哪能这么快呢,但是迟早你得许给如是想着。

“你告诉怎么走。”今天先认个家门也不错。

家离医院不算远,二十分钟左右车程。

车停在楼瞻解安全带说:“要不要楼坐坐,吃过饭了么?这只速食产品。”

瞻问很单纯,看眼神也是清澈见底。

但是要是去了肯定不可能只是单纯坐坐。

用力抠着方向盘说:“不了,次吧,你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明天用送你去附属医院么?”

“不用麻烦了,起早就过去。”刚要车,又回身对说:“改天把车到你单位吧,人民警察这个是不是点招摇。”说完车走进了楼

盯着背影哭笑不得。

之后几天基本午请假去医院看建华,午加班。是按时班,班后再去医院。所以俩并没机会见面。

建华恢复比较好,再住个三五天院差不多就能出院了。

这天中午,车来到派出所,在门口正在和值班室确认身份,正好被出来倒茶叶根儿马可看见。

“呦!这不是医生嘛!”

“马哥,好久不见。”瞻很礼貌冲马可笑笑。

“来找?”这小子可以啊,看来门儿。

“是,找点事,不在吗?”瞻看了一眼中午略显空旷大厅。

“在在在,在后院打球呢,领你过去。”

马可将瞻带到后院小型篮球场后,很眼色了。

现在虽然入了秋,但是正午阳光还是很热烈,穿着跨栏背心,正一投着篮。

阳光照在小麦色皮肤,泛着青春健康光泽,汗水顺着脑门蜿蜒而,在凸起胸膛纵横交错,浸湿了背心前襟。随着手臂一抬起,背心摆被一带起,性感人鱼线时隐时现。

瞻被这具充满活力身体感染着,仿佛这些天奔波于三点一线疲惫感一扫而光。

在投进一个三步篮后转身看见了瞻。

瞻站在一棵柳树,微风带着柳枝和白色衣摆一起来回飘荡,轻柔撩拨着心弦。

夹着球朝瞻走来,心中喜悦毫无保留都写在了脸瞻绽放出一个灿烂微笑,露出一口白牙,脸颊显出一个小小梨涡。

些痴迷于微笑,心想:这家伙一定知自己怎么笑才最魅力,使劲显摆。

……把你过来了。”看着近在咫尺,基本等于裸露半身,些尴尬别过脸去。

“哦,何必专程跑一趟,过去取就行了。”说完些后悔,瞻会不会觉得自己不欢迎过来。

“呃……意思是,去找你就行了。”好像也不对……

来还件事。”好在瞻并不在意。

继续说:“父亲六出院,梅姨说这段时间多亏了你,想请你去家里吃顿饭,不知时间。”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回答

“……好,那走了。”瞻没想到答应这么干脆,既然话带到了那就走吧。

“等等,你怎么回去?”拉着胳膊问。

“步行,没多远,饭后散散步利于身体健康。”

“你等等穿件衣服送你回去。”不等瞻回答,进屋去拿衣服。

就这样警官又着自己车把医生送回了医院。

马可在大门口老大爷似喝着茶水念叨:这两人玩是哪一出?

六早车接了瞻,然后一起去附属医院接了老爷子和沈玉梅回家。

到楼三人反对,硬是背着建华爬了楼梯。

就这样在前面跟头牛似背着个人,喘都不带喘一。后面跟着从楼超市提着一兜子食材沈玉梅,还……抱着一堆从医院带回来锅碗瓢盆瞻……

沈玉梅从一楼就始夸,什么小伙子真能干,小伙子力气真大,甚至于小伙子个儿真高……一直夸到了四楼,瞻感觉这么夸简直要飞升成仙了。

进门后,沈玉梅就到厨房热火朝天忙活去了,陪着建华天南海北聊,瞻孤零零杵在窗户旁发傻:到底谁和谁才是一家人……

菜很快就做好了,四人一桌六个菜,老爷子刚出院不能沾酒,但是还是坚持要一瓶五粮液,让瞻必须陪好瞻想阻止:“爸,车来。”

老爷子已经将酒满,“车怎么了,到时叫个代驾,要不在这儿住也行。”

说着将酒杯递给:“来,小,今天你辛苦了,你梅姨别不敢说,烧菜手艺绝对一流,吃好喝好,别客气!”

“伯父,这点小事不用总挂在嘴边了,一见到您和梅姨就种亲切感,就像自己家父母一样,别不多说,先干为敬,”说着一仰脖子,真把一盅酒干了,瞻目瞪口呆看着

“伯父您刚出院,千万注意身体,这段时间烟酒都别沾了,瞻陪就行。”说着对瞻眨了眨眼睛,瞻瞪了一眼,举起酒杯抿了一口。

酒量不错,今天也是高兴。像只高兴傻狍子……

傻狍子再高兴也架不住举杯就干,到最后基本意识还算清醒,但肢体却点不受控制。

好在也知第一次到瞻家不能出丑,差不多就说要回家了。

建华说什么都要把,遭到了瞻和一致反对。

结果就是瞻打电话叫了代驾,并且负责把送回家。

代驾看着像是个女大学生,车还算稳当,从始就目视前方,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她想偷看心都写在了脸……

瞻和坐在后排,总能在无意中与女代驾偷瞄眼神相撞于后视镜,更可气是转弯时又添油加醋把头歪在了,女代驾嘴角肉眼可见扬……

总算到了目地,女代驾把车停好后一步三回头走了。

瞻搀着,步履艰难走进了家门,这傻狍子可真够沉

放在沙发,准备起身去给沏茶水。被一把拉住胳膊拽到了怀里。

瞻撑着胳膊想要起身,却被更紧。

“你……放喘不过气来了。”瞻想要挣扎,无奈在面前实在是力不从心。

瞻……别动……让抱一会儿。”沙哑嗓音蛊惑着心。

瞻声音些颤抖:“你喝多了,你让起来,去给你倒杯水。”

带着酒精味鼻息一喷拂在:“别走,今晚别走了……”

说完这句话,翻身,将瞻压在身,滚烫嘴唇附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