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斗金凌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907

凌哭的太撕心裂肺,惨不忍睹,把蓝家小辈都吼

“江宗主又在收拾那臭脾气的小不点。”

“害,可怜,无父无母的,舅舅没经验,就会吓唬人。”

“不过话说,如果江宗主真把他留在这,那们……可就烦死。”

说话的白衣少年没多大,十岁出头,比蓝思追和蓝景仪小点,脸上脸不耐烦,循声音翻白眼撇嘴。

在蓝湛怀里窝的安稳,听这话登时跳

无父无母!

舅舅!

小孩师姐的孩?!

五年……

可不,那孩就四五岁的样,罪过罪过,兔耳朵挠心挠肺,怎么可以吓哭师姐的孩!

“你要下去”蓝湛收手臂,兔却挣脱的更欢。

猛点头,蓝湛考虑半晌,蹲下将它放在地上:“不许乱跑,不许惹祸。”

蓝家小辈好奇的看含光君跟说话,惊奇的看蹦蹦跳跳的跑

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哭的江澄都要烦死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在这么哭,就回莲花坞关禁闭!哪别去!”

凌似乎被吓到,抽抽搭搭使劲憋泪:“你们都欺负,都不跟玩,连兔欺负!”

“兔怎么欺负你你在哭看不打你!”

“打吧打吧打吧!打死!打死就能见到母亲!”凌扯嚎叫:“等长大,要烤所有的兔!抽筋扒骨,烤吃,炸吃,生吃!”

刚蹦哒过,听到这话愣停止脚步,圆滚滚的大眼睛看向小不点的方向,这孩太狠

江澄愣:“你这跟谁学的?”

“坏舅舅!”

“放屁!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恶毒的话?”

你舅你!你说等找到夷陵老祖,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剔他骨,扔进乱葬岗,生生让他……”

“真欠收拾!”

江澄反手捞,将凌夹在胳膊下,边走边抽小树条:“好的没见你学,没用的倒字不差记得清二楚!”

站在原地,感觉浑身哪都疼。

凌哭挣扎,扭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兔,顿时挣扎的更凶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的蹦到凌眼皮底下,翻白眼吐下舌头,耳朵上下摆动,用嘴型比:“该。”

然后蹦蹦跳跳的又走

凌懵,反应过后嗷嗷大叫:“放!快放!那该死的兔!它骂!”

“……”

原路返回,这凌,确实欠收拾,力挺江澄!

跑到原的位置,蓝湛依旧站在那里,身白衣无风自动,头发上的抹额飘带在后面打圈。

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半天。

蓝湛在它出现的时候就望,少年清冷的眼神,在见到它那刻柔和很多。

小步,边走边抖耳朵。

蓝湛这么好看的,没想到五年后,当年就已经艳|名远播……不对,帅名远播的姑苏双壁,让只兔都看傻眼。

不自在的放缓,晚上照照镜,看看自己当年的颜值还在不在线。

秒杀蓝湛应该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吧……

“过。”蓝湛蹲下身伸出手。

乖巧的蹦上去,折腾上午,感觉肚有点饿

三瓣嘴蹭蹭蓝湛的衣服,张嘴咬咬。

“饿?”蓝湛轻柔的抱,转身走向后山。

“?”

青草和萝卜干:⊙▽⊙

“怎么?”蓝湛见其它兔吃的上窜下跳不亦说乎,唯独这只傻样蹲在那里,似乎还有些嫌弃

“不新鲜吗?”蓝湛想起藏书阁外景仪说的话,紧蹙好看的眉头:“带你去厨房。”

紧忙跳进怀里,整饿的前胸贴后背。

有尊严的,怎么可能吃草!

“含光君。”

“含光君。”

路上遇见的人都会停下恭敬的跟蓝湛行礼,当然,都顺便看看含光君怀里动不动的兔

蓝思追知道含光君要带兔去后厨,便

“含光君,它?”

“饿。”

“后山的草和萝卜,下山新买回的,它不喜欢吃吗?”

蓝思追不解的看肥圆的兔:“看不像挑食的。”

……

懒得动,饿二馋。

馋肉馋酒啥都馋。

宁可饿死,不可能吃草。

后厨人都休息去,厨房里还有中午余下的菜香。

鼻尖嗅嗅,打滚想翻身,滚半就没力气

蓝湛抿嘴,将它翻下身:“看看有没有合胃口的。”

无精打采的睁眼,他对这蓝家吃食,不抱希望。

出家人样,把草炒熟放点调料。

目光看向蓝湛,吃这些东西都能长成这样,要他吃香喝辣,得成什么天香国色。

蹦到灶台,再难吃比山上的强,鼻尖嗅嗅去,终于找到点荤味。

“含光君,它好像……想吃肉?”

蓝思追不确定的瞪眼睛,那带点荤油的肉丸给听学家那枝玉叶的小公准备的。

蓝家视同仁,但架不住那绝食抗议。

肉丸香喷喷的热气,香味窜到鼻里,蓝思追忍不住咽几下口水。

撒欢的滚过去,蓝思追赶紧开口:“含光君,这小公的晚餐。”

“无妨。”

蓝湛安静的站在那,看两只雪白的爪,小嘴吧唧吧唧很快就啃完,接

半晌,转身去旁边寻碗,倒些清水,端过去。

很给面,立刻过去喝几口,又去跟肉丸奋斗。

“叫他们再给小公份。”

“好。”蓝思追的好还没落地,外面就传嗷嗷的很有辨识度的童音。

凌被江澄倒挂在肩上哭的完全没力气:“舅舅,不行,饿,好饿,要吃肉,要饿死。”

“吃完在收拾你!”

江澄扛凌进的时候,看见蓝湛愣。

倒挂钩的凌眼前视线里先出现雪白毛茸茸的屁|股,再往上看,不敢置信的磕磕巴巴:“的丸、丸、丸……”

“含光君。”江澄看兴风作浪还吃肉丸的兔,看向蓝忘机,等解释。

“呜呜呜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嗷嗷嗷------”

凌在努力闻半天后,确定他的救命餐已经被兔霍霍,顿时嗷嗷大哭。

边哭边看向江澄和蓝忘机,眼睛委屈的泪水丝毫不客气的哗哗流

蓝忘机平淡的扫眼:“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