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抱抱啊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778

“扑通!”

水花不是特别大的打了出来,掉下水里的如果是人,肯定会发出很大的动静。

掉进去,波动不是特别大,但是因为他肥,所以浪花也不小。

方才为了看得更清楚些,不自觉的步步靠近,冷不丁从台阶摔进了冷泉。

可恶!

丢人!

他可以自己跳出去,或者游上岸,但是你见过会游泳,还会轻功的吗

几经沉浮飞快运转脑细胞打算两全之策的时候,双大手把他抱了起来。

裸|头乌丝凌乱的散落肩膀胸前两侧,向无波无澜的眸中闪过丝慌乱。

使劲抖了抖,好险!

显示淹死老……!

还好蓝厉害,抬头看向白衣少年……

嗯……白衣不见了……

打量赤身的蓝,还真是,比几年前,肌肉更加精壮,要是被哪女人瞧见,绝对会不管不顾的扑上来。

屁股转,正对胸膛,准备好好欣赏下美男出浴图。

刚转过身兴奋的圆眼定格了。

宽厚如瓷玉般的胸前,赫然和倒三角的烙铁。

伤疤,他太熟悉了。

自己里,块。

所以他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使劲的扒他胳膊往后瞧去,刚岸上看的八|九不离十,绝对是戒鞭。

样的人,怎么会受到如此重的惩罚?

短胖的爪不停怀里蹭来蹭去,蓝胳膊使劲,按住他乱动的脑袋往岸上走去。

紧贴寸|缕的胸口,莫名有点不对劲,挠了挠都是毛的脸,扑通跳了下去。

穿上衣服,耳尖还是红红的,青草地上,望天,不停的挠自己的爪,不知道什么。

“回去了。”

声音如往常,清淡的好像汪泉水,只是眸中却是五年,罕见的少了几分孤寂。

也没多折腾,蹦跶蹦跶跟身后,时不时的立起前爪,看向蓝已经被校服遮挡的伤疤,是戒鞭,绝对是,五年发生了什么,蓝到底犯了多大的错,才能让蓝家舍得惩戒宝贝样的蓝二公

莫不是偷看哪姑娘洗澡了?

“含光君。”思追带排蓝家小辈,规矩的站后山,脸上还有些许兴奋:“江宗主回莲花坞,把金小公带走了。”

“嗯。”蓝忘机点点头,没作声,低头将怀中,向静室走去。

路过藏书阁,门应声开了,蓝曦臣站门口,看递过来张金色的卡片:

“金家的请柬。”

“嗯,兄长我先回房休息了。”

收好,蓝曦臣看他的背影,起他护怀里的,无奈的叹了口气:“有寄托也好。”

蓝忘机从小性格冷,冷到周围寸草不生,冷到拒人以千里之外。

蓝家三千家规清规戒律,终究无法能戒了心中执念啊。

金家请柬,除了标志的金牡丹,还有大红的喜字。

纳闷,是谁要成婚?

到成婚,神情又暗淡了下去。

许是感觉到了的情绪落差,蓝轻轻抚了几把毛,眼睛舒服了会,夜色已经上空,算计了下时间,准备趁蓝看看他身后的疤痕怎么回事。

“啾!”

小嘴张,惊讶的发现,他竟然……算是感冒了?

的胳膊僵,几步跨到床边,将被放到榻上,中间,立刻又去拿了温水。

感觉有点冷,往被里钻了钻,可能是冷泉冻了,真是娇气的

抬头看向蓝不到蓝二公么温柔,之前每次看见他那张冰块脸,真是人和没法比啊。

“啾!”

“啾啾!”

“啾啾啾!”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感觉难受死了,头昏脑胀,不水嘛,怎么是要挂了咋的。

眉眼染了忧色,将怀里,似是觉得温度不够,便又将衣衫打开,将他贴近肌肤,然后慢慢输给他灵力。

恍惚间找到了温暖的源泉,自然的往里靠了又靠,近了又近……

——

到了金家,才知喜帖怎么回事。

金光瑶,作为金家家主,今日娶亲,仙门百家齐来祝贺,金星雪浪更是比五年前要富贵。

早上醒了感觉浑身舒坦。

身体样好,可以控制变身时间,否则还真不定出什么笑话了。

夷陵老祖变成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含光君,兴趣……挺萌啊。”

不知道哪家的仙门小辈看见蓝忘机出现,先是瞻仰,最后有点愕然。

手避尘,手白

诡异的画面,竟也出奇的和谐,看的众人不明所以,议论纷纷。

耳朵灵,听闲言碎语,再画面,抬头看向蓝

别说大家看稀奇,要是他之前看见样的蓝忘机,估计早笑翻了。

端庄雅正的大冰块,抱大胖可哪跑,有损形象,不伦不类。

不过看蓝二公清清冷冷无动于衷的表情,也是暗暗点赞。

不愧是莫得感情的蓝忘机。

“含光君。”

远远看去,熟悉的人声音传来,耳朵甩,看见起后山捉鱼的聂怀桑。

模样成熟点,不过还是肉眼可见的没什么长进。

“咦?”

聂怀桑本招呼走,看蓝忘机怀里的东西,有些迈不开脚了:

是后山养的那些?”

聂怀桑仔细看了看:“不是……”

声音戛然而止。

说,是不是魏无羡当年丢到后山的

场合不对,赶紧闭了嘴。

“死!”

聂怀桑闭嘴快,但是架不住那嚣张跋扈金小公嘴快。

“你还敢来我家我舅舅和小叔都,今天把你炖了!”

金凌恶狠狠的看了,随后到什么,抬高头看了眼含光君。

眼神急忙闪躲,嘴里大喊:“仙!护驾!”

刚蹦下去要逗大侄玩,听到不远处飞奔过来的狗叫。

瞬间浑身发抖如临大敌,紧紧抱住蓝大腿求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