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宿醉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833

忘机一个经意抬眸中顿了下

忘机抬了一下眼,便又重新向桌面,坐那里,并未动。

曾是家弟子,叛出,自立门户,建了个山寨版氏,却自诩宗主,开山剑宗。

也是实属好笑。

子,是云深知处后山吧?”因刚才失态狠狠鄙视了自己一把。

他现是秣陵氏家主,忘机过是姑嫡系弟子,竟然因为他一个眼神楼怯,可恨。

“如何?”

忘机抬眸,清冷中透着一股冷冽。

是……夷陵老祖……留后山子。”

舌头里绕了一百八十圈,终是说了出

他就是想忘机出丑,失态,卸下他一身清冷,他丑态百出。

喧嚣大宴因夷陵老祖四个字而变得安静,目光重新审视忘机怀里那只打出现就抱怀里子。

忘机闻言垂眸,万年冰山脸轻道:“是又如何?”

闻言脸色一僵,是又如何,一只子而已。

半天,早就猜了个八八.九九。

个大脸小眼人,找茬

湛怀里转了一圈,盯着了一会。

没想到自己当年作为夷陵老祖名震江湖,现变成一只子,还能拿做文章。

宗主。”

聂怀桑从侧面端着酒杯过,笑意盈盈着人畜无害:“我和魏公子当年一起氏听学,确也见他后山养过几只子。”

“只是宗主,是如何得知?难道当年聂某,也曾有幸与宗主同堂听课?”

聂怀桑了一眼子,回忆纷沓而至,魏兄,你可知世事无常,一别数年,如若归,还会是那个曾经带我将云深知处玩通透少年吗?

聂怀桑笑天真无邪,聂明玦一听紧蹙起了眉毛。

外人可能知全貌,他们如何知,家出,投靠金光瑶,为秣陵氏家主。

他处处模仿氏,还许人说,弟弟一出,明显就是故意为之。

还没等聂明玦开口,忘机站了起

准备回聂怀桑那里话,又重新忘机。

站起了,只要与他争论一番,就是他赢了。

笑还没扬起忘机也没他,便走了出去。

被忽视,又众目睽睽之下,怎能轻易了知。

他端着酒杯拦住忘机去路:“今日金宗主大喜之日,含光君,杯酒,如论如何也能免了吧。”

忘机抬眸:“与你何关?”

……

是啊,金宗主大婚,与你何关,面子为何要给你?

其他仙家也千奇百怪,对个异军突起宗门,也是屑占了大数。

子坐住了,湛怀里扭动起

湛眼里柔和了少,声音很轻,即使样,也足够宴上之人听清:

“别乱动,氏家规,禁哗众取宠,骄纵无礼,你即养氏,畜牲也要听训。”

畜牲子闻言动了。

脸色也直接黑如锅底。

——

金光瑶大婚,兄长义弟。

即便许饮酒,曦臣和忘机,也各自敬了一杯酒。

宴上喧嚣至极,忘机自觉聒噪,便带着子离开了金家。

天色以入夜,镇子上有些安静,街边招牌随风轻扬,湛眼神似乎有些迷离。

子一就知道妙。

天下无双二公子,一杯倒要发威。

子伸出胖乎乎爪子,猛拍了几下脸蛋。

许是皮肤太娇嫩,隔着柔软毛,白皙绝美脸上也是出现了几排红色印记。

了一眼有些心虚,过好力道适中,湛神色清明一些。

一阵凉风吹过,立刻紧了紧衣襟,将子牢牢怀里。

目光远处客栈,选了房间,上了楼,反锁好门,便直奔床榻。

即使醉酒,睡姿也是跟他人一般规矩,几乎卧床就沉睡了。

子硕大屁股扭扭去,认命发现他真成抱枕了。

抬头湛线条优美下巴,人睡觉什么臭毛病,竟然抱着一只么使劲,想挣脱愣是没成功。

夜色,亥时也快到了,索性趴他胸口,等着时间到脱身。

月亮慢慢爬上了半空,室内黑色一片,静谧无比,子窝舒服怀里,险些睡着。

是想着冷泉那一幕,他都准备就样睡着了。

亥时到。

子闭上眼,睁眼时便是俊美黑衣少年。

变.身后魏无羡后知后觉发现了一个极大错误!

他怎么人家二公子怀里变啊!

怎么办?!

他整个人诡异怀里,好死还被对方胳膊紧紧锁住腰身!

努力撑起身子抽身,他现是大活人,可是那一巴掌就能拍死子,么大重量,可别把二公子那小身板……压扁了。

魏无羡勉强撑起胳膊卸了一些重量,随后想起泉中一幕……

似乎,并是小身板,身材,比他以为,要精壮多。

湛?”

忘机?”

“忘机?机兄?”

魏无羡努力撑着胳膊,稍一仰头,便贴湛耳边轻声呼喊起

湛似乎有所感应,耳朵动了动,低沉仿佛稍注意就会听唤了两字:魏婴。

魏无羡正努力脱身胳膊腿一愣,抬头向丝毫没有醒迹象湛。

湛?”刚是唤我?

还记得我吗?

闭目沉睡少年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是双臂环更紧,或是感觉到了身上重量适,突然翻了下身。

还躺湛身上琢磨刚才是是听错魏无羡,突然就被换了位置压下面。

“晕了,二公子要是时候醒,估计都要撞墙自闭去了。”

魏无羡小声嘀咕,开始慢慢从人形肉墙下试图抽身。

他也敢用大力,怕弄醒他醒,也怕弄疼他,一直知道人喝醉了会特别重,没想到还是真

费了半天劲,忙乎了好半晌,总快要成功脱逃时候,又重新被醉酒男人禁锢住。

魏无羡实没办法,从湛肩膀旁边探出头,刚一伸出脑袋,就感觉脸颊一片温热。

顿时如五雷轰顶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