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约定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2669

湛俯身将瑟瑟发抖的怀里。

远处跑来黑白相间的狗,感受到忘机身上那种散发的冷意后,瞬间夹着尾巴跑

“仙!仙!”

全场声音最的,属这金小公顽劣的孩童音。

“好,走。”湛一手抱着,一手抚摸着毛。

很多人都感觉奇怪甚至可思议,远远的讨论几下,也没敢张旗鼓的问。

台上的曦臣和金光瑶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含光君这.....”金光瑶一身红衣,额间一颗红痣,白净的皮肤倒也显得俊秀非常。

“他的。”曦臣垂眸,跟最好的朋友,也义弟,本没有什么秘密。

何况这也早秘密,五年前乱葬岗那幕,忘机的所有反应,稍有七情六欲的人,一眼便能看懂。

“哎,难得含光君一片痴心,可,这也终究.....”金光瑶停顿下来,曦臣也无声的叹口气。

金光瑶停顿一下,接着道:“你我都知道的,如果灵识没有求生欲,九成九回来的,含光君寻到现,一点点的灵识也没有,问灵,过自我安慰罢。”

曦臣默然:“你知,我知,忘机如何知,只有一种执念,即使知道明明没有结果,也愿回头,随他去吧,也许终有一天,他会想明白吧。”

曦臣端起茶盏,这句话对他又何自我安慰,自家弟弟的执拗,只有他深知。

三年,六年,十年,十六年,或许更久,恐怕都无法回头。

———

见狗跑,又活跃起来。

过也敢轻举妄动,仙门百家都,还少惹麻烦比较好。

宴上金碧辉煌的险些闪瞎眼,有种暴发户的感觉,环视一周,还如静室和乱葬岗看着舒服。

江澄右侧一脸耐烦,金凌正那憋憋屈屈的说着什么。

忘机看也没看他,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

金凌小孩住委屈,看见白色身影闪过,一眼看去那人怀里的

也给他面张旗鼓的伸着脑,晃着头,耳朵一上一下,得意的挑衅。

既然自家,当然要从小磨练一下他的脾性,如果连坎都过去,如何能成事。

金凌小手瞬间握成拳,他再懂事,也小叔的婚宴上,揍一只

,他真的有点忍住!

“舅舅,我想坐那里。”金凌指忘机身后的位置。

“胡闹!你又要干什么!又欠收拾!”

江澄眉毛一挑眼珠一瞪,颇有点那怒气冲天的意味,可小孩忘性快,金凌鼓着腮帮有一种你让我去我立马给你闹天翻地覆的架势!

“江宗主。”

门外陆续有宗门进来,同时恭敬客气的跟江澄打招呼。

金凌见舅舅应付别人,立刻跑到忘机身后坐好。

忘机安静的坐原处一丝苟,从他怀里转一圈,趴他胳膊上看向身后的小点。

还挺执着,这点跟你舅很像。

金凌突然勾起左唇角一笑,从怀里摸摸摸搜搜的鼓捣半天,一脸奸笑的将摸到的东西扬起来。

一看,险些没笑抽。

一根胡萝卜。

没想到还有备而来,过小,你这明显失策啊。

金凌洋洋得意的举半天,见一点反应没有,又往前凑凑。

着实想知道他要继续干什么,扭动着身要往下跳。

湛一手抱着一手轻轻压着毛绒绒的头顶:“人多,别闹。”

哪里同意,他又去捣乱,看看要干什么坏事,所以扭动的更欢

湛回头看一眼金凌,眼里充满警告,金凌一对视浑身哆嗦一下,刚要放弃计划,从含光君怀里蹦下来,跑到他眼皮底下。

金凌见忘机回过头,便猫着腰,拿着胡萝卜前诱.惑他,也识趣的被牵着鼻走,一直走到门口,金凌突然上前一步两手抓住,撒腿跑。

湛瞬间起身,跟过去。

“哈哈!终于被我抓到!想到吧!夷陵老祖,你也有今天!”

金凌认准夷陵老祖,两手掐的更使劲点一眼,心里五味杂平,掐一会吧,小孩力气小,江澄对他的恨意,早灌输给他

让他孤孤单单自己长,本身责任也他。

想到师姐,本来瞪着眼,也闭上

“嗯?死?死!怎么可能!夷陵老祖怎么可能这么快!”金凌掐着看着一动动连眼睛都闭上的,有一阵慌乱。

“喂!死!醒醒!你给我醒醒!”

金凌使劲拍着,从头拍到屁股,又从屁股拍到头,最后忍住又嗷嚎哭起来:“坏人!果然坏人!你快醒醒!帮我找我父亲母亲!”

装死的闻言睁开眼,才看见此时被金凌带到哪里。

师姐和金轩的灵堂。

金凌跪坐蒲团上,哭的比上次发现肉丸被偷吃还要惨。

一动,金凌也,定定的看着他,一双通红的眼睛,一双哭的通红的眼睛,互相对视着。

“我知道你可能死,恶名昭著,臭名远扬的夷陵老祖,怎么可能被我掐死。”金凌一把抹去眼泪,得意忘形的继续道:“何况,我刚才根本没用力!”

“父亲母亲的牌位上面,你夷陵老祖,可以招魂,帮我把我父亲母亲召回来,肉丸,往后我还会给你更多的肉丸。”

金凌跪蒲团伤,通红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

他恨夷陵老祖,因为舅舅说父亲母亲都因他而死。

小孩,仇恨再,也感受到到底如何深仇才算恨,他只记得舅舅说的,夷陵老祖,可以招魂引鬼,父亲母亲死后,阴间鬼魂。

可以把父亲母亲叫回来!

想过这金凌,可能把他扔地方揍一顿,或者挖坑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竟然因为这

起来,他想抱抱这,却站起来后,一动未动。

“等我。”金凌三步并两步,飞快的跑到灵台后面,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转动一下灵牌。

皱起三角眼,灵堂竟然设有机关?

随着金凌的转动,灵堂下方,竟然平整的丝毫见间隙的空地突然出现一四方形塌陷,金凌快速的跑过去,蹲下来,从里面取出一

“这我父亲和母亲的,你一定要帮我找回父亲母亲,他们都说我没有父母,你知道的,我有。”

两只后抓按住盒,两前爪扒拉,里面小锦囊。

锁魂囊?

金凌一见的动作,顿时笑得一脸猥.琐:“看吧,我知道你,也舅舅傻,才会相信我的话。”

金凌还想继续说,突然被门外的阴影吓得没声音。

他伸手将嘴里的东西抢过来,又一把按住,然后直勾勾的看向忘机。

“我和说话,你含光君,也能插手。”金凌稳下心神,为父亲母亲,绝能退缩。

虽然好害怕啊!

“嗯。”湛点头。

金凌瞬间一愣,嗯?同意

见金凌楞住,上前又叼起锁魂囊,心里隐隐有些激动,莫跟他所想一样?

“记住,肉丸!”金凌起身的身后俯身他耳朵上说:“我会告诉别人你谁,但你要记住,肉丸。”

让他放心,点点头。

金凌重新跑到灵位后面,将一切归于原位。

转身的瞬间锁魂囊消失,抬头看向湛,应该没发现刚才的变故。

重新窝舒服的怀里,露出脑袋跟金凌摆摆手,他想摆OK,努力半天,还一只毛绒绒的爪

金凌松一口气,看着旁边的萝卜,呵呵。

报,嘲笑我之仇还要算的。

本小公的萝卜,保证你下回见到萝卜躲。

哈哈哈哈!

金凌笑着走几步停住,草地中间,赫然一红萝卜插土里,两通红的圆眼睛,和一斜斜上去的嘴角,立那里直直的看着他,似乎嘲笑他。

“嗷嗷嗷嗷呜呜呜呜呜——”

——

回到宴,金家家主的娶妻盛典,已经开始

忘机刚回到座位,迎面走来一白衣的男

一身白衣,却没湛那种仙姿飘渺的清冷气势,脸眼小,偏偏还非要拿捏家的气度。

苏涉端着酒杯和酒壶直奔忘机的座位:“金宗主喜之日,含光君会拒绝吧?”

酒杯随着音落递到忘机眼前,四周声音都小很多,都知沾酒,但苏涉......也曾家弟

关系,有点故事,好猜,好说。

索性都集体禁言,静观其变。

从怀里探下头,这一幕何其相似啊!

湛对面的人,谁,都对立之人。

苏涉好像才发现,突然一笑:“这.....含光君这何时的雅好?如果我没记错,这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