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疯了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840

夜天,乱葬岗,断崖边。

白衣少年,临立崖边,清冷俊美的翩翩少年,却自此与孤漠结缘,已经知站了多久,亦知来过多少回,每次问灵归来,都在

走了五年,带着抹解脱的笑,尸骨也没有。

白衣少年薄唇轻抿,眼眸低垂,似与孤凉之地融合,即使靠近,也能感觉周身的萧索与凄然。

早已为习惯了种痛,每时想起,却依旧难抑股毁天灭地的悔与念。

“含光君。”思追和群蓝家弟追来:“跑了。”

必跟来。”蓝湛转瞬离开。

蓝家小辈互相打量,同时眨巴眼睛感叹:“含光君好像真的很喜欢啊。”

啊,我听说夷陵老祖.....”

“嘘。”俊俏的少年蓝思追,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的名字大忌。

云深知处。

现在已经乱成锅粥,群端庄雅正的小少年手忙脚乱,青山绿水草坪中间,白色的瞪着红色的眼珠,灵活的穿梭在众之间。

跑,也怕,就跟疯了样。

“含光君,疯了!”景仪看见蓝湛就跟见了亲爹样。

蓝湛眼神扫,兵荒马乱的众少年立刻乖整的站好,哪还有半点忙乱的样

倒好,听见来的声音,两个耳朵上下动了动,转身跑了。

“欸?怎么刚才么多跑,功夫倒溜了。”蓝家小辈惊奇的指着瞬间就跳远:“蹦的还挺快。”

“可能看见含光君,被吓.....跑.....了。”

景仪被旁边的少年推了下,闭了嘴,看着含光君追着而去,还觉得有些稀奇。

“含光君真的很喜欢啊。”

啊,好几次我都看见含光君在里,看着知道在想什么。”

“也许想烤?”呆呆的少年看着脚下盯着的另开口道。

“你以为夷陵老祖魏无羡?小心被先生听到狠狠惩戒你。”蓝家弟斜睨了呆头师弟眼,后者缩脖,赶紧跟上。

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名字,在姑苏蓝氏个大忌之词,尤其许当着先生和含光君面前说,至于为什么,可能因为个大魔头,曾在里上过课,听说跟含光君,也认识呢。

哪里能跑过蓝湛,拼了命的蹦跶,后面的脚步缓,也着急抓,也放了也快,停下来后面的就安静的站在

终于认命的发现,的五指山了,索性浑圆的白屁股蹲,回头看向来

蓝湛低头,看着愈加胆大的,蓦的笑了。

薄唇微扬,嘴角含笑,眸中却片波澜之色,选的,真与般,受约束,惧世俗,肆意妄为。

“来。”蓝湛蹲下,伸手看向,眸中片柔和。

当然会过去,好容易跑了么远,马上就可以淌过条河,翻过座山,大千世界的母都在等着呢。

蓝湛见又要转身跑,上前步抱在怀里。

四条小短腿停蹦跶,伸出三瓣唇还咬了几口。

“别闹。”清冷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突然动了。

……

蓝湛抱着回到兰室的时候,蓝启仁吹胡瞪眼半晌,化作声叹息。

疯了吗?”来姑苏蓝氏求学的旁家弟小声嘀咕。

“我还听说还有几只夷陵老祖没来得及烤的呢。”

“怎么会?魏无羡跟姑苏蓝氏向来八字合,当年在就触犯家规屡教改,明目张胆跟含光君打架,在课堂上言论奇葩气坏先生。”

“还有呢,怂恿其考试作弊,逃课抓鱼,偷喝酒连累含光君起受罚。”

“怪得蓝家许提个名字.....”

蓝湛清冷的眸出情绪,放在桌上的竖起了耳朵,看着越说越兴奋的几个少年,耳朵晃了晃。

“安静。”蓝启仁严肃的开口课堂立刻噤了声。

先生回头的时候,猛然跃,竟也从个书桌蹦到了对面。

“啊!”

“救命!”

“什么东西!.....咬我裤|裆!”

“哈哈哈——”

声悲惨的嚎叫换来更多的捧腹大笑,蓝启仁气的看向蓝湛,终没舍得开口怒斥。

“回来。”蓝湛轻声道。

仿佛有灵性般,大摇大摆的晃了过来,蓝湛弯腰单手抱起:“学生领罚。”

说完便走向藏书阁,眼珠转啊转,看向静室的时候,眼珠瞪得更圆了。

白衣少年安静的坐在桌前,未动笔,看着摇头晃脑的,忍住轻笑。

“若在,你般模样,倒会得心。”

顿了下,好像没听见样,两个短腿跃,就蹦到了地上,蓝湛摇摇头,拿起宣纸,开始默写戒规。

雪白的蹦到窗沿,望望外面,望望端庄雅正的白衣少年,红彤彤的眼睛黯然了片刻,接着又绕着藏书阁转了圈,最后跳上台阶。

蓝湛伸出手,将重新放到桌上。

好奇的打量着宣纸......

本以为外乎蓝家家规三千条,结果竟张画.....

画中少年眼神清澈,笑意肆然,笑直抵心间,融化万千冰冷,手中长笛,黑衣红底,倒番俊逸少年郎。

抬头,看向面色清冷,善言辞的蓝湛,撅起屁股,再次认真的观看起来。

“你和样。”蓝湛白皙修长的手抚上的软毛。

投缘,虽平时,也难得见如此活跃的时候,就像般跳脱,真愈发喜爱。

“若,可会看么久书画。”

闻言好像很满的竖起耳朵甩了甩,蓝湛停止书写,看向的身后,回忆再次纷沓而来。

初遇个喋喋休的少年,样嚣张肆意捉弄的少年,却在了。

受罚三年,出来便闻身死魂飞魄散,信的,乱葬岗尸骨全无,问灵两年,了无音讯。

想回来吧。

仙门百家,无,就连最后,也未与站在起。

也许心死,比身死更让生无可恋。

我呢......

蓝湛清冷的眸犹如滩死水,波澜惊,无悲无喜,抚上毛茸茸的身,低声叹:

“说好的锄奸扶弱,无愧于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