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室旖旎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2808

月色朦胧,从窗棂稀稀落落的钻

魏无羡的眼中,便是双羽扇睫毛下紧闭的细长双眸,从鼻尖路下滑,是湛仿佛被月光宠爱的倾世容颜。

魏无羡此时是懵的。

是此时他俩的姿势多暧.昧,而是那浅淡的薄唇,正贴他的脸颊侧,柔软而温热,耳边轻轻传的呼吸,因为距离太近,仿佛龙卷风般轰的他心脏应该如何运转。

“想.....”

腰上的力道又重几分,湛侧身,直接将紧搂怀中,上下的方向立刻又变成面对面,下魏无羡反倒清醒

本想直接推开,却见那如玉的,毫无预兆的湿润脸颊:“要走。”

湛哭

魏无羡刚抬起的手臂僵下,看犹如个小孩子样紧紧偎怀里的湛,条件反射般的,手臂换方向,将他轻轻搂,是想起他的母亲吗?

手轻轻拍他后背,本该肆意张扬的年纪,他却直冷淡的拒以千里之外,若是心中有所经历,小小年纪,如何与所有疏离。

或许,结交,深交,也算是种潜意识的保护吧。

只是啊,时,难免七情六欲都被消耗光,又是家那样个和尚庙。

“哎。”

魏无羡轻轻叹口气,手放他后背,轻轻的拍:“睡吧,我走。”

好像有所感应,湛本紧紧禁锢住对方的双臂,松些,魏无羡刚长出口气,就见本还偎他怀里寻求安全感的,无意识的长臂揽,将他脑袋贴近他下颚,瞬主导位置就变

“......!!!”

感觉到额轻轻的片温热,魏无羡有点想疯,是亲他吧?

可是他是他母亲啊!

便宜占的内心极度安,魏无羡试图往下窜,改变策略换个方向逃跑,结果窜毫米,对方手臂再次收紧,甚至脸直接贴,登时吓得魏无羡睁大双眼。

“魏婴.....”

湛微眯的双眼微微睁开,眼里似乎闪烁下,吓得魏无羡忘如何反应,屏住呼吸看他。

“魏婴.....”

似是确定,耳边的声音极轻,却叫的魏无羡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干嘛叫的么.....让误会啊哥哥,看他的眼神,虽然睁开些,却根本没有聚焦,还是宿醉状态,哥哥会发现刚才亲错,趁酒没醒暴打他顿吧?

魏无羡悄悄抬手准备随时自卫,就见那谛仙似真实的绝色脸颊瞬靠近。

“唔.....”

回已经是那无意和蜻蜓点水般的落吻,两唇贴合那刻,湛的手从他脑后固定,另种手紧紧搂他的腰,温润的触感从轻柔,逐渐越加放肆,好像带股子毁天灭地的势汹汹,直接把魏无羡亲懵

“嘶.....”

魏无羡以为自己要被憋死的时候,对方松口,却最后口咬下去。

到底是梦见什么玩意啊,又是亲又是咬的。”

魏无羡见湛重新熟睡,反客为主,再次将他头按自己下巴下面,目光看向窗户外面,空气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湛轻轻又略微急促的呼吸。

到底是什么疾苦啊!

明明被占便宜的是他,却有种占对方清白的错觉。

是什么事啊!

要是湛哪天记起荒唐的夜,会会带他同归于尽啊!

可是.....

魏无羡干净清澈的眸中,第次闪过陌生而又奇怪的情绪,他为什么......心跳的么快.....

——

清晨,湛从睡梦中睁眼,手臂似乎有点酸,歪头看向脸颊旁边的胖兔子,无声的笑笑。

穿戴整齐,兔离开客栈。

“含光君。”

思追和景仪还有众白衣少年规矩的行礼。

“我们正要前往义庄,那里似乎有些异动。”思追看含光君,眼里满是崇拜。

“嗯,小心。”忘机点头。

“咦?”景仪歪头看过:“兔子跟谁打架吗?嘴巴怎么破?”

的视线随句话目光落兔子的三瓣嘴上,本睁眼到天亮才堪堪入睡的兔子闻言蹭的睁大双眼。

“哈哈——会是和金小公子的仙子打起吧,三瓣唇要变四瓣,笑死,哈哈——“

兔子使劲抿嘴,没成功,抬眼看湛,又看看兀自笑得欢快的少年。

少年,你是暗示你家含光君,是仙子那条蠢狗吗?

“抄家训,五遍。”

忘机的声音没有起伏,说完便离开,后面停顿几秒,瞬声后知后觉的哀嚎!

兔子被嚎的心情舒爽些,也精神很多。

怀里动下,抬头观察湛的反应。

果然酒就是好啊,发生么惊天动地的事,竟然什么反应没有,记得就是好啊,所以.....他都记得,自己也当作没发生好

兔子煞有其事的为自己的聪明绝顶狂点头,街头突然传吵闹声,湛将兔子护怀里又紧紧,靠近,他身上淡淡的清香,便被放大数倍直接窜到鼻尖。

还有昨日那凶残至极忘机本的热烈吻,果然酒可以改变的性情,如果是亲身经历,打死他也会想到端庄雅正的白衣少年,竟然还有样狂野的面。

窥见并且以身试吻的他,是幸还是幸啊?

兔子安的动动,想离他胸膛远点,似乎有亲密后遗症,自觉就会想入非非。

定是太久没有见到漂亮姐姐,竟然会对昨天那个误会的吻直心绪宁。

兔子从胳膊窝抬头,看眼睛亮,说漂亮姐姐,漂亮姐姐就到!

“小公子,进玩玩啊~”

罗衫彩裙的姑娘们浓妆艳抹,站门口排,看见忘机眼睛都直

兔子张牙舞爪的就往出钻,冲姑娘们挥舞白胖的爪子。

“小兔子好可爱,看公子仙般的染风尘之姿,莫是那话本子里的九天仙子,嫦娥抱兔。”

“我看呐,就算真有那嫦娥仙子,也位公子半分风采,生短暂,何及时行乐,公子,何观?”

姑娘们花枝招展,好花痴。

忘机看也未看,正欲离去,就见胖兔子嗖的下跳,几步就蹦跶进花楼中。

“噗。”姑娘捻手帕娇笑:“还是只解风情的兔子。”

忘机见兔子奔进花楼,眼神沉几分,又听姑娘说句解风情,本就清冷的气场,瞬又冷冽几分。

兔子蹦蹦跳跳的进以前也没进过的花楼。

以前他哪里敢进,别说别的,就江澄,也能他耳边叨叨死他。

再说,以他的帅名远播,倾慕他的姑娘多,没听那算命先生还说,他死后,还有姑娘为他誓死嫁呢。

虽然话听起确实有点假。

忘机走进花楼的瞬,门外远处的思追和景仪险些自戳双目,是吧!会吧!

含光君进......

定是那里有邪祟,定是那里有问题,怎么办?我们要去帮忙吗?

,含光君就能搞定吧。

可是,没感觉有异动啊!要要告诉泽芜君?

,我们还要去义庄,几个少年边走边回头,看看花楼,看看门口的姑娘,又看看晴空万里安静如初的上空。

“别闹。”忘机看窜去的兔子,声音自觉柔和几许。

兔子哪里能那么听话,他还愁的慌呢,看姑娘,看姑娘,然他都怀疑自己是是变成兔子,都开始有宠物倾向,竟然停回忆主的吻,可怕,实可怕。

“公子.....”

后面满面桃红的姑娘们见白衣公子直奔二楼,各个兴奋的好像那三月春风。

“没想到,公子还是个急性子。”

可如何是好,好想服侍公子。”

“我也是,我要去请牌子。”

几个姑娘收柔弱无骨,撒丫子跑向另个方向。

忘机追兔子直到二楼,兔子也是随机走动,楼下的胭脂味太浓,闻起极度舒服,二楼都是包,看起安静少,若是幸运点,没准还能看看所谓的花魁,长什么模样。

过再好看,也肯定没有湛好看。

呸!

自己想什么呢!兔子停下脚步,狠狠的tui自己口!

“别闹,回。”

忘机见兔子停下脚步,走向旁边,正待弯腰,耳边突然声闷响。

“咚。”好像是什么撞到哪里。

“老爷饶命,放过奴家吧。”娇声又带害怕的颤音从房,紧接就是猥.琐的男声音:“小美,是求我放过,还是继续啊,嗯?”

“哎呀,当然是求老爷....放过....啊.....”

细细簌簌的撕裂衣物声,和女子的尖叫从房很快的传

兔子抬起头,飞快的看向湛,只见白衣少年眉沉重几分,抬脚向那个房几步,似乎要破门而入。

我去!

会是真的以为有哪个良家女子被欺负,要去出手相助吧?!

兔子的思绪被扯,看湛的动作,八.九离十就是如此!

兔子湛靠近门的刻,瞬过去,许是忘机压根没有防备他,冲,还真就被撞的改方向。

兔直接撞进隔壁的房

与此同时方才的房声音婉转曲折千转百回起

嘤嘤嗯嗯好旖旎引遐想。

怕是个傻子,也能知道那里发生什么吧。

兔子抬眼看向湛,只见白玉般的,粉红的脸蛋直蔓延到肉眼可见的所有肌肤,估摸,想死的心都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