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魔洞中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795

回到洞中时候依旧安静睡,只眉峰轻轻紧蹙,好像并不安稳。

魏无羡坐石床旁边,手支下巴,手转笛子,转停了手里动作,单手托腮变成了双手捧脸。

这么近距离,皮肤好啊。

家多年习惯,如果不特别大动静,或者感知到危险,卯时醒。

个好习惯。

石床够大,够瘦,魏无羡轻手轻脚躺下时候,大小刚好。

回来几天,已经同床差共枕两次了,还真有缘啊。

双手交叉枕脑后,望洞顶石壁,魏无羡也困了,过去已经过去了,回来,也无法改变什么,走人都走了,留下入骨,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好好,不也件幸事吗?

闭上双眼,睡熟悉地方,却安稳些。

嗯?!

刚要睡魏无羡蓦睁开眼,什么情况?!

不可思议歪头向旁边模糊身影,洞府很大,若不前面空旷些有少许月光倾洒进来,那乌泱泱伸手不见五指。

不清身边人面容,隐约白色衣服反光,腰身胳膊,什么状况?

魏无羡嘴角微张,黑夜里明亮清澈眼睛紧张又小心翼翼抬起身上胳膊,怎么不知还有这种睡觉搂东西习惯。

问题东西啊!

轻手轻脚把胳膊重新放到胸前,魏无羡长出了口气。

家这个简直极品模板雅正少年,要知道自己搂个男人睡觉,说不定会羞愧难当自刎以示清白呢。

魏无羡暗自悱恻,倍觉好笑,见身边人安静了,重新躺下,没想到回来人间云深不知处,也许因为那个兔子,曾养过送给这世间唯有过交集活物吧。

嗯?!

刚闭眼魏无羡蓦又睁开了双眼!

二公子疯了吧!

睡觉怎么这个习惯,难不成平时静室睡觉时候都有抱枕

魏无羡抿嘴角,小心翼翼重新挪动身上胳膊,怎么还不如醉酒睡得老实了。

这回麻烦了,整个身子都已经侧卧过来,胳膊放腰间,睡人并未使力,却也无法挪动半分。

微微偏头,能感觉到近咫尺呼吸,这回真麻烦了,要挪过去要把整个人搬过去,万不小心碰醒了,也来不及变身啊!

魏无羡好眼睛垂头丧气耷拉下来:“啊,这可真怨不得我,我可没占你便宜,如果往后你要不小心知道了,也别要死要活自寻短见啊。”

魏无羡认命放下胳膊,板正躺好,任由旁边少年抱,这可能睡姿最规矩次了,别说,被人搂这热乎乎温度,还挺舒服。

.......

清晨,醒来。

微微皱眉,晃了晃胳膊,旁边依旧睡得香甜兔子,不免轻笑,真只懒兔子。

兔子,回到云深不知处,曦臣门外等

“江澄来了。”

“嗯。”点头。

曦臣怀里兔子,伸手欲摸:“这只长得倒可爱。”

手还未抚上半分,躲过了:“上去吧。”

曦臣收回手,:“有什么喜事?”

“没有。”

“兔子.....怀孕了?”曦臣向来最了解这个弟弟,圆滚滚兔子猜测到,知这兔子何人送,怕这也那人这世间,唯留给弟弟念想。

哎,曦臣无声叹口气。

兔子闻言扑棱蹦了起来,怀孕?大公子你开玩笑呢?我啊!公懂不?

兔子噌怀里翻了个身,想展示下自己性别,刚翻过去袖子扬,遮住了:“,吃多了。”

将金凌那孩子送来了。”

“嗯。”

两人走上山,曦臣忍不住又多几眼,依旧面无表情更没有开口说话,只那种好多年都未感知愉悦,因何而来?

眼光又落向怀里兔子,真肥啊。

还真不知这云深不知处草地,这么养兔子。

兔子见曦臣时不时打量,伸出爪子打招呼,这可把曦臣稀奇坏了:“这兔子好像比般兔子聪明。”

“兔子而已,有何区别。”将兔子往怀里塞了塞:“金凌来听学吗?”

“嗯,不过那么小孩子,叔父也头疼。”曦臣摇头:“金小公子脾气,怕要闹得叔父又不得安宁了。”

“也好。”轻声回道。

也好?曦臣不解去,随后无奈笑了笑,又向眼睛溜溜转兔子:“这兔子.....”

“后山很多,兄长若喜欢,去寻只便。”

说完快走几步,抱兔子用手把它头往怀里压了压,曦臣呆愣半秒,无奈化作叹息。

“我要回去!”

远远听见声熟悉跋扈小孩音,兔子探出脑袋,向前面喧闹人群,定格了下,站那里满脸怒色紫衣少年,不江澄谁?

“我要回去!我才不要这鬼地方!”金衣小孩不满嘴,倔强那里。

“闭嘴!再胡乱说话小心我打断你腿!”

“打吧打吧,我也不稀罕这腿,给你给你,打去打去!”小孩也犟,也不怕,瞪眼睛向舅舅。

这么见后面几个人,脖子缩了缩。

“江宗主。”曦臣笑道。

江澄刚要打招呼声咋咋呼呼童音打断:“这小畜生真肥,要烤了吃......“

金凌怀里兔子,故意跟舅舅唱反调,淡淡去,小孩立刻闭紧了嘴巴。

“忘机,你给禁言了?”曦臣向瞬间没了声音小不点。

“没有。”都没旁人,向静室走去。

兔子从怀里掉了个个儿,蹭白色袖子从胳膊窝探出脑袋向脾气暴躁小孩。

两个耳朵得意晃了晃,呲三瓣嘴眨眨眼,还伸出两只爪子挑衅比了个手势。

金凌正盯它,这么“哇”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