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促完结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2437

在怀里瞪着眼睛左看右看,总种熟悉的感觉。

从蓝怀里跳了下来,前似乎无形中东西吸引

“在我身边,要跑太快。”蓝走到兔旁边轻语。

四周的“”顿觉惊奇,先里进了活多稀奇,就是个看起来仙气十足的公竟然本正经的跟只兔说话,就够神奇了。

察觉到们要去的方向,顿时脸色大变。

好!那是宗主的禁地,外得入内!

路颠颠过去,小短腿蹦跶的飞快,蓝无奈,紧跟着敢松懈分,个地方太诡异了。

或许也只样的地方,可以找到魏婴为什样。

再次云雾缭绕,看清远处,却能看清脚下,蓝上前步抱起兔个地方很危险。

白绒绒的爪指了指前也知道个地方很奇怪,却对莫名的吸引力,丝毫没任何危险的感觉。

偷偷将蓝玩的笛抱在爪下,眼睛紧紧盯着前

动声色的看了眼,怀里又紧了紧。

越往前,雾气越淡,直到走到最后,兔突然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景象太熟悉了!

熟悉到虽然记忆里大部分是空白的,但还是眼便认出来了,是乱葬岗!

是何处,看着兔微微发抖的身,再看向前纷杂的墓碑,眼神冷了几分又多了心疼。

就是魏婴当年,消失那几个月的地方吗?

样,魏无羡看着眼前的景物逐渐褪去,最后只剩座黑色大殿。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否则别要道我招待周。”里的声音清朗几分,还是能隐约听出正是引们进来的那个红衣

按住蓝,本能走到里已经够冒险,能再让蓝进去了。

“怎,既然来了,就想听我讲讲兔奇遇记吗?蓝二公?”

伸手抚摸了下兔的头,直接跨步走了进去。

殿内的装饰和在外看起来完全截然相反,外阴森寒冷,里倒是奢华金光闪闪,红衣斜卧在正前的毯上,整个大厅空无

“为何引我而来?”蓝看向前的红衣男

长相极近俊美,种阴柔的美感,懒散的坐了起来:“是我引你而来,而是你为而来。”

看着蓝怀里的兔:“是阳间,想必你们已经知道,再往前步,便无时辰之分,也可以变成原身。”

若是旁听到定会云里雾里,在场的两兔心知肚明。

看了蓝眼,要是还知已经被认出,就是傻兔了。

跳了下去,二话说的向里走去,个红衣男看起来诡异,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或许曾经忘记的那些事,跟关。

走过中间条无形的屏障,软萌的兔变成黑衣束发英俊少年郎。

魏无羡回头,笑道:“个见方式独特吧,蓝二哥哥,哈哈——”

看着,重新垂眸,好久见了,魏婴。

魏无羡玩着手里的笛,走向里的男,每走步,记忆就填补些,直到全部忆起。

浅笑:“怎,陈情呢?”

“呦呵,还知道陈情呢。”魏无羡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说吧,怎回事,老朋友。”

红衣男闻言笑得越加灿烂:“看来记起来了。”

“是你把我叫回来的?”魏无羡说完又看向旁边:“坐啊蓝,非敌非友,用紧张。”

“啧,还真是见色忘友。”

红衣男拿出几坛酒,蓝的眼神再次暗了暗,又靠近了魏婴几分。

“几坛天笑而已,蓝二公必紧张,是我的菜。”红衣调侃的斟酒,笑道。

“胡说什呢。”魏无羡拿着笛敲过去,当过了结界开始,曾经乱葬岗消失那几个月的记忆纷沓而至,看着前,虽然相处短暂,但是经历的事情却少了。

“胡说?你是安静的睡了几年,我可是看着呢,啧啧,要是蓝二公......我还懒得叫你回来那早。”

“什意思?”魏无羡抿了口酒,是真的听的云里雾里。

“问灵。”红衣男落,蓝自在起来。

“你们是.....”蓝看向魏婴欲言又止,是非要知道答案,说也无妨。

“说来话长,回头慢慢跟你讲。”魏无羡说着顺手递过去坛酒,突然手顿住了!

直安静的锁魂囊突然动了起来!

猛的站了起来,瞬间看向红衣

红衣似乎早所料:“急着见,先坐下。”

“师姐......”魏无羡没坐下,紧禁拽着锁魂囊,可思议的看着对

红衣点点头,魏无羡眼圈立刻红了。

轻抬手,拉着坐下来,嘴角微张又合上,似乎想说什,又什也没说出来。

“好了,后的房间你应该很熟悉,喝完坛,我还要出去,老朋友见,干了吧。”红衣男爽快的举起酒坛,魏无羡也举起坛,还事比能再见师姐高兴的,金陵那小,可的高兴了。

也伸手拿向酒坛,被魏无羡拦住了,看了眼什也没说,眼神表达的明明白白。

杯倒竟然也想拿着坛,还让睡觉了。

红衣坛酒喝完,看着俩,潇洒的起身,走向外:“醉了也无妨,整个大殿,只你们二位了。”

“你......”魏无羡刚要说话,前的身影就消失了,满的回头正好对上蓝的眼睛,也闪躲了下转移了下话题:“那个,后看看。”

突然想起那日蓝喝多了,又亲又咬的画,眼神看向酒桌,还好今天没喝,记得当然尴尬,要是变成兔可是尴尬的要死。

转到大厅后,又是别番风景。

排院落花草正香,丝毫没冥界那种外以为的阴森寒冷彻骨,就跟上那些仙门百家的院多,只过没热闹。

眼就看见最旁边的院,魏无羡顺着的目光望去,惊奇道:“蓝,厉害了,都能猜到。”

推开院门,里丝毫像几年无居住的凄凉,除了气,什

再次回到里,说上什感觉,时间过了,切看起来都是很好的样,只经历过才知道在修成诡道术法过程中多痛苦。

“对了,蓝。”推开房门的手停了下:“那几个月,我好像......听到过你喊我。”

声音很遥远很虚幻,个地方可能的声音传来,但是确实认为那是幻觉。

垂眸语:“时辰早了,该休息了。”

魏无羡闻言看看黑夜,神奇的吗?到睡觉的时间了?

房间内简单也整洁,房中桌四周几把椅,似乎是早就预料般,茶水竟然是热的。

“你先休息,我会再睡。”魏无羡走向床榻,铺开被,很干净,很安心,似乎在里,比外更踏实,或许是因为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都在里挺过来了吧,还那时候听到的声音。

“蓝......”魏无羡起身回头,刚要再次询问,确定真的听到了,入眼便是如仙的紧盯着的目光,那目光似乎包含太多东西,让些失神:“。”

看着眼前的,失而复得,总是更会小心翼翼,生怕切都是场空。

五年,去了何处。”

知。”魏无羡摇头。

“你可知,我去了何处。”

魏无羡好看的眸挑起,自己去哪都知道,怎可能知道去哪?

的反应,便知果然没心没肺,或许前段时间的......也故意当作没发生吧。

“找你。”蓝说完,待魏婴反应,便上前步,直接把推到床边坐了下来。

心跳蓦然加快,魏无羡看着好像完全变了的蓝,那个温润没情绪的仙,此刻裹着容抗拒的气势强势的压了过来。

欺身而上,依旧什也没说,眼里却包含了太多东西。

“你什时候喝的酒?”魏无羡回神撑着胳膊,会吧,蓝时候喝了没看见?

“没喝。”看着身下的,蓝道:“上次,也未醉。”

“上.......唔......”

再问上次什意思了,对方直接用行动给了解释。

床榻上的幔帐拉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