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乱葬岗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1797

蓝湛醒来的时候感觉胳膊旁边点痒,侧头看便是那毛茸茸的子。

子倒是乖巧,翻着肚皮睡得正酣。

若不是圆滚滚的肚皮节奏的起伏跳以为是个玩偶呢。

蓝湛轻笑,规整完毕,见在睡,便轻轻抱起,看眼依旧满坛的天子笑,要是那在,估计早就空吧。

走出客栈,路上突然嘈杂起来,街上跑的那就仰马翻。

“江宗主又在乱抓!”

“快,把你那些鬼画符赶紧收起来,要是被他发现少不顿严刑拷打!”

“真是闹死啊!”

几个打扮的煞其事的江湖骗子赶紧把手里的吃饭当收起来:“可是我熬夜画好久的夷陵老祖,真是好死不死,刚出来又碰见丧心病狂的。”

“谁说不是呢,早死能回来不成,就算回来,也不会混的咱们么惨啊,你说江,长没长脑子”

“小点声!你要死啊!”

几个胡乱的藏好关于夷陵老祖的当,摘帽子外袍,最后又撕掉两撇八字胡,赫然也是清秀小中

子在出来的时候就醒,看着眼前的幕也猜出大概,个江澄,怕不是疯吧。

看看几个仓促溜走的背影自嘲的摇摇头,你们可就说错,我真回来,而且估计没比我回来的更惨

本老祖现在是只子,小白白又白,蹦蹦跳跳真可爱,呵呵呵呵。

“含光君。”走过的江子弟看见蓝湛站定规矩的打招呼。

蓝湛点点头,忽又询问:“为何般喧闹”

匿名信,发现阴虎符。”

弟子也未掩饰,若是此事不虚,阴虎符现世,夷陵老祖回来,蓝与百仙门,必定要参与其中。

“在哪”蓝湛轻声开口,只是无能看到的地方,手臂蓦的紧缩下。

子抬头看向蓝湛,要说江澄恨他也理解,万分理解,蓝湛么激干啥

,昨天喝太多酒,再勒会就要尿

总不能撒在蓝湛身上吧。

蓝湛手臂松,歉意的抚子软萌的毛发,子舒服的闭上眼。

蓝氏专业按摩,除子,怕是再无福享受,子满意的咧着三瓣嘴。

看着蓝湛行进的方向,子安静

乱葬岗。

依旧萧索凄凉,可也曾热闹过段时光,子看向杂草丛生的小路……等等,五路早应该杂草丛生,怎

难不成江澄天天派来踩踏

子寻个舒服的姿势两爪搭在白色校服上,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并无丝毫阴虎符气息,江澄那个傻子肯定被,他倒是好奇里,怎么看都来过的痕迹。

不夜天后,温再无,此地准成禁忌。

谁会不要命的往夷陵老祖的老巢跑,到曾与温起共同生活的大院子,子爪子

纷杂的记忆接踵而至,温宁,温情,小阿苑……

终是没能保护好你们,终是……曲未终,却散

伏魔洞里尤其热闹,紫衣少里里外外的检查:“里肯定住过。”

“对,我刚去看那石台,竟然连灰尘都未落。”

“不会真的回来吧!”说话的少听到门外静嗖的拔出剑,见来是蓝忘机,规整的行礼:“含光君。”

蓝湛轻点头,清冷的眼眸扫过洞府。

子又,试图从臂弯跳下来,蓝湛弯腰将它放在地上,雪白的子与阴森的伏魔洞相衬,让江弟子不免多看几眼。

含光君喜欢

倒也不是稀奇事,早闻含光君在云深不知处养漫山遍野的子,而自主,见到子就烦,恨不得赶尽杀绝。

“没发现。”

“没异常。”

里外的紫衣少汇合,摇摇头:“估摸又是场乌龙,回去禀告宗主。”

“哎,最近抓的点多啊,样会不会引起江湖中不满”纪尚轻的弟子不免担忧。

“无妨,本就是群江湖骗子,何况,抓,宗主怕也是死心,难不成真能抓个十

“说的倒也是。”

紫衣少边查看洞中情况,边闲聊,见确实没异样,最后齐齐向蓝湛行礼告别。

子回头望眼,怕蓝湛也跟着回去,赶紧趴在石台四个爪子努力攀附。

蓝湛轻笑,轻甩衣摆,在石台坐下来:“去玩吧。”

子好像听懂般,撒爪就开始洞府日游,血池依旧森然,院落依旧萧索。

物是非事未休啊。

真不知为何都不在,偏偏让他回来。

子坐在当种小阿苑的坑里,半晌,望向从里面走出来的白衣少

蓝湛啊,我死的好好的,为何会回来呢

是谁,把我叫回来,又是为什么呢……

“魏婴。”

蓝湛轻启薄唇,

眸光淡下,蹲下身子看着子:“魏婴他曾在……种过个小孩……”

他所能出来夜猎的时间,都选在夷陵,是几次,是十几次,终日遇见,要感谢那个小不点,若非他,怕是要过来偶遇十次八次甚至更多次,也怕遇不见。

何况,又怎会留下那么多时间给他偶遇。

子吓跳,不满的看眼白色衣摆,几不见说话大喘气,吓死美男子……美男

眼神扫下蓝湛手里昨日买的廉价低劣丝毫没职业道德的仿品笛子,嘴角,想吹。

“今夜便住在吧。”以往都是他独来,今日子相伴,倒也多点热闹。

子狂点头,再怎么说,也是他在世上,唯产呢。

安静的度过下午,互不打扰,相处自然。

亥时到,蓝湛躺在石床上,睡的格外安静。

子蹦哒几下,总感觉委屈蓝湛。

他睡在里的时候好几层被子呢,么硬的石板,怕是真的只到点必睡的,才能睡下去吧。

叼起石床旁边的笛子,子轻手轻脚的蹦出去。

月上乱葬岗,黑衣少斜卧在栏杆处,双手抬起,眼眸低垂,淡淡的曲子,轻洒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