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小说:[陈情令]魂兮归来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幺么 字数:2576

“含光君。”

蓝思追和几门口:“先生让含光君去兰室。”

“嗯。”蓝湛点头。

正要离去,却见蹦蹦跳跳过来,嘴里还叼着含光君最喜欢毫笔。

蹦到蓝思追前面,瞪着溜圆红眼睛细细打量,思追蹲下,景仪立刻阻止:“这疯兔!兔疯了会咬人!”

“嘘!”思追抬头:“兔灵性。”

“嘁!”景仪鄙视眼红眼兔:“我都喂了它好几了,要灵性,怎么可能吃了那么多没熟萝卜。”

“你……”思追赶紧向房间含光君,好他们声音,瞪了眼景仪,又了几眼兔

总觉得这点眼熟,再想想,能不熟吗,都了好几了。

们沿着回廊走远,蹦蹦跳跳出门槛,见四下无人,两抬起,灵活画了符,向前面扔去。

“啊!”

“这么回事好好怎么摔了呢!”

“没事吧景仪”

“怎么没事疼死我了!”

“就啊,怎么回事,走好好,没沟没坎,你怎么摔了呢。”

“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闭嘴!”蓝景仪气急败坏声嚷嚷,怕被人听见,更怕被含光君发现。

两眼翻,蹦蹦哒哒又跳回了藏书阁。

蓝湛抄完戒规,着悠哉惬意,弯腰抱起:“带你下山吧。”

闻言鼻抽了抽,耳朵晃了两下,似乎很兴奋,许蹦跶累了,蓝湛怀里找了舒服姿势窝,呼呼就睡着了。

彩衣镇依旧热闹非常,人来人往,五不夜天,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只要世事安稳,怎会管那些仙门恩怨,更不会去探究那人人得以诛之夷陵老祖,究竟否极恶之人。

谁当家谁做主,谁做主谁说算,你说善便善,你说恶便恶,仙家百门,非恩怨,与我等何关。

啦,夷陵老祖陈情笛啊——”挂满了堆劣质竖笛八撇胡边走边吆喝:“夷陵老祖陈情可以招魂驱邪祟,更可以招桃花艳遇源源不断啊——”

蓝湛脚步顿,兔登时竖起耳朵,瞪着红眼睛向叫卖男人。

“胡吹,招魂驱祟也就算了,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招桃花功效,难不成夷陵老祖死后任职了月老,哈哈哈——”

男人路过笑道,贩也不恼,摸着侧胡其事道:“这位兄台所不知,世人皆知夷陵老祖邪魔歪道,却不知他当风度翩翩美男云梦不知道多少女倾慕,据说他死后啊,还姑娘誓死不嫁呢。”

“瞎说,世人皆知他可魔王,凶神恶煞面目可憎,岂俊美之说。”

“行了,不买就算了,走了走了。”贩也出这就找茬,懒得浪费口舌。

“等下。”蓝湛开口,贩闻言回头,便见气质出尘,白衣抹额,不仙家姑苏蓝氏谁:“仙长何事?”

“买了。”蓝湛指向那粗糙滥制竖笛。

“哎呦公果然好眼光,给,这还‘随便剑’也并送给公了。”贩笑得满面春风,摘下笛,又流苏上系了木头剑,剑上歪歪扭扭刻了随便二字。

蓝湛将笛置于怀中,兔伸出短白绒绒,来回翻滚,兔刚走不远,就听身后声惨叫,声音还点耳熟。

“金!我冤枉啊!”赫然刚卖笛贩。

金色牡丹金星雪浪,不傲娇金家弟还能谁,大概五六岁,带着帮金家大弟,前面还数着银两贩此时诚惶诚恐地上求饶。

“敢我面前提魏无羡,杀了你也不怨。”金家主奶凶奶凶持着柄短剑凶道。

人再也不敢了。”贩连呼求饶,真倒霉啊,碰见这蛮不讲理姐。

竖着耳朵好奇打量金家孩,蓝湛脚步顿,也未停留,直接走向巷,酒家客栈过了饭口倒也清闲,兔动,蓝湛怀里转了圈,圆乎乎脑袋直直向某家酒馆。

说书人还那胡编乱造,蓝湛寻了脚落坐下来,兔嗅啊嗅,就嗅到了坛天笑。

二!哪来!酒家怎么这种东西乱跑!”粗犷正喝欢,猛然见到团白影吓了跳,恼羞激怒吼道。

淡定很,继续前进,蹲酒坛旁边使劲嗅啊嗅,大汉怒气冲冲伸脚就要踹去,眼见兔就要遭殃,白影闪,谁也没清怎么回事,就见大汉倒地抱着头鬼哭狼嚎。

“两坛天笑。”蓝湛向旁边二,风姿卓越白影弯腰抱起兔,向楼上雅间走去。

怀里使劲蹭了蹭,硬从白衣少胳膊窝蹭出道缝隙,眯着眼二去拿酒。

房门关闭,蓝湛扶衣坐下,着大眼瞪溜圆,深思片刻。

“魏婴......”

蓝湛呢喃低语,随后轻笑自嘲,不怪叔父念叨,自己果真走火入魔了吧。

门口敲门声响起,蓝湛起身,未见刚才还目瞪口呆伸出只爪轻拍胸口,好本来就副目瞪口呆模样,害得他还以为真被认出来了呢。

这副样能被认出来,还真为难蓝二公了。

蓝湛拿了两坛酒,兔纳闷上,蓝家向来规矩颇多,饮酒这等事,他们来就像多大逆不道样。

着两坛天笑,所以,蓝二公要了两坛酒为何?人要来吗?他那杯就倒酒量,莫不未见,练出来了?

摸不到头脑,蓝湛也云里雾里着两坛酒发呆,半晌,打开坛,顿时阵扑鼻酒香酒散了出来。

“来,就当你他吧。”

斟好酒,蓝湛推了杯到兔眼前:“难得见到跟他样馋酒。”

纹丝不动,好像楼下馋酒样,见兔点也没饮酒意思,蓝湛眸光淡了淡,轻啄口,五味杂陈。

思绪飘远,杯酒下肚,亥时已到。

“通。”声闷响,白衣少头沾桌便沉睡不止。

月上夜空,亥时到。

恍惚闪,黑衣少扬起嘴角,清澈目光向醉酒,弯腰抱起轻放到榻上。

“还杯倒啊,蓝湛。”

月影倾洒,给清冷面容罩上层柔光,眉头微蹙,薄唇轻启,喃喃低语:“魏婴……”

重回桌,魏无羡直接打开坛酒,几口就喝下了大半:“好酒!”

熟悉味道,熟悉人,可,却也人非啊......

了,他也不知道他哪里,好像片黑暗,他不想闻不想问,就这样吧,世上以无挂念,前几日冥冥之中声音,叫他,好熟悉,又好陌生。

女人声音,直到他睁开眼。

便云深不知处,只,堂堂世人提及姓名便能闻风丧胆夷陵老祖,竟然变成了萌萌哒大白兔,真不知道将他唤回来人,怨。

云深不知处蹦跶几天,他发现了神奇规律,就每到亥时过会,他便能恢复真身。

可能因为蓝家亥时都已入睡,方便他偷鸡摸狗?

魏无羡笑笑,接着拿起另坛天笑,歪头向睡着依旧端正,真好久不见啊。

也不知道还记得他不,应该记得吧,不然刚才也不能对着只兔叫他名字。

魏无羡眼神转,拿起酒坛,走到床边坐下:“喂,蓝湛,我问你啊。”

“嗯。”闭眼好像梦呓般回道。

果然还老样问必答时间到,魏无羡兴奋倾身贴近蓝忘机脸侧:“你为什么叫那兔魏婴啊?”难不成他把那兔起成他名字?要那样估计早被杀了吧。

“像。”

“像?蓝湛,你觉得我像那,还觉得那像我?”

“像你,好,都像.....你。”

魏无羡愣,什么意思,觉得好都像他,意思觉得他活波可爱,还活蹦乱跳。

魏无羡摇摇头,继续喝完,最后往坛里装满了水,封好重新放到桌上。

扫视圈,房间只张床,所幸往里翻了身,以胳膊当枕,靠蓝忘机身边闭目,耳边传来呼吸均匀声音,魏无羡翻身,着旁边

“蓝湛,好久不见,刻,想起过我?”

。”

“真?那我不夜天掉下乱葬岗时候,你去找我?”

“.....没。”

“嘁,不讲究啊蓝湛,亏我还把你当成我最好兄弟,连尸都不帮我收。”

魏无羡眉眼挑,嘴角向撇,说不出怨,还委屈,目不转睛着熟睡,果然云深佳人,绝世而独立,顾倾人城,再顾人国啊。

如果他变成兔,应该比嫦娥那只都要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