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话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725

弯冷月,壶烈酒,袭白衣。

冷月冷疾而骤,烈酒烈炙而猛,白衣白孤而残。

半夜枯坐,饮了壶烧刀子。风落身上,冷像刚从雪地里刨出来石头,酒流入心头,好似点了把最旺火,灼烧五脏。

常常样喝酒,他身体比大脑更早动起来,欢庆着美味摄入。

“司马超群,卓东来……”

是江湖上两个威名赫赫物,同生死共患难好榜样。多少跋山涉水来到长安,只为睹司马超群英姿。

“爷,了?”柔柔女声比脚步声快步传进他耳朵。女子纤细手指按压太阳穴。

“没什,喝了点酒,还不睡?”

今天晚上去了卓东来后院,发现那里面个残废头。他说,卓东来去押趟镖,其实是为了找把叫泪痕剑,得到此剑,他便可以号令武林,坐上大镖局总镖头位置。”

“婉儿,如果说,可以告诉,东来想坐个位子话,他早就坐上了,根本不需要抢。”

“爷,为何不相信婉儿?”

“他还和说了什?”

“没了。”

“那知道他是东来,朋友,还是敌?他说些话是什?”

吴婉无言以对,不仅因为话内容,更因为他丈夫不该说些话。他不该犀利,透彻。

“好了,婉儿,别多想,去睡吧。”

吴婉依依不舍地离开,男长长叹息声,饮下最后滴。

卓东来建筑宏伟庄院里,宽阔华美庭园中,个幽僻角落,角落里扇很窄门。门后偶而会传出两段悠扬琴声。可是谁也不知道门外是什地方,谁也没见到过那位弹琴

礼貌敲了两声,木门由侍女打开。

“刚才是司马夫,现是司马大爷,里好久没热闹了。”

轮椅上,衣服整洁,脸色红润,就像邻家慈眉善目爷爷。

欠身失礼:“打扰了。”

司马超群是大镖局总镖头,是江湖上大英雄。他高大英俊,威武豪爽,是江湖豪杰心目中永远不败英雄偶像。

可只他知道,些东西,是他今天才知道,作为“司马超群”,刚刚知道。

他依旧高大强壮,威武英俊。可他不再豪爽,淬炼了数十年心不再年轻。当灵魂与□□格格不入时,他痛苦产生了。

所以他来了,来找位他从没听说过,但住卓东来院子里

名字叫荣升,个不属于个镖局,不属于个江湖,不属于个时代外来者。

荣升命上茶。

笑眯眯:“记得司马大爷最爱喝酒,怎偏偏请喝茶?”

“茶能清神醒脑,正是需要。”

烦恼,为了什,卓东来,还是?”

“两者都。”

“卓东来要找泪痕,那是把举世无双剑,他若能得到送给定会喜欢。”遗憾道:“可惜他得不到,瞎子不会让给别。”

“瞎子是谁?他为什要阻止其他得到那把剑?”

摆弄手中红色花朵:“告诉吗?想知道什是需要等价交换。”

“罂粟对您身体并不好。您还是克制点好。”

关心知道是什吗?”

荣升摇头。

是卓东来那小子义父,可他恨不得吃肉,喝血。碎尸万段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如孩童般笑着,荣升叹息:“您活很好。”

“好?”暴躁地把茶杯茶壶都打落地,若不是腿脚残废,他定会跳起来争辩,“他带走蝶舞,把孤零零个鬼地方,还不给罂粟。他是天下最混账不孝子。”

荣升示意不远处丫鬟重新沏茶:“只孝子才希望父亲健康长寿。”

“孝子,哈哈哈,错了,他确实希望长寿,但不是因为他孝顺,而是脑袋里太多他未知但实用秘密。”

“您说您是他义父,那是您养育了他?”

“不错,从他出生,就是带着他,给他吃,给他喝,教他武功,教他做,可没想到他是只养不熟白眼狼。他现囚禁,折磨,他让痛不欲生。”

荣升淡淡道:“您太多怨恨。”

“怨恨,为什不怨恨,都是他,是他们毁了生。”

“您说您知道很多秘密,连卓东来都很渴望。”

“不错。”

“您说您养育卓东来长大成

“是。”

想不出卓东来对您不好理由。也想不出您哪里不好。”

“不好理由?”眼睛像鹰样盯着荣升,后者坦然喝茶,“以前武功高强,身体健全,是江湖上鼎鼎物。就是因为他,被废了武功,残了双腿,现只能被囚禁个小院子里孤独到死!”

“您穿着长安最好衣服,喝着山泉泡出来茶,事事丫鬟服侍。还不满意?”

“哈哈,大镖局司马总镖头就是些东西可以满足吗?觉得些东西是个江湖中渴望吗?”

冷笑,荣升点头。他还没适应新身份,说出话不免贻笑大方。意识到点,荣升重新提问:“那,如果您身体健康,武功高强。您想做什呢?”

直接回答,他些茫然地坐椅子上。半晌,他落寞开口:“最初,们都是为了成为最优秀铸剑师而努力。可后来,切都不样了。”

“夜深了,前辈早些睡吧。”抬手招了招,荣升准备离开。

“如果不是对自己极度自信,定会怀疑到底是不是司马超群。”心绪平和下来,荣升沉默片刻,淡淡道:“今天发生了难以解释玄妙事情。也许您知道,但不打算告诉别。”

“包括卓东来?”

“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