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试探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843

坐在铺着紫貂皮椅子上,接用水晶杯盛着第一杯葡萄

一如既往地给他开特例。但两个人都知道,现在跟以前,很多西已经一样了。

从初一到现在还到十天,与卓加起相处到两天,可这已经足够紫气疑窦丛生了。

司马超群一切衣食住行都是卓精心安排,保证合乎他心意,合乎一个大英雄形象。

出生于百年浸泡世家望族,他生活自小精致。可他精致与司马超群生活习惯截然同,卓安排自然处处合心意。

司马超群豪爽热情,勤于练武,疼爱妻儿。

沉静恬淡,爱好文雅,疏远吴婉。

甚至卓完全需要听取属下汇报,单单和说两句话,便能发现面前这个人与他兄弟是同一个人。

他与司马彼此太熟识,

做作,掩饰,坦坦荡荡。

可他又确是司马。

眉毛,眼睛,鼻子,握剑手,都是卓看了二十年再熟悉。可这个人,却再是原人。

蛊毒,易容,双胞胎……

设想了种种可能又被他自己一一推翻。大镖局精密控制告诉他司马超群从没一刻脱离他耳目。

知道总镖头会吹箫。”

心情好。昨天晚上蝶舞告诉她想杀你,杀了你就杀,因为死了你会更痛苦。”

杀机一闪而逝:“她认为是抓了她孩子?”

隐瞒:“那个孩子在你义父手里,昨天晚上吴婉交给他。”

“你在为那个孩子难?”

止,蝶舞,吴婉,你义父。都令人难。”

冷漠道:“江湖中人如此泛滥同情心,它只会让人迷茫,让人颓废,让人止步前。”

“每个人都同情权力,每个人都被同情资格,江湖人也例外。”反驳,“江湖中人远超普通人能力,反而更容易让人同情,因为他们总是轻易失控,陷入名利权情编织罗网,懈追求直到鱼死网破。”

承认说得极准,能在江湖上混一技之长,但稍留神便是竹篮打水,甚至身首异处。

年轻人向往江湖快意恩仇,却知其间艰难困苦。等到明白时,已经身由己,忠义两难了。

“人在江湖,身由己。”

“达济天下,独善其身。”

“江湖纷争,无处在。”

眉目舒展,那双饱受风霜双眸透着光芒:“可早已算上真正江湖中人。”

默认。侠者,或劫富济贫,或为国为民,或浪迹天涯,或救危扶困。

自古没听哪个大侠成天坐在家里,锦衣玉食,无所事事。

可这些道理,该是司马超群告诉卓

为二人续杯,轻轻转动水晶杯,红色液体散发出浓郁香。

“这次出门之前,也像这样倒了一杯葡萄放在桌上,吩咐众人谁也许动。可等,发现杯还是原杯。内里却完全变了味道。”

啜了一口,等味充斥整个口腔,才缓缓咽下。

“原本酸而涩葡萄,居然变成了兰羞荐俎,竹澄芳竹叶青。”

盘问了所可以接近屋子人,答案是没人知道。”

“竹叶青为贡,又哪里是凡人能知道。”

盯着杯中,卓盯着

“或许真谁喜欢如卓爷般把玩盏,倒空杯中葡萄,再斟满竹叶青。可这样竹叶青,可避免沾染了葡萄酸涩,才让卓爷似是而非之感。”

“竹叶青非凡人可饮,卓某独爱葡萄美。”

醉人人自醉。竹叶青再好,杯中物,岂知斟之人为谁?”

身,合眼缓缓饮下杯中

是天意弄人?

一杯时间多长?转瞬即逝。

总是慢慢品尝,回味。

这时候他思维最活跃,思考事情最敏锐。

一杯时间就足够卓恢复冷静。他重新坐在软榻上。

“这两天怎么见郭壮?”

与司马超群谈话,卓总是把主动权交给对方。所以先开口,问了一个无关紧要问题。

讲了郭壮和木鸡安排。

。”突然正襟危坐,很严肃地问卓,“是大镖局总镖头是是?”

“是。”

问大镖局任何事是是?”

“是。”

是你主子是是?”

“是。”

回答没一点犹豫,知道他已下定了决心。

要插手这件事,可否?”

“当然可以。”

一个人可以因为义气团结大多数人,这种人总是很多朋友,很多兄弟。

可一旦这种人失去这种义气,随之失去就是他朋友,他兄弟。

为了一个女人停止抵抗,深陷囹圄,连累兄弟,这是朱猛以前绝对会做事。

可现在朱猛,已经朱猛了。

所以他这么做了,所以雄狮堂人,跟随蔡崇一起反了。

“蔡崇是什么人?”单人匹马到洛阳时,雄狮堂已今非昔比。

“他是雄狮堂负责管账,雄狮堂所钱财进出,都要经手。”

郭壮恭敬地站在面前回答。

“所以说大英雄朱猛败给了一位账房先生。”这话无讽刺。

消瘦,狼狈,沉默,悲伤。

无论哪一个词都适合形容英雄,可进之人却浑身上下透着绝望。

他是朱猛。

曾经深爱一个女人,可她为了自己信仰,义无反顾而去。用了八年时间沉浸在爱情炼狱里,直到现在仍难以忘怀。”

把朱猛请到他房间,请他喝最好茶。

“那她一定是位很美女子。”

“是,她很美,她是生命里最美女子。”

道:“与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了解爱情美好纯洁,所以鄙视你为爱颓丧。”

朱猛好像碰到知音一样眼睛豁然明亮,他喉结动了动,说出两个字。

“谢谢。”

“那么现在,朱堂主愿意和在下谈谈了吗?”

同样情怀人总是容易相处,虽然朱猛每句都是嘲讽,但他终于愿意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