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 下

小说:我们根本停不下来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钧墨 字数:2507

许昌,新落成邵家云溪山庄。

朱门垂柳,门前鞍马稀。

块从脖颈处齐根断裂又被粘好石狮子独立风雨中。

辆马车风风火火行驶到门口,车门啪地甩开,跑出个搬运两个大箱子,梳着妇发髻身影,把门踹得震天响:“哥!是我!开门!”

邵斤琦从里面伸出个脑袋,“嫁改改性格,老子厕所都能听见你大呼叫!”

“哼,孩子都能打酱油还老子老子,跟我半斤八两。”邵妹笑嘻嘻地从两个箱子后探出头,“哥,给我搭把手。”

邵斤琦接过:“哎呀都是,这么客气干什么?靠!什么啊这么重!”

松手,两个箱子重量重如千钧,他差点跌倒地。

她笑着邵斤琦背后轻轻拍,“讨厌,想什么呢?别把我买酒器瓷器摔。我刚刚逛完街过,坐住,替你门口招呼着客。”

还以为这烂妹妹嫁懂事,知道给他准备礼物

表情浪费。

邵斤琦差点吐血,脸板呵斥道:“孕妇跑跑去成何体统?给我进去坐着等!”

边教训妹妹边用眼神征询同盟者声援,潘锋全身上下挂着大包包,宠溺地笑笑说:“我给你搬把椅子。”

“……”这什么妹夫啊?真是胡闹!

十年前开始邵斤琦跟邵妹吵架就没赢过次。

他知道拗过,只好给妹妹搭个简易雨棚,让她门口满脸笑容接受风吹雨打。

妹身材瘦瘦,懒懒地靠魁梧石狮子边,远远望去,石狮子仿佛瑟瑟发抖。

生过得顺风顺水,从跟着父母学得身圆滑世故,见话,见鬼说鬼话,论跟谁都能聊得热络。只要她愿意,绝会惹讨厌。

杨淑慧,她个“淑慧姐”,跟北地军阀大姐手挽着手。

李睿走下马车,她跟对方随口聊起从东洋传入新鲜医疗技术,热火朝天。

杨恭谨和殷正期并驾而。三年前南蛮陈兵魏国南境,殷正期南蛮王子身份就此曝光,谁能想到南蛮王儿子竟然心甘情愿魏国当个普通宫廷画师?

杨恭谨穿得身风清月白,气质皎皎如月,邵妹掩嘴笑:“衣服美更美,殷公子真有眼光。”

掏出副精致木盒,里面躺着串项链,珍珠颗颗莹润饱满,“这是我们家潘将军朋友从东洋漂洋过海带回,和杨公子今天打扮配得行,戴上试试看?”

辆挂着皇商黄家标志马车停远处,邵妹朝芙荻热情挥手,边往院子里大声说:“哥,贵宾两位!”

从丫鬟摇身变成为贵妇,芙荻眼中算得上飞上枝头变凤凰。她个性太老实,眼界又接地气,和京城权贵个世界,没什么可聊。只有这个口齿伶俐问出身,跟她从天南侃到海北,二去成闺中密友。

芙荻跟她寒暄几句,拉住邵手往院子里扫视周:“谢公子还没?”

沈辙辕上回许昌路上没休息好,眼圈青黑,下巴上留着胡茬。比帅哥更惊艳是憔悴帅哥,这副打扮立刻风靡许昌城,之后很长段时间是个男就要效仿沈辙辕装憔悴,留胡茬,以彰显男味。

黄舒也特意赶趟潮流。他手提着酒手给芙荻打着伞,插嘴说:“谢嘉杭可是大忙,哪次迟到?”

正和邵斤琦他们几个聊天沈辙辕耳尖地听见“谢嘉杭”三个字,下意识朝门口看眼。

眸光亮起又熄灭,手指幅度抽搐下。

眼正好落芙荻眼中。

西凉皇子面容被这三年时光精雕细琢,更加有棱有角。他魅力所向披靡,偏偏错付给吃这套谢嘉杭,嘴上说着释怀,下意识动作却坦诚地说,他还是喜欢他。

即使谢嘉杭早和恩恩爱爱双宿双飞,即使第二轮三国会盟都快要西凉办,即使三年发生太多变迁太多物是非,还是忘

酒过三巡,邵妹打个哈欠,芙荻眼睛亮:“谢公子!”

贵客姗姗迟。

“谢公子!”

谢嘉杭轻巧帅气地跳下马车,手臂被车里某空中拉,差点踉跄地。

抱着只猫紧随其后,笑着扶把。

桔桃捧着礼物,亦步亦趋跟身后,对他们打情骂俏见多怪。

毫无心计芙荻心翼翼向行个礼,淡淡挥手,她溜烟跑到谢嘉杭身边嘘寒问暖聊起近况,像条尾巴。

而真正懂得如何做妹只用句话就把真正该奉承捧得舒舒服服:“谢公子家三口到!”

院子里顿时围绕谢嘉杭嬉闹成团。

山庄主个孩子随父亲姓邵,名娇娇,岁半,正是蹒跚学步牙牙学语时期。以貌取是这姑娘天赋,娇娇最喜欢是谢嘉杭和杨恭谨,原因简单粗暴,因为他们皮相生得最好。

沈辙辕她面前蹲下,戳戳那张脸蛋:“还记记得我?你出生时候我还抱过你。”

娇娇被他美色所迷,张大嘴巴,流出哈喇子。

谢嘉杭和杨恭谨起失宠,娇娇伸出嫩藕手臂牢牢挂沈辙辕腿上成腿部挂件,甩都甩掉。

“什么毛病啊邵斤琦?”谢嘉杭十分满,“你女儿怎么年纪就这么好色?”

邵斤琦流里流气地笑两声:“我女儿随我,长大也要泡最美妞,日最野……”

话没说完,被鲁欣妤拎住耳朵:“诶诶,别别……疼……”

慢悠悠掀起衣摆落座,对潘锋说:“潘将军娶个好媳妇。”

这位大魏皇帝钦点好媳妇丝毫没有身为孕妇自觉,跟杨淑慧李睿起满院子上窜下跳。

含羞草从怀里探出毛茸茸猫头,见到沈辙辕,呆呆,欢快地摇起尾巴:“喵呜!喵呜~”

四爪扒拉,想要从这里窜出跑到沈辙辕那里去。

用手摁住猫尾巴,含羞草拼命挣扎,把眼前酒杯拨弄得乱七八糟,终于挣脱钳制,滋溜冲向沈辙辕怀抱。

脸色很好看,冷哼声:“养白眼狼。”

究竟是谁天天上朝批奏折忙得团团转还忘命御膳房做好吃喂它吃?

含羞草名义上是谢嘉杭。可谢嘉杭是个只会逗猫玩家伙,当起主绝对合格,顶多就是喂它吃些随时可能毒死猫东西。

含羞草命大,最开始被冷宫公认最勤快芙荻喂,后西凉皇子住进冷宫,就变成他照顾。再后,谢嘉杭搬去跟住,这猫也跟着撞八辈子大运,大魏皇帝亲自担负起教养任务。

此刻看它沈辙辕怀里撒欢,眼神就像看见辛苦养大女儿自投野男罗网老父亲。

真是报还报,勾走沈辙辕心上,现沈辙辕也要当面勾.引女儿(?)给他看。

谢嘉杭低着头憋笑,被狠狠剜眼,伸手他脸颊上捏把。

谢嘉杭斜眼看着他无名指上戒指,脸皮被拉扯起,“陛下,你看邵斤琦女儿怎么样?”

无情地扫眼那腿部挂件,冷酷地说:“品相错,品种太劣。你喜欢?”

“那陛下喜欢什么样?”

然:“猫养腻,想养个孩子玩?”

“……”被看穿

冷哼:“猫是朕养,孩子也要朕养?”

谢嘉杭讨好地蹭蹭他:“我以前教育机构打工,给十五个学生当家教!教育孩子可有,当然,最好要满足几个条件,”掰着手指数,“身体健康长相可爱,听得懂话,能任性,而且能有脾气……”

挥挥手,队士兵整装列队闯,领头是个大家都熟悉面孔。

吩咐:“陆将军,限你三天奔袭鄄城把鄄城王刚出生女儿抢过给皇后抚养。”

陆远满头黑线:“……遵命。”

谢嘉杭拉住手臂:“这……这会太合适?”

合适!陆远满怀期望,祷告赶紧收回成命。

谢嘉杭又说:“刚出生怎么沟通啊?半夜哭哭啼啼都受是有个岁多世子吗?”

,毫无商量余地地,“听见没有?按皇后说办。”

陆远:“……”真该寄希望于谢嘉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