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小说:白雀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065

知道已经去世了之后变得很是低落,两个人把陆安推到屋子外后开始促膝长谈。

安吃了个闭门羹,也听不到们两说什么,干脆去厨房去煮了碗饺子,借口端来了饺子给们吃想要进门,结果眼眶出来,接过饺子,又把陆安关了门外。

也好想享受下家庭伦理剧里面媳妇感情不被两人夹中间,最后媳妇为了握手言的家庭氛围。

门外妄想了会,陆安老老实实又走进给自己煮了碗,早知道刚才直接给自己分碗了。

倒也不是说陆安非要插脚二人的对话,只是过去的事情不希望个人再承受遍了,也不希望听到那些事情悲伤过度。

而且最重要的是想同坦二人关系的,不想让个人承担这些事情。

夜很深了,从房间里出来,还不忘把碗端给陆安洗。

洗碗池洗碗的时候,也走了进来。

“我没有说我们的关系,她是你,我想起坦可能比较好。”将碗里的水擦干净,装进橱柜里。

安想抱抱,但是手全是水,就只是凑过去亲了亲的脸颊,低声说道:“等过几天,从悲伤中缓过神来,我们起去说吧。”

“我本来以为阿姨再说遍过去的事情会让我很痛苦,但是没有那么痛苦,它们真的都过去了,我只是看到阿姨的时候会很想念我,”回吻安,“这都要感谢你。”

“我的荣幸。”陆安碗也不想洗了,想感受的体温,沿的额头亲吻,直到扬的眼尾,再到等待的嘴角。

当陆安亲吻到耳垂时,用暧昧的声音询问道:“我这次行李里带够了,等会回我房间?”

家里你还是老实点吧,”刚刚还闭眼睛的把推开陆安,“老实洗碗。”

说完,站门口冲陆安眨眨眼,笑得有些得意。

也笑得陆安心里痒,三下五除二洗好碗,却没有房间里看到楼绕了圈没有的身影。

安轻声走了二楼,家的钢琴直放二楼。

就站那架钢琴的面前,臂,眼中流露出的感情太复杂,有悲伤但更多的是怀念,陪伴了十几年的音乐,已故母亲之间的联系,安半数的青春,怎么可能会不让怀念呢?

“想弹就试试,这个房间隔音很好的。”陆安关了房门,也关了窗户,同坐琴凳

的手放琴键,等待的动作。

只按了个音,随便按的键,这个颤抖扭曲的音符里饱含恐惧与慌乱,看来就算已经有所释怀,习惯性的恐惧却没有那么好去克服。

用最后的力气支撑自己拿开双手,的胃又开始往外翻涌,干呕逼出了的生理泪水,没有办法只有蹲下来缩成团,好让自己不要那么难受。

安伸手拥抱,慢慢分解自我保护的动作,亲吻,安抚:“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好不好?”

夏天的夜晚,闷热的房间里,拥抱起的两个人被汗水泪水打湿,却没有丝毫要分开彼此的意思。

事情没有藏太久,正好撞见了们两的接吻现场,陆安袭击正看电视的,两个人亲,就倒了沙发,陆安扶的腰,的脖子,其实按照们那个亲吻的频率,撞不见才比较奇怪。

气死了,抓沙发抱枕追安打,陆安目标太大,根本躲不了,就只能憋屈地挨打。

边打还边骂:“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哪天要把给带坏了。”

阿姨,是我先喜欢陆安的,你不要生气。”拉住,将陆安拦身后,用带哭腔的声音乞求道。

下子就心软了,叹了口气,把怀里安慰道:“没事没事了,阿姨是替你不值啊,看谁不好,怎么就看了。”

安:“……”

我前几天不还是你的宝贝儿子吗?

其实对的死心有愧疚,自然是不忍心让难过,她自己的婚姻并不幸福,所以很快就想通了,也不想对孩子们的幸福指手画脚,很快就恢复如常。

计划七月暑假待镇子,八月份去爸爸家住几天。

还是很不舍得,告诉定要经常回来看她。

次去见爸爸,陆起挑了最喜欢喝的酒带回去。

这是个不善言辞的中年男子,面颊岁月侵蚀的痕迹,的指甲因为工作已经磨得开裂了,但是的精气神很好,眼睛也有亮光,来迎接两个孩子的时候穿整齐的衬衫,有个小孩紧紧抓住的衣角。

的爸爸当初离婚后,直没有再娶,但是领养了个比小十几岁的弟弟,刚刚小学,看去却像是个幼儿园的孩子,个头小小的,怯怯生生的,也不会哄小孩,很头疼应该怎么的相处。

结果这个小孩竟然拍即合,崇拜崇拜的不得了,追身后个安哥哥亲热的不行,表示非常嫉妒。

“安哥哥,我以后也可以样高吗?”

“可以啊,哥哥小时候个子也不高,但是哥哥不挑食,也经常运动,”陆安将家弟弟抱起来,让往地看,“要记住这个视角哦,你也可以长得这么高。”

家弟弟点头如捣蒜,好像已经样有米九二了,将剩碗里的秋葵煮蛋咽进肚子里,去墙壁那里给自己画了条新的身高线,满意地钻回房间里写作业了。

“你抢走了我的弟弟。”很不满地看自家弟弟跳的背影,绞尽脑汁地这个小孩相处了三年,还比不相处三天。

“没办法,我就是比较讨小孩子喜欢。”陆安露出个欠揍的笑容,表示没办法,天生的孩子王,也爱莫能助。

不得不说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合适幼教这个专业,超出常人的耐心眼睛说瞎话的能力真的很适合小孩子打交道。

读的是动物学专业,陆开始还猜测会选择金融管理或者法学,没想到竟然是动物学专业。

“当时想到妹妹了,还想到了你难过的样子,时脑热就填了这个专业,现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只要看到小猫小狗,脑海里就开始自动浮现解刨图,”熟练地将碗里的鸡骨架拼回原来的样子,的口吻很是麻木,“实不相瞒,你家木棉已经给我解刨过无数遍了。”

安:“……”

也葬了这座城市里,陆选择个雨后天晴,不那么燥热的日子里,去给她扫了墓。

的墓碑很干净,面还放了新鲜的花束果篮,应该是的父亲放的,经常会来,她说的事情。

安将花束放墓前,牵起了的手,说道:“阿姨,我会好好照顾的,你不用担心。”

剩余的两年大学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两个人拍毕业照的日子后,只相差天。

安拍毕业照的时候,要来看的,结果拍完了都看不到人。

手机里传出特殊提示音,是发了个共享定位。

走进的教室,正坐音乐教室的钢琴旁,看向陆安的目光温柔,的身姿修长挺拔,这几年里又长高了些许,脸部残留些许的稚气也已经荡然无存,变得更成熟也更勾人了。

感觉没怎么变,却又觉得变化很大。

“点首歌吧,只为你弹首。”掀开了钢琴盖,双手放琴键,没有颤抖,神色如常。

结果陆安坐到了的身边,让出半边板凳。

“合奏吧,想很久了。”

“行吧,勉为其难。”

两个人毕业之后就留们大学所的那座城市,两个人工作的地方距离很近,陆座公立的幼儿园当老师,早七点钟班,晚四点钟下班,周末双休,空闲的时候就开开直播打游戏,虽然不露脸,的技术声音也吸引了不少观众。

座大型的宠物医院当兽医,但可没有陆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的工作很忙碌,几乎是十二个小时连轴转,经常要夜班,有的时候双休日也要班。

因此两人的房子租了宠物医院旁边的小区里,免得累倒回家的路,家里的家务活全部都让陆安包揽了,连地都没扫过。

“不想班。”,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开始每日抱怨。

“那就不去了,睡觉。”陆安也没睡醒,迷糊中,想要把捞进怀里,结果被把推开了。

“我今晚想喝西红柿鸡蛋汤,还有次的油炸小黄鱼。”床边穿衣服,有气无力的报菜名。

安也终于支起了自己的身子,非要给系衬衫扣子,还给系错了,害得还要拆了重新系。

“晚去接你?”陆安靠门口,看整理自己的袖口。

“别来,你次来我们医院,我们院长要给你的侄女拉皮条,还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叹了口气,瞪了眼招蜂引蝶的陆安。

“那好吧,我等你回来,”陆安耸了耸肩,又不是的错。

“等下,”走到陆安的身边,伏的脖颈出,咬出圈齿痕,“打个标记。”

“哦,没想到你这个人这么小气的哦。”陆安捂脖子,语气荡漾,这样只会让更舍不得让出门,俯下了自己的身子,“等到今晚,也给你打个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