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都结束了(3)

小说:[HP]复杂触碰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GinnySue 字数:4235

笑着放开斯。詹斯低头看着她,毫不犹豫吻她的额头。个兄长般的动作,充满无法言说的爱。多次吻过她的额头,但是从未像现样意味深重。

“我们要去吃饭。”詹斯说,握住莉莉的手。“我们要讨论你的离开,想想怎么处理。我和西里斯说那条法律——”

告诉我。”打断的话。

“哦!你今天见到?既然你看去没有磨刀霍霍,也没有十分难过,我可以认为你们聊得……很好吗?”

露出微笑。

“不能再好。”

斯点点头,对她笑

会儿外面见,我们要去下棋。”詹斯对她说。

彼得已经走开,嘀咕着自己要饿死。莉莉轻轻拽拽詹斯的手,点头。

“好吗?会儿见?”

没有说话,只是对笑。

们走开的时候,直站将是她最后次看见莉莉或詹斯。詹斯说些什么,莉莉笑着吻下,见到幕,的心里觉得很愉快。三个人已经走到走廊尽头,正要转弯,詹斯却突然停下来。

惊讶看着詹斯跑回来。又抱住她,她的耳边低声说道:“还有……我觉得你和西里斯是天造设的对。不管别人怎么说,别忘点。因为大家见到自己乎的两个人相爱,并对此无所知时,们都会变成像我样的傻瓜。”

--

来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桌子对面那个熟悉的座位坐下来,耐心等待着,邓布利多壁炉前面踱着步。声,然后去里屋。她独自人待宽敞的办公室里,起身向窗户走去。现发生的事情太不真实

窗户,深吸口气。外面的天气仍然很好,大多数学生似乎都享受们的闲暇时光。将指尖压雕花窗,真想知道她的赫奇帕奇朋友们和掠夺者是不是都外面。

两群朋友虽然不同,可对她来说都很重要。们几乎不解对方,但是总有天,们可能会站阵线,为自己的生命战斗。将目光从窗边移开。她把她的朋友们留个必须努力抗争却难以存活的世界。可是将要发生的事情必须发生,如果不样的话,她的时空里,她所爱的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会活着

等待邓布利多时,她的脑海里直重复着个念头。

她平静下来之后,邓布利多也终于回到办公室。的手中拿着时间转换器。的长指小心翼翼捧着长链,直接过来将它交给。她小心将它接过来,很惊讶它竟然么重。个时间转换器是她人生中的负担。

“我霍格沃茨待么久,你可能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斯泰尔斯小姐。”邓布利多她身边说道。

抬起头,泪水盈盈看着,根本笑不出来。回去真的很糟糕,除失去詹斯、莉莉和她的其朋友们,邓布利多也不她那个年代,是自由和力量的象征。可是

“你还会见到很多人。”轻声说。

邓布利多对她笑笑,眼镜从歪鼻子下来。

“我真希望自己能再和你说些什么,可以真正安慰到你……但是连我都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我只希望你能找到办法……你不会失去眼中的光亮。”

用力吞咽下。

“我看得出来,你爱你里的朋友。”邓布利多继续说道。“你离开以后,我会尽力消除们的痛苦。”

突然抱住邓布利多。老人感激接受她的拥抱,的长袍盖住她的大部□□体。

“是时候。”

们放开对方,邓布利多将的扫帚递给她。看见她的下唇颤抖,于是对她露出淡淡的笑容。

“真的很难。”她紧张说。

邓布利多点点头。

“我知道。”回答。“你想回到哪个日期吗?”

深吸口气,她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她点点头。

“嗯。”

“长针指你要穿越的年数。回到过去的话,你要逆时针转……如果去未来,就顺时针。长针格是年。短针是月份。现月,所以短针就时间转换器的顶端。每转动格是个月。最后是天数,得需要个。”邓布利多指着时间转换器个拨号盘,之前没注意到。“面拨出你需要的日子。”

从没么认真看过时间转换器。之前是麦格调好时间转换器的日期,解决些问题。邓布利多仿佛听到她脑海中的问题,微微低下头。

“我看到你要返回的日期对你没有好处……如果有人要从我里获取信息的话,你会很危险,明白吗?”

点头。

“我有个请求。”说。“你说我必须到达个安全的方……”

邓布利多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想去黑魔法防御课教室。”

感兴趣微微扬起眉毛,盯着她看很久,发现她是认真的。

“相比校长办公室,你到达那里会更安全吗?”

“对。更安全。”

邓布利多没有提出疑问。拿起的扫帚,让她拿着时间转换器,然后带她穿过霍格沃茨的走廊。邓布利多选择学生最少的路线,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好,所有人都出去,还是因为邓布利多是校长,对学校有些不为人知的解。

带着她走进黑魔法防御课教室,轻轻关身后的门。看四周,教室里没有教授。几分钟之后,整个教室的装饰就会完全不同

“我们可以去办公室吗?”

邓布利多还是没有问她什么。带着她来到教授的办公室,用颤抖的手接过她的扫帚。邓布利多从斗篷口袋里把书拿出来,是本沉重的书引出切。她慢慢接过它,仿佛害怕触碰它,她感觉指尖穿过股电流。她嘴唇发干,心跳快起来。

“就吗?”问邓布利多。

没有回答,只是用悲伤的眼神看着她。她从未想到天会到来。1978年待几个月后,从未想过有朝日她真的会回家。可是她并不开心,反而紧张不安。她不知道等自己终于到家后,会遇到什么事情,她不知道战况如何,也不知道谁可能死

最糟糕的是,她不知道能不能把西里斯带回来。

“照顾好们。”鼓起勇气,想到她的朋友们。

她紧张咬着下唇,将时间转换器的链子戴脖子。邓布利多点点头。

“好的。”

她拨动着表的长针,然后是短针,最后表盘拨出数字。抬头看向邓布利多,对露出最后个笑容。

“谢谢你。”

她最后看到的幕是对她安慰笑,接着,她的视线开始扭曲紧抓着扫帚和书,紧紧眼睛,可是没用。她似乎空中飞,头发飞快拍打着她的脸,她想,比第次糟糕多时,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攥紧她的身体。

压力越来越大,她尖叫着睁开眼睛。她觉得很恶心,发出痛苦的尖叫,但是她的叫声没有声音,仿佛时间将它们偷走。纯粹的魔力让摇晃次,两次。她觉得自己的皮肤好像被扯掉,骨头都支出来。

她从没有么疼过,肯定也不会再么疼

的视线模糊片,她拼命想呼吸,但是却喘不过气来,她感觉有什么从鼻子里流出来,是血吗?她害怕意识到,如果切不快点结束的话,她会死的。正当她开始翻白眼时,她落到,双腿也软下来。

她的头重重撞石头板,身体瘫成团。

她的身体抽搐,仿佛又波魔法击中她,慢慢睁开双眼。她全身都疼,脑袋也出血想抬起头,摆脱切,可是她发现自己几乎动不股恶心的感觉涌来,她甚至都没有力气呕吐。

扭过身子,身层冷汗。她的扫帚躺不远处,但她只看到扫帚。她拿住那本书吗?莱哪里?为什么不的办公室?

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的心跳得很缓慢。她真害怕,可也无计可施。

“等我下。”个声音叫道。

不知道声音从哪里传来,但是听去好像和她不个房间。房间她的眼前晃动着。

门被小心翼翼打开,接着传来惊讶的吸气声。

!”

个人呼唤的声音很可怕。令人痛苦、恶心又担忧。接着,她感觉有手摸她的脸,她想皱起眉头,因为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眼睛闭

,醒醒!”

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个人的语调突然改变

“去找校长!现就去!叫护士过来!离开里!”

睁开眼睛,觉得好像耗尽她的全部力气。

,噢,天啊,。”

是莱斯。发现她。像抱小孩样抱着她,能看见歇斯底里的表情。她能看见自己的血染红的浅色衣服,虽然她很疼,可是她觉得很糟糕。毕竟,莱斯没什么钱。

“坚持住,坚持住,们很快就到。”

与她记忆中的莱斯相比,,也不。她的怀里抽动下,莱斯绷紧身体。

“你会没事的。”对她担忧说。

觉得无所谓。她太疼……她突然觉得眼皮太沉,睁不开。她露出淡淡的笑容,莱斯的眉头皱得更厉害

“莱斯。”她轻声说,然后晕过去。

浑身都疼。波疼痛蔓延四肢百骸,猛然睁开眼睛,发出声尖叫。声音房间里回荡,她眯起眼睛,想适应明亮的光线。她正躺张床,又波疼痛袭来时,她蜷成个球。

!”

虽然莱斯的声音很大,可她几乎听不到。但是能感受到的存,她高兴接过递给她的水杯。

“可以帮助减轻疼痛。”说。

药几乎立刻就起作用。的肌肉松弛下来,她觉得不那么晕眩。但是她仍然蜷缩成个球,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她终于抬起头,看向莱斯的眼睛。

用那双大眼睛看着她。她忍不住哭起来,但她不知道是因为药效,还是疼痛,还是离开她的朋友们,还是她终于回家。莱斯的样子老,眼角爬皱纹,头发也变灰,不再是之前的浅棕色,其中夹杂着几缕色。

的脸增添新的伤疤,种感觉不对,因为与离开时相比,去那么疲惫和苍老。她情绪激动,无法呼吸,莱斯对她伸出手。

“没事的,没事的。”

床,她推开。但是没有下去。

她看着四周,呼吸越来越快,脸也哭得脏。她抬头绝望看着莱斯,祈祷的外表能够立即改变。

因为如果的外表不变,如果仍然么苍老疲惫、无精打采,那就意味着她真的离开所有朋友。那意味着詹斯和莉莉死,彼得成叛徒,马琳和多卡斯多年前被谋杀。那意味着西弗勒斯杀邓布利多,而西里斯被困帷幔之后。

她尖叫起来,莱斯伸出胳膊,将她抱怀里,仿佛要保护她。

她怎么能离开呢?她怎么能么轻易离开?她必须回去,她必须最后见次西里斯,她必须告诉詹斯和莉莉她爱们,彼得会愚弄们所有人,伏魔会个万圣节夜晚找到们。

斯的怀里扭动着,想挣脱的怀抱。如果她能挣脱,她就可以回去改变切。如果她能回去,她就不用待属于她的时空

“我还是莱斯。”莱斯轻声对她说,她控制不住抽泣着。“我还是你的莱斯。”

她听到的声音,停下挣扎。场扭斗耗尽她的力气,她软绵绵的怀里。但是没有放开她,她最终安静睡着

第二次醒来时,她不知道过几个小时,还是几天,甚至是几秒,莱斯坐床边的把椅子喝茶读书。她动,立刻向她看去。

“嗨。”低声说,目光直没有离开她。

她觉得莱斯不应该是现样,她不愿意看不应该么颓丧,么老。

“嗨。”她轻声回答。

标记,将它放床边的桌。她警惕看着的动作,去很累。

“你感觉好些吗?”

耐心等着她找到正确的词语回答。

“不好。”

她刺耳的声音没有换来莱斯的回应。只是叹口气,将茶杯放书的旁边。

“你的家人会几周之内到达。”对她说。“我相信你会很高兴见到们。哈利、赫敏和罗恩可能会下个月之前过来。”

她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叹口气,莱斯从座位起来。绕过她的床,她睁大眼睛,发现正向校医院的门走去。

“等等!莱斯!”她嘶哑说,立刻转过来。“你要去哪里?”

“我要让人知道你醒,你是清醒——”

“别离开我!莱斯,别离开我,你现不要离开我!”

她嘶哑说,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没有发觉莱斯跑回她的身边,又爬床,抱紧她的身体。

“没事的,。都结束。你回家。”

,哆嗦着,努力平复呼吸。

“还没结束,莱斯。”她终于说道。

斯没有问她句话的意思,也不想回答无声的疑问。她捂住胸口,想让心跳慢下来,她用另只手抓住斯的衬衫。

眼睛,突然觉得十分绝望。没有西里斯来安慰她,和她说爱她。她只有莱拂去她额头的头发,吻吻她的太阳穴。

“休息吧。”莱斯对她说。“早晨你就会好受多,也会更加清醒……”

的声音哽咽

“再见到你真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