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干爹

小说:黑衙卫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谦持 字数:2500

九河县,万院路上

头戴轻纱一袭素衣的女看见那被贴着封条的周宅,心中不免有些凄凉。

摇了摇头,让己不再想这些事情。

走到那斜对面的府邸外,叩响了大门。

没一会,王拄着拐杖走了来,见到这一袭素衣的女后。

这本还步履蹒跚的老妇连忙拉着这女的手走进院内‘,你可算是让见着了,可不晓得最近多担心你和卓呢’

将头上轻纱取了下来,虽已是妇但其容貌和那一般属于可爱甜美的类型,属于冻龄的那种女

微微笑着,拍着老妇的手背亲昵的道‘家中遭遇变故。大郎与我前些日陷入牢狱之灾,幸亏有相助才让我们夫妻俩能从牢中逃来’

闻言,本还担忧的神情渐渐的高兴起来。

孙不县城,平常对门的这夫妻二经常为己忙前忙后的。到了她这个岁数,很多事情都已经看淡了,怎么进的牢狱和她王有什么干系。

看了看院内并无身影,言问道‘,我们家是被接走了吗’

拍了下己脑门‘瞧我这老糊涂的都忘记告诉你了,这小家伙昨天被接走啦’

看着这番模样,轻笑着‘这可不是老糊涂呢,而是见到太高兴了’

也是笑道‘,你和卓大可放心。被黑衙卫的接走了,那位大路上碰见了你师妹们,从你师妹们得知你家情况后,好像有心要查你们家的事情。

昨天下午那来此我一开始还不相信,打了那

想起来这辈值了,就连那黑衙卫的都吃了的拐杖呢’

说着说着,王都笑了声,甚是满足昨日的所作所为。

她都还想再吃一次那小伙做的饭菜,手艺确实不赖。

对比起那溢脸上的得意,却是想起唐生所说昨夜一位高品武者去过牢房中。

如果那真是黑衙卫的,大郎的事情定能解决。

想到此处,神色激动的问道‘,那昨日可有说带去哪’

还处于刚刚和吹嘘的那种满足感中,听到问话。转过头来正要开口,这七十高龄的老妇却是用力将推倒地。

错愕中的还未明白王的举动,就见王已经身中数的倒向了后方。

大叫声,滑步来到老妇身边。

只是那声再次传来直射老妇,逼的只能向旁躲开。

再次身中数,那精钢之矢一便足以要了这位老妇的性命。

可那士却似调戏一般,不去理会躲一旁掩体内的女,继续搭射了去。

‘啪’

矢再次射中这老妇身体后,尾剧烈的颤抖让这已是尸体的老妇也地上抖动着。

看着那相隔不远的王,紧握着的手掌已经渗了鲜血。

趁着刚刚那,往前扑了去。

就要抓住王时,破空声比刚才还快的一根矢已是将右手钉了地上。

并不理会手掌上传来的剧痛,左手撑着身体往前继续抓去。

‘嗖,啪’俩声

左手抓着王脚踝的地方,一道矢将俩手脚钉了地上。

那蹲立于墙上的斗笠男耸了耸肩抱怨了句‘真是无趣’从墙围上跳了下来。

地上的,看着此缓步走来。

根本感受不到手掌上传来的疼痛,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想将一个千刀万剐。

对待一位老妇他竟敢如此。

再近点,不停的祈祷着此能走的离己再近一点。十步、九步...三步,再往前一步她便有机会。

可这斗笠男三步外停了下来,弯弓搭,近距离的射

俩声矢入肉之声传来,手足尽被钉于地上。

完成己杰作后的斗笠男桀桀的笑着‘不知道有多少像你这般等着我来给你们机会,可机会永远都不是靠别给你’

斗笠男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搭,一射向了脑袋。

‘砰’

这本应射中矢被一个石块打飞去,射进了墙壁之中。

斗笠男反应迅速,急速退后,手指飞快的抽三根矢。

齐发射向那已经刚刚己站立位置的男

竟不去管那射向己身躯的矢。一个饱含气血之力的拳头,一拳砸中斗笠男的胸部,斗笠男顿时跪倒地,口中涌大量鲜血。

食指魁梧的身躯,正立于此身前。

将胸前的三根矢抽了来,暴怒的食指一拳打斗笠男下颚上,那身体顿时悬空。

食指以臂代弓,连续投掷这三根矢。将此了那客堂上的墙壁之中。

眼眶鲜红的食指,努力的平复着己体内涌动的气血。

连忙来到这名女身边,以气血之力稳固此流失过多的气血。

看着这低着头为己输送气血之力的壮汉知道这就是说的那

地上的她,昂起头用己仅有的力气嗑了下去‘求大,快去树湾路的唐府救我夫君’

食指不去回话,眼眶鲜红的他继续按着女伤口,手中气血之力已是催发到了极致。

正要继续磕头祈求。

这双马尾的小姑娘,却是不顾之前食指对他的吩咐从大门外跑了进来。

看见院内的和娘亲后,小姑娘跑的连着摔了好几跤。

咬着嘴唇不让己哭来的小姑娘,吸着鼻断断续续的说着‘娘亲,来帮你把它拔来,痛的话娘亲可要忍住哦,就像你告诉的那样不许哭哦’

看着那咬着嘴唇,忍住不哭安慰己的模样。受此重创都未流下一滴眼泪的她,此时却是昂起了头努力的不让己眼角的泪水滴落来。

努力挤一副笑容后,笑道‘娘可不会哭呢,都可以帮娘的忙了,娘高兴都来不及’

食指一旁看着这场面,心中不停的责怪己。

为什么己不这边住下呢,为什么己路上没抱着跑来。

懊悔不已的食指,拼尽了全身气血之力继续为她续命。

己也知道,现己能活着讲话全凭着这位壮汉。但她担忧的是家的大郎,她忍住一口气,左手向外抽去。

本就勉强靠着食指气血一旁维持的伤口,顿时失衡。再次流大量鲜血。

嗑头于地继续祈求道‘求大,救我夫君,那批能知道我的行踪定然是唐大哥那边有卖了唐大哥。那夫君唐府必然危险万分,求大救我夫君’

看着这趴地上嗑头的女,食指知道她心中已有取舍。

不再过多言语,食指抱起一旁的,直奔树湾路唐府。

——————

周卓铜镜前整理完己这身衣裳。

踏步而,向着府外而去。

门的周卓,看着门外寂静的模样。

周卓便知不用己上门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站立于门口大声而道‘我周卓生于岐国,长于岐国,用于岐国’

话音未完,十名斗笠男从府门前的湖水中跳。手中矢已是带起破空之声,十根矢无一例外全部射中。

周卓跪地用手撑着身体,不让己倒下。

‘岐国皇土之下,我周卓生是岐国。今日吾死于岐国,那也是....’

‘嗖’

一根矢精准无比射中周卓喉咙。

终究周卓这最后的话未能说完,向后倒去。

见周卓已死,外围斗笠男挥动手势,众街道。

等到一路狂奔而来的食指赶到唐府时,外面已是围了一圈等。

心中已有结果的食指,捂住的眼睛,俩快速消失。

他很久没有这么想杀一些了,无关吴小持交待的命令。

看着面前这位小姑娘,食指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道‘喊我一声干爹’

早已路上哭成泪,连着嗑了三个响头。

嘶哑了她本如黄莺般的声音‘干爹’

夜行司的手讲究一个理字。

理是什么,那是夜行司己的标准,也是他们给己的一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