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好人不该死

小说:仙界圣君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米汤不好吃 字数:4448

······

······

青石板上,绿叶旁,陈安和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的座建筑沉默语。

建筑高大森严,门口站着两个侍卫,除了大门外,只偶尔几个高高的窗户透气,窗户外面还铁栏杆层层包围,铁栏杆把阳光切割成几块小块,几块阳光,便牢房里唯一的光亮。

“可找到你了,李大。”一名身穿便服的下匆忙从南面小跑过来。

陈安和听到声音,转头看去,才发现日他来找杨军阻拦他的个下,只因何事而找他。

小跑到陈安和面前,顾上喘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边拿袖子擦了擦汗边:“刚刚宫里的送来的,给李大的。”

陈安和想到了什么,接过锦盒,打开一看,一枚拇指大小的玉玺正安静的躺在盒子里面,通体翠绿,晶莹剔透。

“原来样。”陈安和讽刺的笑了笑,他明白,从他进兵部大门的一刻,宫里的自然就知了,枚官玉也会送到兵部来,而且也么及时。

陈安和收起官玉,看向天牢的大门,里阴暗寒冷,但却远及陈启带给他的感觉,他走的每一步,都在陈启的棋盘里。陈启想让他做的事情受到阻拦了,陈启会帮他清空一切障碍,就像现在样。

可若一天棋子想当棋子了,棋盘,还棋盘吗?

“东西收到了,你下去吧。”陈安和看向下

。”低头,随后便转身走向了青石板路。

陈安和走向前去,拿出官玉对着门口的侍卫:“兵部巡司统领李安和。”

两名侍卫看了一眼官玉,虽惊讶,但还连忙行礼,收起阻拦在门口的武器。

陈安和大步迈向台阶,走进了阴暗潮湿的天牢。

大牢里的过无比的漆黑,压抑,还潮湿,时的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传出,还时时的响起几声惨叫。

而过两边着几盏微弱的油灯照亮,让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陈安和顺着路走到了尽头,停了下来,他面前一座门,门边,关着一个

静静的坐在草堆上,沐浴在小而窄的窗户投射进来的唯一光亮,她白色的裙子略微沾了尘土,发丝稍微乱,但却依旧如初见般高贵。

陈安和刚凑近一点,就被看守牢房的守卫拦了下来,守卫看着陈安和厉声:“如要探监,要拿兵部的文书来才行。”

陈安和知自己被误会了,连忙拿出官玉,对看守间牢房的守卫:“新上任的巡司统领,个犯,该负责审她。”

看门的守卫虽然听新来了个统领,但听到陈安和的话他还敢相信眼前传闻中的,因为陈安和太年轻了。

守卫连忙仔细看了看陈安和手中的官玉,确认没问题,他惊讶,但他还压下自己的情绪,恭敬的行了个礼:“之前知李大新上任的巡司统领,刚才多得罪还请大谅解。”

怪你,下去吧,接下来要审的,陛下要的机密,任何得偷听。”陈安和轻声

。”守卫应,随后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行了个礼,然后转身踏入了漆黑的过

陈安和看着守卫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又感知了一下,确认守卫已经离开,才放心推门进入。

紫苑依旧坐在里,一动动,手与脚上都被重重的铁链束缚着,陈安和甚至能感受到上面还流动着阵阵灵力,传闻中的锁灵铐,可以将一个修行者变成普通的刑具。

“师姐?”陈安和轻声怕打扰到紫苑。

紫苑依旧静静的坐在里,看着窗外,过了良久,她轻声的:“你,即使面对面,时候你却依旧能得知他内心的感受怎样的。”紫苑看向陈安和,目光中带了伤心。

“就像,陪了他么久,现在才知了被关起来原来种滋味。”紫苑的目光中带了忧伤,仿佛责怪自己之前没多陪陪他。

“他为何带你走?”陈安和看着紫苑问他心里唯一的疑问。

紫苑仿佛知了陈安和肯定会问句话,她转过头来看着陈安和:“他他想要做的事情,带着方便。”

“他到底想做什么?”陈安和问

“他走的时候告诉,他会创造一个认可们的世界,所以想他要做的事情,应当改变个世界吧。”紫苑边边笑,脸上都流溢出了自豪的表情。

听到话,陈安和激动,他上前盯着紫苑,极为认真的问:“敢问师姐,如何改变个世界?”

紫苑仿佛意外听到话,她看了看陈安和,面前的白衣少年目光中好似星辰一般,闪闪发光,紫苑平静的问:“你为何要改变个世界?”

听到话,陈安和激动的情绪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着紫苑平静:“在一水世界的时候,位灵族少年,被族活活烧死在了面前,能理解他的情绪,他的举动,某种意义上来,他于其实并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他真的就该死吗?就因为他灵族?”

陈安和坐了下来,带着甘,继续:“在叶家,位将士之女,她爹为陈国赴死,但她爹死后却被诬陷为叛国,如今她陈国的通缉犯,喊打。在一水世界,师姐救一命,可如今却要被问斩。”

陈安和显得义愤填膺,他: “物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可以让别赔上性命,没权没势就活该被欺负吗?如果没百姓,又哪来的陈国?”

紫苑沉默语,平静的看着陈安和。

陈安和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什么,连忙看向紫苑,紫苑异常的平静,只静静的看着陈安和问:“什么时候会被问斩?”

“三天后·”陈安和艰难的

“以咱们位皇帝的手段,现在怕满城皆知?”紫苑再度看着陈安和问

。”陈安和回答

紫苑轻轻一笑,显得毫在意,她再度坐下,沐浴在唯一的光亮下,白色的裙子让她像极了仙女。

“他会来救你吗?”陈安和问

紫苑伸手向光,仿佛在触摸着阳光。

“会,但希望他要来。”紫苑轻声

陈安和想了片刻,靠近紫苑,小声:“师姐恩于会看着师姐去死。”

紫苑听到话稍显意外,但更多的开心,她轻笑了一声,随后也用极为细小的声音:“答应师姐,什么都要做。”

“为什么?”陈安和解的问

紫苑站起身,走向窗边,:“如若一天,你最亲的背叛了你,你最爱的离开了你,你会对个世界失望吗?”

·····”陈安和什么,因为他根本如果真的一天,他会怎么办,他大概真的会对个世界失望吧。

紫苑转头看着迷茫的陈安和,温柔的:“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都要对个世界失望,要让世界改变你。”

“因为,改变世界的方式。”紫苑轻声,语气中带着感慨。

······

······

叶家大院

天刚刚黑,

陈安和刚回来就拉着叶玄进了内院一处平常压根没来的客房。

要救她。”陈安和看着叶玄极为认真的

叶玄听到话挠了挠头,显得心烦,但他还问了句:“为什么?”

“好该死。”陈安和看着叶玄

“还呢?”叶玄以为然。

“她救过。”陈安和回答的极快,仿佛根本没思考过自己要出的话。

叶玄叹了口气看着陈安和,问:“就?”

“就。”陈安和回答

“李安和,你真的后悔?”叶玄在度问

“若真的看着她去死,而什么都做,才会后悔。”陈安和平静的

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一个毫相干的就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傻傻啊?”

“傻就傻吧。”陈安和看着叶玄,平静的

“如果你救了她,你要挑战的,整个皇权,你真的想好了吗?”叶玄再度问

“之前墨倾城告诉,要想世界美好的,就只关注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就够了,自欺欺,但却完全错。可一件件公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也想视而见,听而闻,可到,物为了自己的谋划可以随便决定一个的性命,也许在他们的立场上,他们做的对的,但能认同。”陈安和攥起了拳头。

“如果真的视而见听而闻了,真的就心安吗?连心都安了,还修什么。”陈安和看着叶玄,松开了拳头。

叶玄看向个白衣少年,目光中清的情绪,最后都化为一声叹息。

······

······

春华街

清晨的春华街依旧稀疏的群。

对面偶,几张桌子,几杯茶。

微风拂过茶坊,带来了清凉,也带来一张黄麻纸,黄麻纸随风飘落在一处茶桌之上。

喝茶的一位中年男子随手抓来一看,看了片刻,便知与他之前看到的公告无异,随手一丢,对茶桌上的一位老者还一位年轻:“怎么族会出了样禽兽如的,跟灵族相恋,也活该问斩。”

老者轻饮茶水,随后漫经心的:“虽然她本就该死,但从朝廷次兴师动众的意思来看,想必还另隐情,背后还牵扯着多少事呢。”

老者,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的靠近中年男子:“听前两天,一水学院突然闭院了,按过两天英才宴就要举办了,两天一水学院赶快选取名额反而闭院,肯定隐情。”

听到话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英才宴没看头,年轻一辈墨倾城力压群雄,英才宴没墨倾城的对手。”

吗?看未必。”身穿黑衣的少年平静的喝着茶,漫经心的

话一出,中年男子跟老者都惊奇的看了看之前一言发只喝茶的个黑衣少年,

位小哥,外地?”中年男子看了看少年的发饰问

黑衣少年仿佛并在意自己被认出来,依旧喝着茶,没言语。

中年男子见到黑衣少年的反应,知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他趾高气昂问:“你知墨倾城如今什么境界吗?”

话一,黑衣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位中年男子,以为然的问:“何境界?”

“洞虚下境。”中年男子骄傲的,要知,像墨倾城个年纪的开光境都极其难找,更何况洞虚境。

黑衣少年却以为然,放下了茶杯:“境界提升过快,根基稳,若碰上巅峰开光境,她,也见得能赢。”

“你!”中年男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目瞪向黑衣少年,显然被他眼前的个乡巴佬气急了。

还没等少年话,街对面就传来一阵声响,茶坊的众纷纷寻声望去,原本在路边摆摊的,路过的,都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脚步,往叶家大门望去。

街对面,两座石狮子旁,大门已轰然倒塌,碎成几块,大门门口躺着一位白衣少年,少年好像受了伤,捂着胸口,面容略带一丝怒意看着门里。

门中走出一,看着白衣少年愤怒的:“待你如兄,叶家待你如子嗣,可从没想到,你原来,竟然对的妹妹起了贼心,从今天起,将你逐出叶家,叶家跟你从此没半点关系!”

叶玄话,就决绝的转身走进了叶家大院,仿佛愿多看一眼。随后又几个下从叶家出来,收拾着大门的碎片。

陈安和擦了擦嘴边的血迹,艰难的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围观的群,心想下自己在京城真的臭名远扬了。

陈安和吐了一口血痰,随后一言发的转身穿过围观的群,离开了里。

因为什么?”中年男子解的挠了挠头,但也选择再度坐下,他目光回到了茶桌上,才发现,刚才个黑衣少年早已见。

·······

·······

昨日夜里

“若失败了呢?”叶玄看着陈安和着急的问

大概会被当场击杀,死后,叶家也会被牵连,沐欣,你,灵儿,谁都跑了。”,陈安和走到窗边,双手放到窗槛上,看向窗外的夜色。

“所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要与你们断绝关系。”陈安和轻声

“如何做?”叶玄走过来看着陈安和问

陈安和想了想:“像墨倾城样。”

“做戏?”叶玄问

。”陈安和

叶玄思考了一下,随后再度问:“演戏当然可以,但然后呢?然后你要怎么做?”

“然后···帮手,很多的帮手,至少要上百个,要能分散京城大乘境界修行者注意的数量。”陈安和一边思考一边

“去哪里找?”叶玄问

·······

·······

陈安和走到一处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座高楼的牌子,讽刺的笑了笑,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一天会主动来里,他也从没想到里竟然七杀殿的产业。

陈安和收起了情绪,大步迈进了春月楼。

在远处,屋檐之上,一位黑衣少年正看着陈安和走进春月楼,手扶着下巴思考了起来,能理解。

黑衣少年的身后出现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老者单膝跪地:“禀告太子,英才宴的名额已经委托办好了,届时太子可通过中州书院弟子的身份出席。”

今天被看出外地了。”黑衣少年微皱眉头

老者随即拿出一枚戒指端给黑衣少年:“陈国的衣服早已给太子准备好了。”

黑衣少年接过戒指,再度看向陈安和最后待过的地方问:“刚才谁?”

“李安和,一个陈国前任将军的儿子,如今在兵部做官,还一水学院的学生。”老者答

“哦,嘛。” 黑衣少年仿佛找到了什么趣的事情。

“太子为何如此关注此?”老者问

黑衣少年嘲讽一笑,:“群愚民看出来,但看的出的,刚才在家门口被赶出来的时候,脚步沉稳,哪里像受了伤,而且以他的境界,又怎能伤的到他。”

为何做出戏?”老者解的问

黑衣少年伸了个懒腰,:“等着看戏呗,京城真没啥好玩的,也就茶还行。”

老者仿佛听到了什么,屏气凝神,片刻后连忙对黑衣少年:“禀告太子,刚才国暗卫传音,圣女进宫了。”

“越来越意思喽~。”黑衣少年轻轻一笑,看着春月楼,仿佛他在里便能看到春月楼的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