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登基大典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359

小白还是不相信,心想这之遥说自己化妆,那时间化妆怎可能来得及?要化成陌生方面还得自己长得像,即便长得像,要化好妆没半天下不来。小白说自己不信,之遥也只笑不答。

小白打开黑布包看,这枚印章底下是小篆字,上面雕刻着两条龙,看起来非常漂亮。就问这是什玉玺,之遥说出四名字,小白听浑身打激灵,才知道这是就是大名鼎鼎几千年来天下第玺。

他不敢相信道:“历史上传说这玉玺早就失踪,怎会相隔千年又出现在这,这说不定是假吧?”

之遥道:“这是大将军去大漠深处追击蒙古军队时候,偶然所得,得这玉玺过程可非常不容易,这玉玺又被下血咒,所以直被皇室秘密相传。这王家与朝代皇室关系,这玉玺在他们家出现,才是最合理。”

小白听后仔细把玩着这玉玺,心扑通扑通地跳,虽然这只是枚印章,但它承载太多历史,所以才珍贵无比,想象着那多传奇古代皇帝曾经摸过它,多少皇帝想得却得不它,小白把玩着这玉玺,不禁感慨那些皇帝当年不可世唯我独尊,哪曾想这玉玺几千年后又会落呢?

之遥看小白笑道:“看你这两眼放光,是不是也被这玩意迷心窍?”

小白道:“这东西又不能吃,其实也没什用,俗话说黄金价玉无价,玉就像是古玩,对于不懂来说文不值,对于玉痴来说却是天价,只是这东西被无数抬高地位,它对我没任何用处,无论什社会都是靠武力说话,得它也不意味着就能当皇帝,只是可以自己在家抱着做皇帝美梦罢。”

之遥摇头道:“你不知,得这东西说不定真能当上皇帝呢。”

小白道:“现在这社会,皇帝都没别国家保留皇帝虚位也只是做做样而已,得它顶多值锦旗,拿红包而已,它最终命运还是呆在博物馆,怎可能当皇帝?”

之遥道:“你不知其中奥秘,算,不跟你说,还是我拿去吧,我得回去交给婆婆。”

小白道:“交给什婆婆?她要这东西用?”

之遥道:“这东西很邪气,也许对天下都是无用,但对王家族却极大用处,万不能落他们家手,我千辛万苦找它,可能会救很多性命呢。”

小白听更是觉得云山雾绕,说道:“哎,随你们怎处置吧,我们还是想想明天晚上怎逃出去吧。”

之遥道:“切不劳你操心,包在我身上,你就等着我消息,跟我走就行。”

之遥取玉玺就回去

小白在床上躺着,想明天晚上要离开,忽然又些惆怅,不知道为何,思前想后才知道自己想还是那独孤氏,也就是自己师父,但又想之遥给自己看那牌位,心想独孤氏也许真不是类,自己还想念她干嘛呢?

第二天早起床,腿上伤已经好差不多,只是用手摸去还点疼,但走路也不碍事。

很热闹,红毯直铺门口,两边架起火炬,整装点新,仆们忙来忙去,小白转转觉得百无聊赖,就回房间等天黑。

等天刚黑时候,独孤氏那小丫鬟送来盒点心,就说句“这是独孤夫送来,请公务必细细品尝。”

小白不解她为何给自己送点心,打开盒,发现面是几,小白取出慢慢吃,觉得味道不错,是种自己从来没吃过口味,当吃第三时候,发现面没馅,而是片纸条。

小白这才领悟丫鬟让自己细细品尝意思,纸条被卷成细细条,小白仔细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已查明,小心之遥。”

小白看这纸条,脑袋嗡下,心道:这纸条是独孤氏送来,只是不明变她为什说要小心之遥。那“已查明”又是什意思,她要查什

小白这时又慌忙打开第四,发现面只是馅,又细细翻找,也没发现其他纸条,小白想自己师父独孤氏,真是又爱又怕。

先不说她是是鬼,单单想起那天她命把自己往冰水溺,就让自己回想起来非常后怕,但又觉得她貌美无双,种和这格格不入气质。

小白心道,先别管之遥值不值得相信,且先跟她逃出园再说,大不这园就跟她拜拜呗。

小白想就踏实,然后就安心地等之遥过来,半夜也不见之遥过来,整静悄悄,漆黑片,小白心想该不会之遥抛下自己吧,这也太不够仗义,自己虽然没帮她什大忙,但也起码出力。

小白越等越心焦,坐立难安,看看时间已经过十二点,索性干脆出房门,自己去园看看去,如果顺利话,自己溜也不是没可能。小白独自在园走,发现园点光都不见,心道,不是说今天要举行什大典?怎漆黑片不见动静?

小白越走越觉得奇怪,平时热闹闹现在静悄悄黑漆漆,天上不见月亮,也无半点星光,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他心正疑惑,等眼睛渐渐适应黑暗,才看见这院好像站满满,自己又差点撞上去,登时吓得我腿软。

原来是刚才小白眼睛不适应黑暗,所以没看清状况,再细看,这些都穿着古代衣服,动不动,黑压压片,好像僵硬样。

小白疑心这些都是鬼,感觉自己好像进鬼窝样,他便蹑手蹑脚沿着墙根走,生怕打扰他们,希望能找之遥,如果找不便打算赶紧溜之大吉。

家确实大,小白怕走迷路,正迷茫中突然间,礼乐齐鸣,整瞬间淹没在片音乐声长长号角、沉闷鼓点,声音低沉而宏大让不寒而栗。

这时,声音拖着长长音,喊着什,像京剧台上唱腔样。这阵势把小白吓跳,难道王庆典都是不开灯吗?

正想着,忽然,这声音上扬,似乎说“——叩——拜”什,只见周围都扑通跪下,园灯火全燃起来,非常刺眼,像白昼样。

小白这才看满满都是,中间红毯两侧跪着是穿着官服,园四周都是手持大刀长矛士兵,众多丫鬟仆也俯首待命,整就小白站着,小白点不好意思,但是小白心想自己又不是他们家族,又拉不下脸下跪。

眼前这阵势宏大,小白不自觉地腿点软,因为中国从众心,小白只好先蹲着。

只见园雕栏玉砌都挂着红灯笼,四周又燃着圈熊熊火炬,张灯结彩,焕然新,红毯直延伸向远方宫殿,这宫殿大概4层,红毯也拾级而上,直延伸宫殿最顶层,上面都变成点那大。

古代就是高,虽然只四层,实际上得十来层那高。

这时候,年轻身穿金黄色龙袍,缓缓走来,这不是王?看情景,小白才知道原来这是王登基大典。

你别说这龙袍确看着霸气,用上等蚕丝制成,上面纹着九条龙,象征着中国古代讲究“九五至尊”,王穿上它后整也瞬间威严高大起来,他脸严肃,脸色没表情,缓步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