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乌婆婆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411

:“的,他们精神受到严重的损害,已经会说话,做事也都非常奇怪,喜欢吃些蟑螂啊,老鼠蜥蜴些的,其实他们还活着,只口味同罢。”

白吃惊:“世界上还能有类人?怎么可能呢?他们什么病么,怎么嘴巴里都烂糟糟的?”

遥笑:“如果让你整天吃那些干净的东西,你嘴巴也会变成样。”

白吓得自觉地摸摸自己的嘴唇,更敢相信他们活人。遥说:“等会我带你去婆婆家睡,我的房间还很干净的,你里睡估计也习惯。”

等吃完饭,遥带白来到婆婆家,个普通的瓦房院落,遥开门极其并对:“婆婆年纪大,睡眠太好,我本来想和你起睡那大娘家的,就怕打扰到她,你定要点别发出声响,否则婆婆听到又要骂人。”

白点点头,俩人走进遥的房间,房间非常精致干净,窗户上贴着窗花,墙用木头盖的,整个房间有股古朴的木头的清香,床铺被褥也非常干净,梳妆台上摆着镜子,总明窗净几的闺房。

白松口气,遥脱外衣躺下对:“赶紧睡吧,太晚,睡几个时天就亮。”

白很想到底遥同头呢,还头,遥仿佛看到白的迟疑打趣:“怎么?还怕我吃你么?”

白笑笑,就遥旁边躺下,闻到股女孩儿身上的脂粉香气和清新的体香。遥好像无意似的,头放白的胳膊上,转过背沉沉地睡去,白开始猿意马,但实经历太多,感觉太困,也睡

夜里白做个梦,梦见村子里的人都死人,些死人像活人样吃饭,干活,睡觉,但他们都死,他们见到活人,也会把活人变成和他们样;村子里的人都张牙舞爪地起来抓自己,白赶紧跑,但腿怎么都跑快,但却感到身后的村民却跑得飞快。白急的满头大汗,急如焚,终于他被村民抓住些死人抓的抓,扯的扯,齐涌过来,将他淹没。

猛然间,白恍然惊醒,醒来的瞬间,白看看天花板和房间四周,开始还以为自己还住那个破旧的出租屋里,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忘记些天发生的事情像做梦样。伸开腿蜷缩的双腿,见遥还旁边酣睡,才想起来最近发生的么多事。

白觉得腹内翻滚,想上厕所,但遥还枕着自己的胳膊,翼翼地将手臂收回来,遥翻个身又将胳膊搭白身上,白又翼翼地挪过去,尽量吵醒她。

地下床,忽然见遥的布袋还旁边,时候他底有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拿钥匙直接逃走呢?

想到里,里扑通扑通地跳,摸到串冰凉的钥匙,翼翼地握住,尽量发出声响,再地开门,就路飞奔而去。

走出门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白先找个草多的地方拉滩稀,拉完才意识到自己刚急没带纸,就找写干草、石块来代替,但干草拿手里没感觉,用的时候才知草的威力,草上带着倒刺,顿时觉得某处阵火辣辣的。

正要走忽然听到个熟悉的叫声,白转身看,吓得个踉跄,急忙往后退,眼前知从哪里冒出个怪物,和那王子家的黑漆漆的怪物样,只个头点。

怪物难从王子家路追到里?鼻子也太灵敏

借着月光,怪物步步向白走来,龇牙咧嘴,看起来非常凶猛,白害怕至极,连连后退,正要叫救命,怪物下猛扑过来,突然他脚踩到地上的污秽,它低吼着向后退两步,脚地上反复摩擦,好像要擦干净,白趁个机会,转头就像汽车跑去。

那怪物也追,路跑到汽车那里,掏出钥匙开车门,忽然才发现自己拿错钥匙,拿的竟然大娘家的门钥匙,并非车钥匙,白懊恼已,只好悻悻地返回房间,想着再找车钥匙,但又担么久遥会会已经醒

回去的路上,白没见到那怪物,偷偷钻到房间里,房间黑漆漆的看清,白故意站会儿,遥钥匙起床,就说自己刚去嘘嘘,如果遥还熟睡,那自己就再慢慢地找钥匙。

白屏气凝神站会儿,房间里见动静,他才又偷偷翻遥的布包,翻会儿,摸到车钥匙阵狂喜。

白转头就走,正被遥撞个脸对脸,白吓得筋骨酥软,遥面无表情,冷冷:“你想到哪儿去?”

:“没,没去哪儿,我半夜睡着想出去走走。”

:“那你手里拿的钥匙要干嘛?你想辞而别么?如果你真的想走,我拦你,你为何跟我说呢?”

白叹口气:“说实话,村子里实太可怕,我确实想走,对你帮的大忙,我实非常感激。”

:“你如果真要走,就等明天见过婆婆后,我再送你走吧。此后,你我别再见。”

白急忙:“你说的什么话?我们还朋友嘛。”

俩人再睡觉提。

第二天,天光大亮,白才起床,遥早已早起做好早饭,让白吃点早餐,说:“等会我带你去见婆婆。”

几天遥反复提到婆婆,白本想问但又各种情况下没有开口,白忍住问:“你总跟我提起婆婆,她什么人?为什么直要见我?”

:“你认识她,她可却认识你,她念你很久,你等会见到就知。”白很疑惑自己竟然名声外,遥收拾碗碟,就带着白去里屋,:“等会你见婆婆,要乱说话,她问你你才说,要问,你千万要乱说。”

白点点头,婆婆何方神圣,搞的跟皇太后似的。

穿过院子,走到里屋门口,遥先让门口等候,:“我先去里屋跟婆婆通报声。”

里面另个年轻的女孩儿的声音传出来:“把帘子拉上,别吓着孩子,让他进来罢。”

门口听到说话声,:“难婆婆长着犄角,竟还说别吓着我,难吓大的么?”

转身进去,以为婆婆身边还有其他年轻的丫鬟,刚那年轻女孩的声音丫鬟说的,走进去看却发现却没有其他人,眼前有个白布帘子,帘子背后坐着个人,想,那想必就婆婆

婆婆:“家里还有什么人?”

声音婉转清脆根本个上年纪的人说出来的,白听十分诧异,想难婆婆有永葆青春术,声音如此好听,说定人也样美貌动人。

白悬着的就放下,但个问题却问住白,白因多年没回去,也知家里情况如何,家里人还,只好如实说。

婆婆听十分诧异:“你怎么竟自己家人情况,父母远游,你难想回去看看么?”

话说白的坎上知自己些年浑浑噩噩的像梦游般,放佛忘记自己还有家人,有时候白也对自己痛恨已,为什么自己就没想过回家趟?白沉默语,但里却对婆婆有几分好感,老人看来还很懂得孝的。

婆婆又让遥送白回家乡去看看,接着就让白出去

:“婆婆要遥给您沐浴?”

婆婆:“你去打些水来吧,最近感觉皮肤干燥的很,又干又痒,挠身上的皮就往下掉,记得采些花瓣来。”

白听到里头皮发麻,婆婆怎么说自己身上的皮往下掉?皮掉人岂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