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章:青葙子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355

遥找一些青葙遥说没问题,又说:你万可用独孤氏的方法治疗,这寒冰会让人气血全无,普通人无法承受这样重的寒气,壮汉也吃2粒,身体会受到湿寒气入侵,那时候就活长久

听到这话更吃惊:可吃完后感觉却是很好,身体清爽,没前两天烦躁闷热的感觉。

:“这只是表象,这至寒物对身体伤害极大,给你指一下这里,你看看疼疼?”说着便伸出手指指一下的腹部的一个位置,马上哎哟一声感觉疼痛难忍,额头上汗都出,但因为吃那冰药丸体寒的缘故,瞬间汗又消失

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寒气进入你的腹内,从上往下沉,假如沉到关元、中极两穴,恐怕就无药可医。”

听到这里还半信半疑,遥见桌一个盒,伸手将这盒拿在手里,打开一看:这是她给你的另一粒是么?还是赶紧扔吧,万一你身体出现什么好歹,王他们该问罪们这些下人

连忙制止,但遥手快,拿在手里卡擦捏成粉末,撒在地上。

心里些恼火问:你怎么把它捏碎

:“只知为公身体着想,没恶意。”说着,赶紧低下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敢抬头看虽然些恼火,但看她这样心也软,毕竟自己也半信半疑。

第二天,遥拿一些青葙,用火点着,然后吹灭,火星冒出一阵阵浓烟,把这烟在胸前熏熏,这些眼睛好像都害怕被熏似的,一颗颗都闭上

看这初成效,也觉得如释负重,遥说,只要每天坚持熏一次,过几天就好

一些感谢的话,遥低头缓缓:“只要公遥的心思就行。”

这恍惚间放佛明什么,前只见这丫鬟俊俏,但也没太多非分想,今天看她的确是对自己好,隐约也挺感动。

知怎么回答:“额,那个,也非常感谢你。”

:“要的是你感谢。”

觉得好笑:“那你是要怎样呢?”

遥害羞地说:“你怎么非要说么?你心里应该知的。”

:“,但可能,而且已经对其他人。”

些气恼,“你说的是谁?是那独孤氏么?你对她意,她可对你意么?而且,你忘她那时想要溺死你?”

忙问“那天的事你怎么知的?”

:“那天的事,们这些下人早就传开,哪透风的墙呢?她那时想害死你,这还够明显么?你只爱慕她身份高贵容貌美丽而已,却们下人多看一眼。”

这话说的脸上些发烫,要她要胡说。

遥继续:“王家规非常严,你们断无可能,你也要妄想。可要忘会被浸猪笼哦。”

忙说:“你可要乱说,是对独孤氏意。”

遥说:“只怕浸猪笼都是事,还更可怕的呢。”

忙问还其他什么可怕的事,遥低声:“你知么?独孤氏可是人!”

听到这里惊讶的下巴快掉下:“是人,那是什么?”

遥说:“她是鬼。”

听到这话被吓一跳,更敢相信说:“你是说她是疯么?怎么又说她是鬼?”

遥说:“前因为怕你相信,所以没敢直接告诉你,现在看你对她陷入已深,只怕再告诉你真相,你以后必定会遭大祸。你如果信,等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去看看就知”。

说着遥将青葙叶放到一旁,说晚上会带着去。

虽然太相信遥说的话,但此时此刻已经被震惊地说出话,只想赶紧看看遥说的是什么地方,只是内心很怕真如遥所说的那样。

这几天王家也没再派人催给老爷治病的事,所以便无所事事,一心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又因自己胸前长的眼睛而留下想办法,现在又加上与独孤氏和遥的纠葛,就更是一团乱麻。

一整天都没事干,就在屋里玩手机,心里却想着事情,无法静下心,只盼着天黑。

容易盼到黄昏,天色渐晚,乌云蔼蔼,起雾,这时才把遥盼,她身穿一袭黑衣,显得英姿飒爽俊俏可爱,一双手拉着,宅后面走,宅后面是一片园,里面花团锦簇一股异香,草已经长得没过膝盖,花园的门锁已经锈迹斑斑,很久都没人进

遥低声说:这门锁住怎么进去,要砸锁么?

:这铁栅栏并高,砸锁肯定会被发现,们就从这里翻过去吧。

遥说:倒没问题,只是怕你能行么?别翻的时候崴脚,想再出都难

遥说:你先别说大话,你只顾你自己就行

说着遥让先爬,以前锻炼的也多,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只是这栅栏上都是一个个竖起的铁刺,铁刺很长且弯向外面,爬的时候异常心,在翻的时候,生怕一脚踩滑,男人就会变成女人。

翻过去,想在下面接着遥,让她也心点翻过,转身回看却见她的踪影,四下看看,忽然肩膀被人拍一下,把吓的浑身一个激灵,转身看到遥笑嘻嘻的说:“笨蛋,可比你先过呢。”

看到遥竟然比自己先翻过去,非常解,看遥是一个弱女,如何身手这么敏捷,问:“你怎么这么快,刚都没看清你。”

:“笨蛋,你爬的时候,直冒汗,胆都吓裂吧?那敢抬头看?早过。”

禁对遥暗自佩服。

俩人再向前走十几米元,就见一个宫殿,这宫殿蜘蛛网密布,看已经年久失修,俩人迈步走进宫殿,黑漆漆的,遥用火石点燃一根松枝,做成一个火把,看到宫殿的正中央是一个高台,台阶是直通高台顶部的,绕过高台发现宫殿的正中央祭祀着几个排位,遥用手一一拂去排位上落灰尘,其中一个排位上写的正式独孤氏的名字。

看到这里就傻眼,这排位上写的明明,的确是独孤氏的名字!

他已经说什么,只是觉得如晴天霹雳。

:“这个家族可邪气的很,知干多少罪恶的勾当,你想和一起逃出这里么?”

已经无心再留在这里,虽然前早就想走,但一则因王放自己走,二则是自己胸口长眼睛,又因拜独孤氏为师,所以才拖延至今,现在人说要和自己一同离开,当然是愿意的。

点头连忙说:明天一早可以走么?

:这是一个外界根本的地方,想从这里逃走得计划周密才行,这里围墙高,每个大门都人把守,想溜出去极难。

吃惊:那怎么办?们要一直被困在这里么?

遥说:也是完全没办法,过几天王家将要举行大典,那时候这里人会忙的团团转,又会很多干净的东西,看守就会松懈一些,那时候们再趁乱逃走。

听到这里暗自佩服这个,心想她心思缜密,又是这里的内部人士,听她的一定能成。

遥又说:实相瞒,这里还要寻找一个东西带给婆婆。

问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玉玺,这玉玺非常重要,它是们家的,但祖上被他们掠去,们家几世几代才寻得下落,但要想得到这印章,还得您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