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章:胸口长眼睛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184

小白听到话更是怒从心起,想到朗朗乾坤,现代个时代竟然还有人能敢做出恶事而受法律制裁,觉得十分可怜。

小白:“我定会帮你,但我会趁人之危。”

道:“白公喜欢我?”

小白连连否认道:“你美若天仙,我当然喜欢你,但你也得也喜欢我才行,否则,我就和王他们又有什区别呢?”

没有话,伸手抓住小白手,小白浑身打个激灵,只觉得她手指纤细,有点凉凉,但细皮嫩肉,滑滑腻腻

小白时候儿头都酥,听到作为王家族举足轻重人,想到竟然对自己出托付终身话,想到仙女女孩,自己朝思暮想人,竟然对自己有意就更开心

道:“我并没有骗您,为表明我真心……”着,她轻解颗纽扣,酥胸微露。

小白脸此刻都红,尴尬地想:没想到看似冷若冰霜,非常高傲,原来开放。

小白尴尬地:“好意思呢?”刚完又觉得自己虚伪,想当然是想,但口却句话。

便拿起小白手,放在自己胸前,小白此刻魂都飞到九霄云外

时候,道:今晚我得走,明晚再来,否则要是被人发现,那就闯大祸

小白点头好,恋恋舍地看着她精致脸,她用手帕擦擦残留泪痕,转身而去。

小白个人在房间里,许久睡着,直都在想着她,小白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好纯洁女孩,即使自己付出生命来保护也在所惜。

晚上,小白做许多美梦,床上也留下片污渍。

第二天,王邀请小白去赏荷花,俩人在凉亭里坐着闲谈,王,如果还能救活他父亲,就只有最后个办法,时间

小白问,所谓“最后方法”指是什

是眼中含泪,喃喃自语道:“方法非常狠毒,可怜我父亲,切都是命!”

小白听到里,既疑惑又恐惧,想安慰王却又知道怎安慰,最后:“既然您已经有别方法,那,那可以放我回去吧?”

答道:“现在还能放你走,你走个园,倘若你走出去,必定会到更危险境地。”

小白听到儿又气又觉得好笑道:“我安危,必你们操心,我自己认命行?况且难道你们真是为我好?”

道:“实话跟您,我们保护你安危完全是为帮你,你生死关系到很多人命,有很多人想要找你。”

小白道:“你要就直吧?听我云里雾里。”

在适当时机定会告诉小白,只是现在还是时候。

俩人谈话最后欢而散,小白回房间路上又遇到之遥,问她住处在哪儿?

之遥笑道:“你问她住处干嘛?有什企图?”

小白连忙解释道:“我,我就是随便问问,只因为白天都没怎见到她,所以觉得奇怪。”

之遥撇撇嘴道:“你昨天白天还见到她?怎你看上我们家太太?你可要小心呐,要是被发现可是要浸猪笼!”

完之遥笑盈盈地看着小白,眉毛弯成月牙状,几句话小白汗涔涔,但见她只是开玩笑并无恶意,就:“你要取笑,我是真有事。你来我屋里我送你点东西。”

小白进房间,从那箱钱中取出几千块给之遥,算是好处费,之遥白:“小气鬼,大箱,就给我点,你叫没诚意。”完,她有伸手拿两沓,:“房间可是什人都可以去,我可以指给你看,你想对她,我可以给你捎个信,但你万万可自己偷偷去见她。”

小白听后自然万分感谢,面对钱财损失,虽然心有点隐隐作痛,但又想到些钱还没装进自己口袋,到时候自己跑时候,也只能带两沓走,想就心疼

小白让之遥帮忙传话,希望晚上再来,之遥包在她身上。

之遥告诉小白房间,小白白天去她房间附近转悠,希望能睹芳容,但无奈没见出来,又想到之遥告诫,能自己去看她,最后只好悻悻地回到自己住处。

又到晚上,小白坐立安,心想万自己事情败露,会会真被白家浸猪笼,他隐约觉得是平凡人家

晚上,又敲门进来,次小白自然多看着他笑道:你怎使唤之遥小丫头给你传话,种事竟然还跟外人讲,害臊。

小白道:我是太想见你,又实在没有法才病急乱投医,但馊主意也让你来

道:今晚比较特别,可以在你房里久呆些时间,只要天亮之前回去就行。

里,小白隐约觉得会发生些什,心扑通扑通地跳,道,我虽然与那王有夫妻名分,但无夫妻之实,现在还是处之身。

小白听到里吓跳,难以置信地想道,可能呢,除非那王举,或他根本就是个gay。

道:我和他婚姻注定只是种形式,也注定会发生那种事,都是前世注定,你我都没法改变。

俩人都聊着,然后吹灯休息,俩人相拥时候,小白才知道原因,原来穿着貞懆带。

小白没想到现在个时代竟然还有个东西,小白看着貞懆带用种黝黑金属制成,上面有各种奇异纹路,看着非常邪气。

小白只是在些特殊古代影视剧里才见过物件,愤然道:“他们为何样对你?”

道:是我很小时候就穿上,因为我有些特殊能力,所以才会被要求穿上。

小白解地问道:什特殊能力?

答道:只是我母亲传授给我些花架,并没有什稀奇

小白又问:那王家他们没有钥匙

道:钥匙已经被毁

小白仿佛是烈火,但干柴却被套上层防火罩,怎也燃起来,俩人则蜻蜓点水般地过夜。

凌晨4、5点,便起身,仔细梳洗头发,穿好衣服,开门而去,时候天还未亮,园里静悄悄,小白能送你笑道,你是怕浸猪笼是是?

小白连忙让她别瞎,看着她远去后就回床睡个回笼觉,觉睡到中午,小白起身觉得胸口痒痒,挠几下,便接过又个新丫鬟送来水,洗把脸。

点早点,小白还是觉得胸口有点痒痒,便掀开衣服看,觉得好像胸口上有颗颗芝麻粒大小点点。

小白心道难道是胸口上有粉刺

下午才发现,胸口上小黑点变大,好像有绿豆粒那大,黑黑,有几十个聚集在那小片地方,好像还会流出少量液体。

小白吓得腿脚发麻,再仔细看差点昏倒,些黑洞突然动下,原来些并是小黑洞——

而是颗颗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