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老鼠蟑螂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351

白见她说话,又说:“大娘,您肯定累了,……就自己拿钥匙去开门了啊,开完门再给您送回。”

见大娘没任何反应,白边说边慢慢蹲下,手伸向钥匙,眼睛却盯着大娘,生怕她突然做出什么可怕的举动,几天白见到的怪事少,所以心里一直有防备。

钥匙的绳竟然用很结实的粗纺线系着的,线很脏,绳结又很老很陈旧,极其难解,白满头都汗,想找刀隔断,眼下又没工具,又怕动作大了惊动大娘。

白正解的心里焦急,突然一抬头,发现大娘转头看着自己,顿时吓的浑身酥软:“……借用用……用用就好。”

大娘却依然没反应,双眼无神,用眼白盯着他,白心急如焚,最后总算解下钥匙,连滚带爬向大门跑,边跑边想,一屋人难死人么?

可怜白刚才急急忙忙要进,进后又急急忙忙要出去,人生也许就样。他打开门锁,侧身出去,却与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

白抬头一看,竟然,心一下提到嗓眼,之竟然还没走?白衣女人见了,眼下那个熟悉的之

嗔怒跑哪去了?好找?怎么突然丢下一个人就跑了?

白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遭遇也实在够曲折离奇,一时半会解释清楚,就只好苦笑:“开玩笑呢。”

:“还笑?一个人留在车里,还以为嘘嘘呢,哪曾想一下车就没了踪影。”

白弱弱地问一句:“刚在车里的人啊?”

:“还能谁?坏掉了?”说着,之用手摸摸白的额头,以确定他没有惊吓过度说胡话。

白此时又遇到前日里那熟悉的之,心情稍微放松了些,开玩笑:“没什么,还以为鬼呢。”

突然收住了笑容,白见她手里还握着那个滴血的簪,吓得自己魂附体,后悔自己说出样的话,之默默地说了一句:“以后要开样的玩笑。”

白连忙点头,之又说:“户人家邻居,时候对可好,婆婆就住隔壁,婆婆家地方就在家睡吧,明天再带去见她。”

白听到话,腿由得感觉有些发软:“之能找棵大树睡一晚,今天太热想睡大树下凉快凉快。”

:“怕晚上打雷劈死?说的什么话,有房睡为什么睡外面?”

白低声:“家人正常啊,一家三口都说话的,见就像空气似的,还有那个大娘有时候就用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心里发毛啊。”

:“家人确实精神太正常,但他们都好人,只说话而已,在里多年了,村里人都知的,第一次见难怪怕,,要今晚陪睡?”

白对之的害怕还未消除,对之个要求踟躇定,之又说:“怎么,连也怕?”

白连说,只好乖乖地返回大娘家,之说:“让他们给做些饭给吃,么长时间没吃东西,也该饿了吧。”说完之就转身离开,说自己晚点再过,先回去看看婆婆。

白回到大娘的客厅,却发现大娘见了,那男孩也见了,只有那老汉还睡在床上,又听见厨房里有动静,白起身去厨房门口看,发现大娘正在做饭,而那孩在烧火。

白心里稍微松口气,心想一家人看确实只精神病而已,只说话,做起事倒蛮符合逻辑,还知给老做饭吃。

白就在客厅尴尬地坐着,户人家非常安静,只有厨房有锅碗瓢盆的声音,声音越发显得刺耳,过了十几分钟,孩端一碗菜上,放在桌上就回厨房去了。

只见眼前的什么肉,黑乎乎的,都炒焦了,隐约还有一些腐臭味,闻起令人作呕,白皱起眉头觉得家人或许并人,具体什么他敢乱猜,但大门已经被之从外面反锁了,想走了了。

饭菜陆陆续续地送上,仔细一看却都油炸死耗、爆炒屎壳螂、清蒸蜥蜴之类,每样都黑乎乎的,而且都有腐臭的气味,大娘和孩都站在一旁看着白,白尴尬地看着菜,笑了笑说:“饿,吃了。”

大娘动声色地将菜又向白跟前推了推,仿佛说一定让他吃,白举起筷夹哪一样,最终夹起一只屎壳螂,想忍住放到嘴里,却没有办法做到。

孩却在一旁狂吞口水,白灵机一动把屎壳螂夹给孩,孩张开嘴嘎吱嘎吱地像嚼蚕豆那样吃完了,脖一仰咽了下去。

孩张嘴的时候,白借着油灯的光看了孩嘴,只见他牙齿发黑腐烂,嘴里有粘液,整个嘴巴里面都黑乎乎的,大口大口地嚼起,嘎啦嘣脆吃的非常香,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时候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飘过,知男孩绝对人,心想完了完了,下成了瓮中之鳖,后悔没有听师父独孤氏的忠告,在荒山村里,真的叫天天应叫地地灵。

大娘看白愣愣的害怕的样,也没再管他,就径自坐下跟男孩一起大口大口地吃起,撕下一个蜥蜴腿递给男孩,蜥蜴肉极其油腻,都大团的饱满欲滴的脂肪,将大团的白肉往嘴里塞,俩人吃的满嘴油汪汪。

大娘虽然双眼无神,但吃起会抓错食物,一张嘴也里面烂糟糟的,白心想家人一定得了口腔疾病死去的。敢乱动,也说话只盯着娘俩吃东西。

了一会,俩“人”已经将桌上的食物都吃的差多了,大娘便去那老汉的床上睡觉,男孩带领白去睡觉。

到一个房间,男孩掀开被,下面成堆的蟑螂四下乱窜,男孩赶紧用手抓蟑螂,抓到就塞在嘴里,又咯咯地笑起,然后用手拨拉一下床铺,就上去盖被睡觉了,然后也示意白也躺下

白只好忍住鸡皮疙瘩心翼翼地躺在床边,和衣而卧。

突然时候有大门的声响,白赶紧起床去看,原走进白像见到救命菩萨似的连忙迎上去:“家人人啊,多久没回家了?他们,他们都……都赶紧逃吧!”

时候已经紧张地胡乱说了几句,就要拉着之想大门走,之说:“先别急,去看看。”

走到堂屋,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气愤骂:“们都给爬起们给客人吃的什么东西呀,真的越越过分了,款待人要用点脑好?”大娘和男孩一骨碌爬起,见到之都作出一副害怕和恭敬的样

俩人又跑去厨房要重新做饭,被之拦住了:“哎呀,算了算了,去给他带点吃的们赶紧睡了吧。”

走出去对白连忙:“哎呀,忘了,家人脑太好,去婆婆家带点吃的过一会儿。”

白还想问什么,之已经走开了,白愣在原地等之,虽然内心对之也有非常多的疑问,但相比之下家人都人人鬼鬼的样,之真的太好看了。

一会儿,之端了两碟菜过,还有几个馒头,之收拾下桌,摆上菜让白吃起才意识到自己也真的饿了,就大口吃起,吃了几口问之:“他们都怎么?难成都僵,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