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怪面仪式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280

看到眼前情景,小觉得不可思议,这封建王朝都灭亡几百年了,登基有卵用?只觉得这家可真是自欺欺

王子迈步上台阶,每走台阶跪拜次,礼节非常繁琐,小这才看到原是老叔叔在那里叫魂似主持典,不得刚才喊话那么恶心。

在王子走到最高点后,众官员又反复跪拜,不知道这些官员都哪里,平时王子家只见有些奴仆,不见这么多士兵和官员,夜之间竟然了这么多

宫殿前有台子,上面燃着熊熊火,有些带着狰狞面具浑身黝黑,在上面以姿势跳着舞,氛围变得诡异起

刚才都可以理解,但眼前画面看起,却不像是登基典,怎么看都像是邪教什么仪式,而且这面具看起有点异。

感觉这面具舞蹈绝不是什么汉传统,倒像是少数民族祭祀......

再仔细看这些“”其实并不是,他们浑身黝黑,枯瘦如柴,小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在后花园看到物!

王子家族典竟然让这些物带着面具跳舞!

它们难道还保存着类思想么?

耳边鼓点愈快,它们张牙舞爪也跳越激烈。

舞毕,只见上去几士兵,把其中两跳舞物抓起,用铁链将它们捆绑住,这东西开始喊叫起,声音如婴儿在哭,令不忍听……

接着,扛着刀,身材魁梧汉,走上舞台,声,手起刀落瞬间将这两物头砍了下群中这时候发出欢呼声。

黑色血喷了出,站在士兵赶紧用碗接着,然后递碗给已经走下王子手中,王子看了看众,众跪拜,王子饮而尽。

看着这情景,小不由觉得胃里阵恶心,这血竟然是黑色,而且他们凄惨叫声像婴儿,让听着都揪心,场面惨烈不忍直视。

台上血色地毯上流着黑色血,头和尸体横躺在台子上,场面看起很恐怖。

接着,台上众退下,牵着铁链,牵着什么东西上,这东西被红布盖着,四脚爬行。

到了舞台中央,掀开红布,把小跳,这爬着不是别,竟然是那已经死去老爷——那天在房间里看到脸色铁青已经病死中年男

他脖子上系着很粗铁链,像狗样被牵着,面容憔悴,身体枯瘦黝黑,已经变成了身体,只是头还头。

这时候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

那老爷已经死了,现在怎么可能又被套着铁链像狗样牵出?!

难道他们已经拥有起死回生能力?

又怎么能变成这样子?

看着眼前“老爷”,头和脸还没变,还是模样,嘴巴半张着,想说话好似又说不出,看起异常痛苦,身体副黝黑骨架,包着层薄皮,爬起蜥蜴。

看着王子脸,虽然离很远,他只是脸色铁青,眼神凄厉,再没有其他表情。

这时候,老叔叔走过,恭恭敬敬地,拿起另只盛着物血碗,对着老爷鞠了躬,然后将这物血倒在他头上,霎时间,他嘶声力竭地喊起,好像被泼了硫酸样,脸迅速变焦黑,痛苦地扭动着。

会儿,他脸也变得像别样了,痛苦表情在脸上凝结住了,不得这脸看起如此可怕,原张没有肉极度痛苦而扭曲脸!

现在对这家族没有丁点好感,只觉得阴森、恐怖,残忍,这登基典简直场屠杀会。

虽然他们没有杀活,但是物不也是做成么?

不得那天王子称呼物为爷爷,原,这写物原本都是,只是不知为何要被制成这样物。

很可能那天物真是王子爷爷。

家族为何把长辈都做成这样鬼不鬼东西,这也实在让费解。

接下,王子带着众齐向前跪拜,这是跪天,接着王子拿着束香,放在火里点着,然后恭恭敬敬地插到香炉里,继而再拜。

这舞台后面有副画像,前面摆着灵位,灵位上面字太远小看不见,小见这画像是面将军,没有胡子,身穿铠甲,手持长矛,身英气。

心想:这样子肯定不是关羽,倒有点像赵云,难道王子家另辟蹊径跪拜赵云么?没理由啊。

但细看之后,又不像赵云,俊秀面将军。

这些繁琐仪式过后,仆们便抬着食物酒水送上,长桌排排地排开,不会儿食物便摆满了,连士兵都有块肉,碗酒,他们便席地而坐口肯起

也没给小安排座位,他想凑过去也看看吃什么,肚子确饿了。

走进看,哪是什么鸡鸭鹅肉,是种黑黑肉,隐约还有些臭味,再看这酒也不是酒,猩红浑浊,看着恶心,他们却口地啃着肉,口喝着酒,好像吃美味佳肴样。

这时候,有拍了小肩膀下,小吓得激灵,回头看却是之遥,她笑嘻嘻挎着布包,说道:“怎么,也想尝尝么?”

道:“跑哪去了?这想丢下我私自逃走是不是?”

之遥怒道:“是太狼心狗肺,我可是忙活了晚上,我要是想丢下,干嘛还费心找,要溜我早溜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便软下说:“好好,辛苦了,那么现在我们赶紧走吧。”

之遥道:“怎么,想这么摆地走么?这么走会被抓住打死,跟我。”说着之遥将小带到自己丫鬟住房间,丢下副衣服给小说:“把这套仆衣服换上,我们等会装作仆模样从后边小门走,如果被拦下说奉主子之命出去办事。”

连忙换上衣服,扎上青布头巾,活脱样子,之遥笑道:“这衣服还蛮合身,索性在这当差得了。”

扮着丫鬟仆模样,穿过忙忙碌碌园子,到后门,这时把门士兵喝到:“们两要到哪里去?”

之遥道:“我们奉命出去迎接贵宾。”

士兵道:“现在典已毕,还需要迎接哪宾客?”

之遥道:“我们老太太命令还需要向汇报么?”

士兵道:“我们奉命守门,今晚只许进,不许出,我不管什么命令不命令,休想从这里出去。”

这时候汗涔涔下,士兵看着小脸忽然说道:“哎,哎,不是那谁么?竟然这幅装扮,要干什么?”

连忙说认错了。

这守门士兵正要叫喊,之遥眼疾手快,她拔下头上簪子,握在手里,向这士兵后脖颈上用力扎,簪子尖便从喉结处冒出。可怜这守门士兵瞪眼睛,嘶哑地张张嘴却发不出点声音,像布袋子样倒下去了。

这时候才对之遥刮目相看,之前只是觉得她可爱机灵又俊俏,今晚见识到她残忍心狠面,小这时候有点发怵,之遥道:“愣着干嘛,还不快跑?”

这时候,后面士兵好像听见了什么异样,都赶了过,俩急匆匆路小跑,跑到山里湖边,湖边停着辆小轿车,之遥问小会开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