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章:冰水溺死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358

些眼睛小而圆,黑白分明,有微微凸起,小白用手一摸,它们好像害怕似,都纷纷闭上。

小白瘫坐在床上,浑身像散架似,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个事儿,难昨晚手脚才弄成

小白在屋里想热锅上蚂蚁一样,急团团转,恨不得马上去找问个清楚,小白看着外面没人,便急匆匆地向房间走去。

小白出门向东走,过一个池塘,走过弯弯曲曲桥,来到一片园子,园子繁花点点,非常精致,小白见房间门开关着,就走过去敲敲门。

见里面没人应,就索性推门而入,房间摆设非常精致,小白进去就觉得冷,仿佛一下进寒冬腊月,不停地用嘴哈气暖手。

走到里屋,忽然见前面有个白色帷帐,透过帷帐好像看到前面有个木浴缸,里面有个女人在里面洗澡。

里面忽然洗澡那人厉声:“什人?”

小白连忙报上姓名,那人喊声来人,时候六七个丫鬟婆子急忙赶过来,各个吓得扑通跪下“该死”、“饶命”之类。

小白吓得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时一个老仆人:“你竟敢擅闯夫人房间,该当何罪?还不退下等夫人发落。”

小白被几个丫鬟扯到隔壁房间,小白连忙误会,一丫鬟:你跟我们有什用,你犯王家大忌,看主人待会怎罚你。

小白内心直喊冤,又问:“夫人房间?”

丫鬟气呼呼地又怎样?明知故犯

小白连忙不敢,心想,只要那就好办,待会得好好问问她。

几分钟,一丫鬟走出来对小白:“夫人让你进去呢。”

众人便压着小白进房间,但却被传话丫鬟制止:“夫人只让小白一人进去。”

小白走进房间,见正装坐在椅子上,表情严肃,看着自己没有话。

小白心,昨晚可没见你正经,看你还能装到几时?于:“我不小心闯进夫人房间,实在不小心,希望您别生气。”

冷冷地:“你进来可看见什?”

小白心想不如调戏下她,看她还装不装,小白笑:“我眼神好,什都看见,就隔着一层纱没看太仔细。”

:“你擅闯我房间,又不思悔改,来人呐,把他押下去。”

时几个婆子丫鬟走进来,扒肩扒肩,拢臂拢臂,把小白按在那里不能动弹,小白急忙喊:“昨晚事,你都忘记?”

一听话,气得脸色煞白:“什昨晚事?你在胡?你还敢样欺负我,你们几个把他溺吧。”

小白不明白她意思,几个丫鬟婆子把小白向那大浴缸里一掀,小白扑通一声翻进水缸里,来个透心凉,小白惊叫:“哎呀,凉,凉,冻死。”

原来浴缸里接近冰水温度,房间温度又极寒冷,小白挣扎几下,被众人按着灌好几口水,又呛又冷,小白虽然个男,但架不住女人多,而且婆子力气大下手狠,小白自觉无生还希望。

小白扒着桶边喊:“让我句话!!”让众人先停手,小白问:“你怎下手狠?你真不记得晚?”

:“我自从那天吃饭后,再也不曾见过你,你在胡?”

一手腕上戴着红绳丫鬟:“夫人身份,怎会与你有什瓜葛?夫人昨天更一整天没迈出房门一步,又怎会见到你?”

小白听到话猛地一激灵,不寒而栗,那昨晚去自己房间谁?

小白急忙:“王子还要我给老爷治病呢,我不能死啊,我死,老爷就死定。”

看他一副狼狈样子,忍不住笑:“你以为我不知你只想来骗钱?你能治什病?”话把小白给问住,只好:“你不能私下杀我,你杀我就不怕王子和老太太问起来?”

挥挥手,把他放出来吧,今天先饶他。

众人就七手八脚把小白从桶里拉上来,小白浑身哆嗦,就命人拿来炭火,又让众人出去。

取笑小白问:“水冷?”

小白边烤火边:“废话,要不你试试?”

:“你刚不见我在那桶里洗澡?水温刚刚好,并不很冷。”

小白才反应出来,惊讶地不出话来,心想太奇怪水,任谁也受不

:“你脑袋经过冰水刺激,现在有没有想到什事?”

小白被她问,心生疑惑,:“我能想什事?差点给我冰失忆。”

:“水比忘川河底水如何?”

小白:“你整天洗冰水,洗脑袋坏掉?什忘川河水,不知你在!”

:“忘好,忘好,忘就没有痛苦。”

小白便怀疑有双重人格,晚上一个样,白天一个样,小白:“我只很奇怪,如果你没有去,那我昨天遇到谁呢?我昨晚见过你,还和你……”

脸红:“和我怎样?”

小白连忙没什,只怕她又发怒,那自己就真得闷死在大木桶里

问:“你话都?”

小白句句都,不敢骗她。

:“,有人冒充我,真胆大包天,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事?”

小白才想起自己胸前长出一颗颗小眼睛:“我不知,今天早晨发现自己胸口有点痒,没挠几下,竟然发现胸口长出……”

问长出什,小白嗫嚅“眼睛!”

也露出惊吓神色,让小白脱下衣服给她看,她走下座位,来到小白跟前,仔细看小白胸口上长出东西,脸色大变,眼里全惊恐,嘴里自言自语地:“糟,糟。”

小白听到话想死心都有,而且看眼睛似乎又大一点。

:“叫开天眼,一种非常恶毒蛊术,被开天眼人身上会长出越来越多眼睛,最后眼睛会密密麻麻长满全身,有一天些眼睛会全部张开,到那个时候……”

小白吓得魂飞魄散,急忙问怎办?

:“我可以想办法试试救你,但你愿拜我为师?”

小白一听原来还有救,扑通一跪,帮帮磕头,泪流满面,急忙拜师,时候不要拜师,就认她做娘都没问题。

:“徒儿,乖,以后听我话,我一定想法子救你。”

小白自然万分感谢,涕泪横流,心:“我本想泡她,但现在却做她徒弟,不过也好,以后接近她机会也多,只那个王子不就成师娘,不,师爷?”

:“你我之间关系,不要让府里其他人知,你我心知即可。”小白连连称

让仆人给小白带来几件衣裳,让小白回去,小白回去后心想,如果不,那会谁呢?谁能装别人装像? 百思不得其解,难化妆术能?自己今天见亦没有发现和那两天遇到有什区别。还多重人格,晚上就愿终生服侍我,白天却师父?

想到里,小白就嘿嘿笑,但转念又想,虽然漂亮,但那貞懆带却烦人东西。

小白洗个冰水澡,又换一身衣裳,感觉自己大难不死绝处逢生,心:想不明白那开始要溺死自己,但后来为何又要收自己为徒弟?

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能早点治好自己胸口上长着眼睛。倘若双重人格,那自然好,倘若不,那就明那两晚来自己房间被人假冒,想到一层便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