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章:传国玉玺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405

小白忙问需要自己怎样做。

道:这里暗查了许久,才找到蛛丝马迹,这印章一定藏这个宫殿里!

小白说:那们赶紧找吧。

道:必找了,查了好久,猜很可能藏这高台。如果话,们肯定也找到。

小白听到这话十分解,心道:如果她知道这东西这宫殿里高台,那简单至极,自己去拿就成了?何苦还要说什么需要自己帮忙?这小白家也太会干事情,把这么重要东西放这么高地方,明摆着要给人偷么?

小白道:那去取吧。

道:去,这东西邪气很,去就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似,浑身酸痛,没爬几个台阶就气喘吁吁,仿佛魂都要飞了,你帮去看看。

小白便往爬,却没发现她说这些情况,只觉得与普通台阶并没有同,小白爬到顶,发现这高台像个玛雅人金字塔形状,台有大约四五个平米,落满了灰尘,小白用手擦擦灰尘,发现石板中间镶嵌着一块方方正正玉石,像是一枚玉玺,面雕刻着两条龙,栩栩如生。

下面问面看到什么吗?

小白便将这玉玺跟她说了,说:你试试能能把它拿下来。

小白攥着龙身向提,发现提动,用力一转,只听咔嚓声响,这玉玺转动了,好像又传来什么铁门打开声音,铁链哗哗响。

低声喊了一声道:“快下来,中计了。”

原来这高台玉玺其实是一个机关,只要转动它,就打开里屋铁笼,铁笼里装着一只黑漆漆

小白听她说中计了,虽然知道她说是什么意思,就慌忙连滚带爬下了高台,正要出门,门口跳出一只

长得浑身黑,脚长手短,极瘦,就像一个骨架抱着一层皮,虽然瘦,但看起来异常凶猛,龇牙咧嘴,眼露凶光,面前来来回回地走,看着小白俩人,仿佛随时都可能要扑来。

小白这时候吓得浑身哆嗦,但倒是看起来非常镇定,一点点逼近,小白连连后退,猛地向小白扑过来,小白腿一软,摔倒地,双手掐住,这力气极大,血盆大口就要向小白咬下去。

这时,一把抓住后脊椎,急忙向后咬向后一跳躲开,小白急忙爬起来,急忙说快走,说完,转身跑出大殿,追了出去。

小白担心安危,急忙追出去,刚出门差点和这撞了个满怀,原来扭头回来要咬小白,但这时外面黑漆漆知道去哪里了。

只有小白一人面对这只,小白只好急忙向殿内跑,又向爬那高台,这扑向小白,一口咬住小白小腿,小白忙用腿踢,这好像知道疼似,咬更狠了。

小白心生绝望,这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声:“爷爷,还请你退下,要伤了他。”小白抬头一看,竟然是王来了。

他身穿华丽衣服,表情严肃。

门口扑通跪下,向这边磕头边说,仿佛听得懂人话似,松了口,转身看着王,就又回到宫殿里,知去向。

小白忙捂住被咬伤口,所幸还是皮肉伤,并未将腿骨咬断,只是血流了少,小白向王道:“这是什么,太可怕了。”

道:“你要多问,你腿伤严严重,还是带你回去吧。”

扶着小白一瘸一拐地回去,送小白回到卧室,小白又忍住问道:“你刚为何称这为爷爷?”

道:“该问别问。还没问你,你深夜为何私闯后花园?”

小白忙解释道是误入进来,走迷了路。

深究,将小白扶到床,从怀里取一瓶药给小白道:“这药你每天擦伤口,过两天就会好了,一定要记得擦,否则万一你腿筋肉坏死,这条腿就废掉了。”

小白对王自然是万分感谢,心里只是明白为何王会突然赶到,那又去哪里了?

小白对王家族感到更加疑惑,对王好感又增加了一些,心想或许这个家族并非如所说那样邪恶。只是有太多疑惑解开,这太渗人,王家族又怎么会养这样东西,王竟然还称它为爷爷,难道是他爷爷么?

难道王一家都是人?

想到这里,小白感到浑身汗毛直立,又想到这可真够朋友,遇到危险自己跑得飞快,没了踪影音讯。

正想着,有敲门声传来,小白说声“进来”,门嘎吱开了,慌忙走进来,看着小白关切地问道:“你现好点了么?有没有被咬到。”

小白便将自己伤腿给她看,看后显得很焦急说道:“伤口还疼疼?你是怎么逃出来?”小白便将被王救出事跟她说了,她听后并很吃惊说道:“这里便久呆,今天晚那地方就是一个陷阱,后天会举行大典,前,们还可以再办法得到这玉玺。”

小白只想赶紧离开,并想再整出什么幺蛾,但要离开就必须得借助才行,只是觉得拒绝,万一她一怒带自己出去,那也麻烦。

小白只好说:“这王已经发现们去后花园了,他们可能们猜忌,他们肯定还会再多加防范,们再想得到就难了。”

道:“这是属于家族权力交替,他们前一定会拿出玉玺,们只要多留意观察,就一定还有时机。”

看小白未置可否,就笑说:“怎么是是今天晚被吓怕了?”

小白说:“怎么可能,只是想知道这东西真有那么重要么?”

缓缓地说:“你知道这东西世界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它,曾经历史又有多少人为丧命。人愿意舍命去换东西有多重要?那块玉玺是中国历史第一个皇帝命人用世界最好玉打造,它是无价。”

小白听说什么,道:“你好好养伤,你这两天尽量要出去,以免被人看见,被别人嚼舌根。”

第二天,小白就老老实实地呆房间里,王家族这几天里里外外都忙活着大典活儿,没有人理小白,他也乐自由。

家族已查清这小白确对自己家族秘密一无所知,又派人去查小白九叔,知道这老滑头当来这里,基本就放弃了治疗老爷希望,也没有再派人去找小白。

到了晚来送饭时,从饭盒里掏出一个黑布包着东西,方方正正,递给小白,眸笑成了月牙状说道:“你说这东西得来难难?”

小白接过东西拿手里一掂量,感觉有点分量,便问她是怎么拿到

道:“今天跟着老叔叔,看着他带着几个仆人去后花园,就偷偷跟后面,没想到他们真是要取玉玺,这玉玺竟然还是昨晚们去过那个宫殿里,你猜他们藏到什么地方?”

小白摇头说猜出。

继续说:“他们竟然藏到那只骇人里,一个小仆人拿着一只短刀,几个人先用铁链捆住几个人合理抓住嘴,让它乱叫,再用刀剖开肚,就取出血淋淋玉玺。那也挺可怜,一直流泪啊。”

小白也隐隐觉得残忍,又问道:“那你是怎么得到玉玺?难道是你把他们都杀了抢来?”

嗐一声又说:“哪有这能耐啊,你要小看那老叔叔,他可简单,估计是他对手,只是略施小计而已。变作王,直接拿到。”

小白吃惊道:“你变成他?你是猴会七十二变啊?”

摆摆手道:“哪里会变化,只是会化妆而已,祖传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