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荒村女鬼

小说:最后的养尸匠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野狐公子 字数:2340

小白说会开,只还没拿驾照。

扔给小白把钥匙道:“深山开还要什么驾照?”

正要上,忽听见声低吼,抬头看,顶上竟然趴着只怪物,怪物向扑过去,口咬在肩上,疼得皱眉哎哟声,忙用另只手去抓怪物。

路旁的棵树上,急忙忍痛进入里,关上门,小白急忙打着火,那怪物便在后面路狂奔追着,过最终比过汽,从后视镜里慢慢消失了。

为了防止被发现,小白连灯都没敢开,坐在副驾驶上指路,俩路借着月色开下山。

过了大概个把小时,子才开大路上,小白将灯打开,心里松了口气,转身看,只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脸色直冒虚汗。

小白忙问她有没有事,刚在山里开,小白心里紧张没顾得上问,现在才见她捂着肩膀,好像受伤严重的样子。

道:“你别分心,小心他们追来。”

小白道:“现在已经上了大路,即使他们追来也怕了”

声音虚弱慢慢说:“来追倒怕,只怕他们有干净的东西来。”

小白听她么说,心里很害怕,他当然知道所谓干净的东西什么,道:“等会如果你看该看的东西拦,你千万要减速或者拐弯,直接撞过去,你如果被些东西干扰了心智,会冲下路出祸。深夜里,路上会有行,任何,你都要信。”

小白点点头,心扑通扑通地跳,俩说话,里空气像凝固了样,只有心跳和喘息的声音,在荒郊野外,只听得窗外风呼呼地刮过。

忽然远远地看前面有个白衣女子拦,小白因肌肉反应,紧张踩了刹道:“要停,直接开过去。”

小白犹豫了下,双手直冒汗,敢踩油门,道:“万真的怎么办?”

道:“你怎么会看出她?你听我的,我并没有看眼前有什么,我只看有空旷的大路,上面都没有。”

小白便咬牙加速直接撞过去,所幸并没有什么撞击的声响,小白才把个悬着的心放下,可后视镜里再看女子并没有渐渐远离,好像直在后面远地跟着。

小白时候心里已经明白女子并加大油门路狂奔,但后视镜里的那女子身影好像双脚悬空,像像画样印在后视镜上,远,再怎么加速也甩掉。

小白时候,心情极度紧张,心想:“没知道鬼的速度多少,只怕女鬼会会又突然出现在前,时候千万要镇定,子高速行驶,要被吓的手忙脚乱,否则小命保。”

道:“有的鬼没有办法直接杀的,它们只会迷惑的心智,让幻象,自己杀死自己。有的走夜路,走河边发现河里会有小鬼向岸上扔泥巴,或者有在坟地里被鬼掐死,其实都幻象而已,自己被迷惑,实际自己掐死自己,但在被鬼迷惑的的眼里看的,却鬼在掐自己。”

小白没有转头,只楞楞地盯着前方,神情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也直冒汗,转眼发现后视镜里没有那女鬼的身影了,小白松了口气心想:也许那白衣女发现自己跟放弃了。

小白看着黑洞洞的田野和望无际的公路,松了口气,转身正要问路怎么走,扭头差点吓的方向盘失去控制,左边座椅哪里什么,而那个白衣女

小白的心已经吊嗓子眼,头皮发麻浑身手脚冰凉,默默扭过头去,嘴里牙齿咔嘣乱响,想说什么,但牙齿打颤嘴已经说利索:“……,你可别吓我,我禁吓,失控了,咱俩都得撞死。”

小白确定旁边的座位上后面的那白衣女子,用余光看她的脸惨白,嘴唇红艳,双眼无神,小白想停下逃跑,但想自己刚开都逃掉女鬼的追击,下靠两条腿又怎么可能跑得过?

小白结结巴巴地说:“,我听你说过,你会变装,你昨天说过的,你可要开种玩笑。”

旁边的女答,小白脑袋片混乱,知道已被女鬼杀死了,还她自己变成了白衣女来耍我,只稀里糊涂地麻木着开着,突然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把个村口,小白时候已经按耐住内心的恐惧,打开门,撒腿狂奔,心想随便找个村子里的家求住晚,也比在里跟说话的女鬼呆在起强。

容易胡思乱想,在种情况下,只要有个活气息,哪怕个老太太小孩都能给自己壮胆,小白慌忙找村口第家,马上拍门叫:“有么?”

正敲着,门开了,开门的个大娘,大娘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面无表情,小白忙挤进屋里,边挤边说道:“大……大娘,打扰了,我能能在你家住晚,我来里寻亲戚,天色太晚没路回去,好。”

他边说边向里走,心想哪怕被打骂通也好,总比被那鬼抓住强,被打死也走了。

正想着,转头看大娘并没有回答,她默默地关上门,在里屋咔嘣把锁按,大门被锁上了。

小白新生疑惑,大娘难道个哑巴?又想哑巴好,少废口舌,看来她还听得见话的,心想大娘心真好。

大娘默默地转头向里走,来堂屋,走张椅子上做下去,完全对小白没有理会,小白愣愣地也跟着来堂屋,心想,大娘说话,那等见她的其他家再做解释。

大娘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好像睡着了似的动,堂屋旁边的侧屋里有个老汉躺在床上动,昏黄的油灯下有个满黑眼圈的小男孩在写作业,屋里静的出奇。

小白心想难道哑巴?

小男孩头也抬,闷头写字。

,小白走过去关心地问道:“小朋友,你几岁了?么晚怎么也休息?早点睡觉明天再写?”小孩也答,只闷头写。小白走过去看他写的字,发现铅笔竟然没有笔头,在张已经烂掉的纸上乱写乱花,只有划痕没有笔迹。

小白时候觉得精神都正常,侧耳听整个村子里都静悄悄的,好像个正常的村子,没有点生气。小白慢慢地退门口,想开门溜走却发现刚才门已经被锁住了。

小白只好转身回堂屋,看着那大门钥匙在大娘腰带上系着,钥匙上拴着个长长的线,直垂椅子上。他心想:暂时先躲躲,等会偷偷拿那钥匙去开门,然后溜烟往大路跑,哪怕在田里大树下睡夜,也比在鬼地方强。

小白趴门缝向外看,天上有微微的月光,门外空无物,些农具和草垛,捻手捻脚回堂屋去取钥匙。他边走边想:等会先跟大娘说声,借钥匙用用,如果她说借好,如果借硬抢也得拿,打开门跑,临走时扔给她;如果她依然什么话都说,我向她先说明声,总比什么都说强,免得被说偷。

小白走大娘跟前道:“大娘,我……我还先回去了,在里打扰您了,能能帮我开下门?”

大娘坐在椅子上句话都说,像睡着了样,小白心想难道聋哑?或者?!

——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