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始乱终弃

小说:穿越神农架无人区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舟自横htb 字数:4385

始乱终弃成语出自《西厢记》故事,最早起源于唐代元稹传奇小说《莺莺传》,原故事讲是贞元年间,书与同时寓居在普救寺表妹崔莺莺相爱,在婢女红娘帮助下,两在西厢约会,莺莺终于以身相许。后来张赴京应试,得了高官,却抛弃了莺莺,并斥责莺莺为“必妖于“尤物”爱情悲剧。而样悲剧验证到学语言文学白雪莲身上,让她成为现代版崔莺莺。

“读大二时候,我认识了比我高届师哥叫贾兴,我在大二时候当选学会委员,我们是在学会认识,贾兴大我两岁,学会主席,也是成都,父母都是厅级干部,是那种女孩子心目中高富帅公子哥。能说会道,才华横溢,而我以校花声誉赢得了贾兴见倾情,两久便双双坠入情网。”

是妹妹初恋?”夏露问道。

白雪莲点点头:“嗯。”白雪莲吃了口鱼沉浸在回忆中说:“考上大学时候,我父母給我约法三章,其中就大学期间容许恋爱。而我违背他们愿望,在大三时候,我跟贾兴感情迅速升温,仿佛沉浸在最美好热恋之中,命运之神在向我招手。我读大三,他读大四,眼看就要毕业了,那年暑假,我们约定去昆明附近元谋县翻越元谋山,来次寻觅原始足迹浪漫旅行。我们两带足了食品,就像今天样风餐露宿。”

“只你们两?你没考虑到两单独相处会什么结果。”佟光插了句。白雪莲回答:“我直都守住自己最后防线,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时候,开始也只是亲吻拥抱,旦他提出过分要求,我坚决拒绝,绝对逾越我自己设定底线,我知道,作为底线和原则,定要交给最终属于自己,忠贞渝始终专,我还是属于比较保守传统女孩。当我们到达元谋带榛莽丛森林时候,元谋盆地位于金沙江边崇山峻岭之间,气候干燥炎热,是滇中地区著名热坝。我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种对原始森林充满了神秘感,后来穿越亚热带林气候带西双版纳原始森林,还今天穿越温带季风气候神农架无区,每次都给我带来全新体验和兴奋。”佟光听到白雪莲到过元谋遗址说道:“元谋遗址发现,证明了云南高原是类早期活动重要地区之,它是迄今为止所发现中国最早老祖先遗址。远在千七百万年前,我们祖先就在代活动,定名为元谋直立,而北京周口店山顶洞距今只三万年左右,定名为智能猿,智能猿已经跟现代十分接近,而元谋猿应该称为野,现在神农架所谓,完全是子虚乌编造出来传说,没科学依据。我直想去遗址考察未曾成行。”佟光也直想去探幽元谋遗址,曾经做了几次规划都没实现。

光老师记性真好,还记得清些具体数字,元谋遗址位于元谋县大那乌村北约500百米山腰,距县城7公里。我们到了县城乘车大那乌村,在步行到达元谋遗址,我们到达时候非常兴奋,我们两抱在起滚成团,是我们祖先起源地,想象我们祖先刚开始自立行走,茹毛饮血,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类从从野进化现代文明经历了那么漫长岁月,繁衍了口众多中华民族,我们约而同决定在里露宿夜。每天晚上都是各睡自己帐篷,是我同意起旅行提出条件,我们管如何亲热,绝越雷步,是我最后防线。”

白雪莲已经十分平静面对现实,岁月静好,她对于过去已经淡远了,只是场修行,只是当作次危机所带来经验,总是宽容恶,好了伤疤忘了疼,跟偷奸耍滑讲善良,无疑会被活伤害得遍体鳞伤,要是重复从地方掉进河里,那智商和情商值得怀疑,白雪莲沉吟片刻,她如同述说与自己毫相干故事。

很多参观类起源遗址,遗址规模大吗?”夏露好奇问道。

“很荒凉,几乎就是荒山野岭,纪念碑,远处纪念馆,没管理员,挖掘开发整理工作早就停止了。”白雪莲去了后些失望。

“因为元谋遗址发掘尚缺乏效证据,国内外学术界对于元谋疑问。我想机会做次采访。言归正传。”佟光也了解到元谋遗址现状。

白雪莲又喝了口酒,思绪又回到四年前那荒山野岭远古遗址,冥冥之中,命运发逆转,她平时喝酒,喝酒就会勾起那始乱终弃耻辱,就是因为奇妙酒精燃烧在大脑里,产虚幻视觉兴奋,让她失去了理性和神智。

“夏天黄昏尤为漫长,晚霞如火如荼,山林里气候宜,那天晚上,凉爽晚风拂面而来,感到炎热。为了驱散四周黑夜,也像今天样点燃了篝火,在路上从村民家里买来红薯,用棍子穿起红薯来放在火里烧烤,股香喷喷红薯味弥漫在夜空。贾兴在小卖部买来些小吃,我们吃着红薯和袋装小吃。我知道贾兴还买了瓶酒,我平时从喝酒,我们谈兴正浓,贾兴拿出酒喝,他喝了口酒,又把酒瓶递给我,让也我喝口,我从沾酒,我拒绝喝酒,贾兴说酒可以催眠,我最近睡眠特别好,在空旷浩瀚森林里,我害怕失眠,于是,我勉强喝了口,呛得直咳嗽,又辣又苦。我吃了些鱼罐头,又经住贾兴劝酒,那天晚上,我竟然喝了少白酒,只感觉腾云驾雾,晚上很兴奋,天昏地转,我被贾兴抱进他帐篷,我们疯狂亲吻,身心仿佛拉进原始荒蛮返璞归真,我已经抵御诱惑,那夜,我四肢无力,尽管抵御了他进攻,最终失去了反抗力,阵剧烈痛疼,让我失去了自己最珍贵东西。我贞操就被酒后乱性掠夺了。”

白雪莲沉默语了,她坚固防线失守了,那天晚上出了很多血,如万箭穿心,白雪莲嘤嘤哭了。贾兴直自责,说要对她负责,并保证绝始乱终弃。夏露理解失去贞洁后果,是很公平,为什么男就可以与任何女关系,而女只能对守贞操。夏露问道:“光,我想请教你,男很在乎贞操吗?处女情结会影响到以后感情?”

“处女膜是封建道德强加给女道精神枷锁,处女只是理现象,它属于任何器官,与感情无关,却反映了活态度,才是很多所倚重。任何追求完美心理,也是种本能防范,更何况爱情是自私,希望自己所爱是完整无缺没错,谁都愿意与他分享爱情。像雪莲情况,只要彻底与过去绝裂,破罐子破摔,学会保护好自己,绝对能从此颓废放任自己,优秀还是可以原谅女以前过失。如果从心里和肉体都背叛了,那才是真正可悲,也难以取得男原谅。男也是如此,女也是如此。非圣贤,孰能无过,成熟男女注重精神和谐身体相伴。”

光是成熟男性,他当然会看重那层所谓贞洁膜。

“可是多少光老师样大度优秀男,多少女孩失去贞操后辈子都幸福地活在失去贞操阴影之中,我从此后奉行独身主义,如果遇到光老师样优秀男,我会毫犹豫把自己嫁出去。”

白雪莲忧心忡忡说出心里话。夏露心里忽然舒坦了。

“妹妹,面包会,只要用心寻找,优秀男也会,你在要求别优秀时候,首先要自己优秀。妹妹总会跟我抢吧。”

露姐要离婚,我就客气了。”白雪莲模棱两可让夏了危急感。

“你们拿我开心,我哪你们想象那么优秀。雪莲,我都可以做你父亲了,以后许开玩笑。真正在乎层东西存在,处女是天使,非处女也是魔鬼,与道德没丝毫关系,态度决定切,要沉浸在过去,要是走出过去阴影,甚至还处女情结,认为给与贞操就是唯爱,执迷悟,被欺骗玩弄了感情,你还没觉醒,那才是真正可悲。雪莲,忘记过去,才是面对未来良好心态。”

露听了佟番话,果真是善解男子,她根本就后悔自己所做切,夏露想知道白雪莲初恋结果。

“你们后来又怎么分手,是那贾兴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我们偷吃了禁果后,了第次,就了N次,我还为他悄悄去坠过次胎。我大四没毕业,我怕他分心,他正在考公费出国留学。我想大学毕业后,本来憧憬美好未来,我想找好工作稳定下来,我就毫犹豫嫁给他,谁知贾兴说父母坚决反对我们婚姻。我知道他父母瞧起我家庭,两家门当户对,我去过他家几次,他父母听说我父亲都是下岗工,脸色非常难看,副盛气凌冷淡,我知道自己家庭配上他优越家庭环境,我想将来是跟他过日子,并是跟他父母过日子。我没想到,贾兴终于向他父母妥协,新鲜刺激劲头过,贾兴换了提出跟我分手。我要他向我负责,他说两厢情愿,谁向谁负责,他从此跟我玩消失,我打他手机,他索性关机,我发疯似到处打听他消息,才知道他父母给他介绍位副省级领导千金,那位重权高领导弄了两公费留学指标,贾兴竟然带着新欢出国留学了,他们双双远走高飞,渣男夺走了我中最珍贵东西,我精神世界轰然倒塌,差多半年时间,我都沉浸在巨大伤痛之中,还差点自寻短见。我想,为渣男而死,那点都值得,我要活出自己精彩来。云大毕业后,我气之下离开了成都,我到深圳求职四处碰壁,在巨大世俗和求职双重压力下,我开始了边打工边旅行活。毕业第三年,我考研又回到了课堂。我便开始了游记写作,穿越西双版纳无区是我体验。管在野外遇什么艰难险阻,都没比我失恋打击大,我认为是我次最危急时刻。苦短,我要学会断超越自我,在旅行中感悟中华民族博大文化底蕴。其实,旅行就是次修行,灵魂永远在路上。”

白雪莲无所顾忌回忆起那撕心裂肺情变,她说完自己隐藏心中堪回首往事变得十分轻松起来。

“雪莲妹妹初恋凄惨收场,是坏事,也是种好事,你比以前更加成熟,我与你所同是我进入婚姻变故,起码比我现在带着拖油瓶要幸运些,妹妹,坚强点,我们女也要自强息。”

露拉着白雪莲手,白雪莲爬在夏露身上轻声抽泣着。佟光心中却十分沉重,眼前无比优秀女性,却遭受应该经历感情危急,是社会颓废堕落,还是追求金钱颠覆了价值观,悲剧莫过于把价值美东西撕破给世观赏。佟光十分同情宽慰白雪莲。

“没想到雪莲也是被情所伤,悲哀莫过于沉浸在过去伤悲之中能自拔,勇敢走出心理危机才是智者。我曾经段时间,总也走出离婚所带来伤害,次亲情大撕裂,还得遭受世俗冷眼,我进入神农架无区前给女儿通了电话,女儿冷漠,让我尝到了骨肉分离痛苦,她好像已经习惯了没存在,婚姻幸,顺,好在写作让我超脱红尘世俗。雪莲,我相信你会走出阴影,活出精彩。”

森林像无底黑洞,觉夜深了,篝火熄灭随之坍塌。月色如水,没阴峪河畔之夜风平浪静,月光郎朗,夜色明媚,佟光看时间早,他让夏露扶白雪莲去帐篷睡觉:“明天等他们汇合,露,你再帮雪莲敷药按摩下,你们睡帐篷吧,我写旅游日记值会儿夜再睡。”

“还是你们起睡吧,没关系,我喝了点酒会睡得很深沉。”白雪莲想因为自己存在影响他们两

“我陪妹妹睡会儿,帮你揉下脚。”夏露理解佟意思。

光拧亮了充电灯,他想在曾经被情所伤纯情女孩白雪莲帐篷附近秀恩爱,对她也是格外刺激。尽管驴头狼就在附近,什么动静会发出叫声,他下午睡了几小时,现在还处在特别兴奋时间点,佟光还要把白雪莲今天讲述危急往事记录下来,实在困了再睡,佟光拿出手机在记事本上写旅行日记。半多小时后,佟光正在写着日记,夏阵风钻进佟帐篷。

“雪莲睡着了。”佟把抱住了夏露轻声细语。

“嗯,我睡着,还是情自禁想你了。”

头钻进佟光怀抱里。佟光厚实唇角,天衣无缝充吸着刹那间绽开花瓣似红唇,湿润如玉。

“金风玉露相逢。”佟光幽幽吟起句诗,仿若从远古飘来声音。夏露如同从心底发出沉闷呢喃,心潮逐浪高:“便胜却间无数回。”佟光颤抖地呼出粗气,喝醉酒似飘飘欲仙。“只次,我离露了。”夏露呼吸急剧,如坠云中:“我也样,感觉真美妙,鹊桥幸福相会,分离。”

光和夏露滚成团,手指游移在彼此身心兴奋点,弹奏出肢体语言抒情之乐章。富深远隽永意境,言简意赅,心灵犀点通,行云流水般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