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鱼以上钩,养肥再吃

小说:超品幸运 类别:悬疑灵异 作者:不发芽的豆 字数:2293

来者拒是什么,来者是对所有美好事物永远肯定。

如果失去了层深刻含义,似乎词也多了种特殊存在价值。

既然种价值存在,肯定会让价值有所提升。

“梅老板,你剩下石头我也切了,样,我卖你情。”

上了姑娘,也好意思再收了钱财,毕竟很有可能以后都是一家,正所谓肥水流外田,做一行业还是要地道为主。

实实在在地地道道老实

梅老板满地翡翠,突然有种觉得翡翠值钱感觉,十块原石也是他随手挑选,而且都是在他家上面。

按照正态分布角度来似乎有点科学,更像是有点玄学意思在里面,但是现实无情加残酷。

梅老板是想认命,做生意还是挺讲究信誉一块。

一堆废料,都是边角料或者是切坏了废石头。

内心其实是想要,既然已经动了梅老板女儿心思,些也算做是一点小小心意。

些废料要着也处理了吧,反正你都买了。”

梅老板十分坚持自己原则。

而且也很坚信里面百分之百都会再出一件特别有价值成品绿。

所以他才会显得么慷慨大方。

“梅老板,既然你信过我,那我只好在用你机器亲自切割一下,过我还是想请边上姑娘帮帮忙,帮我切一下,如果出绿了,都归姑娘所有,如果没有,麻烦姑娘将废料处理一下。”

摇了摇头,寻思着装逼也是太过于费劲了,白送机缘都会要。

………”

梅老板知道说什么,间接等于拿一百万砸着玩吗。

可能有几亿开出来石头也会在乎小一百万。

“先生你说笑了。”

“来吧,让我一下小姐运气。”

胸有成竹起来。

然后漫经心着梅在切割石头机器上一顿操作。

小心翼翼生怕把石头给开岔劈出来,些石头虽然是废料,但是好歹也是客花钱买来

“出绿了……”

显得有点可思议。

然后激动双手控制住自己情绪,原来出绿居然是么简单一件事情,更可怕些原本是一群被定义了没有用石头。

出绿可能性几乎没有。

梅老板大概了一下块翡翠规模,大小,居然也能价值一百多万。

什么时候钱么好挣了。

梅老板从事玉石行业么多年来没有见过么多成品出绿。而且在年轻里,应该叫做刀刀必爆。

事出有因,必有妖。

叫做年轻肯定是隐藏在玉石行业龙头大佬,会会是前来砸场子

梅老板敢肯定,但是绝对是玉石方面专家。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块翡翠送给姑娘了,打物件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很轻松,本身他东西很开,并没有太多在乎钱些东西。

钱吗,在穷那里可以买命,在富里,着穷卖命。

“送我吗?”

是没有收过礼物,但是么贵重东西,说送送,没有半点犹豫,他们只是单纯见了一面。

样真好吗。”

即使是心里嘀咕着,但是还是没有丝毫影响他手上收石头速度。

“继续。”

笑着搂着凤舞着边上一阵阵外羡慕目光开始从边聚集起来。

并没有有多少意外,毕竟种眼神见多了也会平常,没有刚开始那种激情和快感。

“嗯。”

仅态度上和语气上都变了一档次,来钱真有一种魔力,让整气质都有所改变。

在思考一问题,全民素质会会因为均水平财富提高而提高。

又是一刀。

果然没有任何意外。

再次出绿。

次无论成色还是块头都比上次要大上一档次,单单是梅连紧紧搂着凤舞也有点羡慕运气。

一次是偶然,两次是意外。

那么三次是绝对实力。

一刀一刀又一刀。

承认自己绝对是拖,而且她也没有想到她随意拿着那些废料,刀刀都会出绿。

甚至一块又一块价值都在升值。

“算一下吧,些废料值多少钱。”

只是大概说了一下。

然后梅老板。

梅老板冷汗已经冒了脑壳。

然后知道怎么估价,一堆含金量他完全没有想到,如果刚才他肯放走,那么现在他应该也是亿万富翁,可惜金钱样和他失之交臂。

让他怀疑,钱真么好挣吗。

些,些大概也能值亿左右吧。”

梅老板像是盯着一堆钞票,然后钞票样飞走了。

心情换做是谁也会一上一下

周围立马来了买家,各种商业大佬齐聚一堂。

里当然最些有钱

着地上翡翠。

一堆是你切送你了。”

随意说着。

然后着梅老板女儿梅

随手花出七亿为泡一妞,果然有钱世界都太懂。

差点嘴巴都有点结巴,是简单几百万,而是几亿产业。

确实有点让梅敢想象。

饶是见慣了各种追求自己富贾名流,也最多几百万,最终谁也都会想到。

但是同,自始至终都是对梅保持很谦逊态度,并没有因此以向她提任何要求,梅印象很好。

甚至有那么一刻间芳心暗许了。

玩意是买开心,玩乐呵,梅老板必奇怪,而且我也小赚了一笔,做能太贪了是。”

想了半天只是很含糊表达了自己想要说话,如果直接说上一句。

“老梅,你也要多想,我是想单纯睡一下你女儿,些权当我心里过意去一点小意思。”

话,他怎么会说。

可是很有原则,毕竟第一次拿钱砸一也是他自己努力挣来东西,消费自己挣来东西算犯法。

老梅冲着梅使了眼色,起来并是特别笨,但是样有点傻样子还真是有点可爱。

“先生,我们还是里面说一下吧,正好我在里面泡好了茶,我们详细谈一下些翡翠问题。”

笑起来挺好是有点太贵。

过再贵东西都舍得姑娘关键上道。

也是笑嘻嘻说着。

“既然样,叨扰了。”

原本以为上道只有来梅老板也挺上道,居然提出来出去买菜……

知道怎么去描述种感觉,总觉得两有阴谋在等着自己。

知道先生姓什么。”

“姓。”

先生,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做。”

“那知道姑娘会做啥。”

一边正经喝着茶,着凤舞在旁边玩弄着自己手机,又着梅亲自为自己沏着茶。

也许是多少羡慕场景。

“敢问先生以前可有做过行。”

“未曾涉猎,初次接触。”

中规中矩回答着,并没有过多操之过急,反正鱼以上钩,早晚都是吃,或许养肥味道挺别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