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安泉应邀到肖燕家做客

小说:红门无界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桑茫 字数:2028

泉坐在三轮车上正在吃午饭,想着晚上去燕家会是什样的场景,可无论如何想不有什能让喜欢的。

澜的电话打破的沉思。

泉:“喂。”

澜:“嗯,你吃饭吗?”

泉:“吃着呢,你吃没?”

澜:“嗯,吃过……”

泉:“怎?有事儿吗?”

澜迟疑片刻:“公司外地出差。”

泉:“事儿啊,怎听着不是很高兴。”

澜:“要去三个月。”

泉有些失落:“哦,时间挺长的。”

澜:“嗯。”

泉想为澜做点什:“下班带你去买点东西,出去干啥都不太方便。什时候走呢?”

澜:“不用,出去花销公司都报销,的。”澜停顿会儿:“会儿回去收拾东西,下午就走。”

泉想走之前见面:“那去送你吧。”

澜:“不用,你挺忙的。给你打电话。”

澜会给打电话,泉心里受些:“吧,那记得常打电话,照顾自己。”

澜高兴地答应:“嗯。”

挂断电话,泉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不上为什,就觉得少很多东西——如果说前段时间热涨,感觉身边暖暖的;那现在就是冷缩,回以前独自人的孤寂,感觉不身边有什依恋。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孤独的人没有依恋、没有牵挂,只要选方向、认准目标,就会如既往的追逐;但也能在瞬间失去方向、丢掉坚持,像匹孤狼,漫无目的的流浪。

澜要走泉突然觉得去燕家并没有什可担心害怕的,因为无论发生什都没有什在乎的,想着——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澜收拾本不多的行李,走

澜出差是排的,当然,不是每个新进员工都有这样的机会,老员工以前也没有。

时间还早燕就指挥保姆忙前忙后布置着,本来策划的装扮,被她搞得团糟,结果还得重新再来。

燕意识自己是在瞎指挥,知趣的回卧室

还没下班时间燕已经打来两三个电话,追问泉下班没。

泉忙着派送最后几件快件,看燕接二连三来电有些不耐烦,直接挂断

燕遭泉挂电话,知道做错事,便不敢再打,无聊中迷迷糊糊睡着

泉很少给女生过生日,不知道该买什礼物,左思右想,最后在家翻出觉得有意义的东西带过去

晶跟澜出差去,如果燕确实没邀请别人,给燕过生日的只剩下灿和泉两人,对于燕来说,只要,她要宣告件事。

燕家的时候,燕还在睡觉,灿便燕卧室找她。燕以为是泉来,听有人叫立马起来。确认泉还没后,拿着手机考虑会儿,又给泉打电话。

灿不明白燕今年为什要这样过生日,但燕叫灿过来的目的很明确——她要跟灿宣战,争夺泉。

燕打电话的时候泉正准备从家里出发,燕整理下头发和衣服就和门口等

泉要来,灿自然很高兴,都表现在脸和肢体上,活蹦乱跳的跟燕打着趣消磨等待的时光;燕内心激动,又心存愧疚,强颜欢笑、心不在焉的跟灿搭着腔。

会儿燕要跟灿这个闺蜜挑明抢人,恐怕以后就针锋相对,不会再说笑

燕抢先步冲上前,又退回来拉着起走泉身边,三人起回家。

进门燕就喊:“爸妈,泉来。”母闻声从卧室出来,热情洋溢的接待这位女儿的救命恩人;父跟在后面缓缓出来。

跟上回不同,泉穿着稍点,虽然朴素,但精气神十足;母很热情,态度比上回很多,这让泉感觉很父仪表堂堂,端庄大方,走起路来风度翩翩,不愧是成功人士,泉在面前逊色很多。

这是泉第次进大老板别墅,燕家的富丽堂皇本就让头晕目眩,父的出场又给泉增添几分压力,这顿饭注定不会轻松。

燕向爸妈介绍泉:“爸妈,就是泉。”燕继续向泉借钱她爸妈:“妈。”

泉还在晕着,不知道该怎办,情急之下挺个军姿,大声喊:“叔叔、阿姨。”

母正想跟泉说话,被吼出的话吓

因为声音太大,以致于房子里的人都吓得哆嗦;正在摆桌的保姆吓得摔个杯子,杯子破碎的声音又吓得屋子里的人哆嗦。

泉因吓得众人哆嗦,自己心里也扑腾——开口就搞事,怕是要惹房主人不高兴。

没想的是,这吼倒让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父是军人出身,很长时间以来都没人敢在面前这样大声说话,泉这下反倒吼心里,不由得心生欢喜。

父笑着拍拍泉肩膀,拍着挺结实:“。”

父只说三个字,然后转身往餐厅去

这让泉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不该大声说话,像犯错,站着不敢动。

母、燕、灿也都没见过父这样,都站在那儿不动,也不说话。

“快请泉进来呀,站那儿干什?”父在餐厅喊,声音也比较大,明显能够听出是高兴的语气。

家之主高兴的语气,母也恢复热情的语气:“对对对,开饭,开饭,边吃边聊。”

泉手中带着给燕的礼物,保姆过来接住。泉没有让长辈拿东西的习惯,不意思给保姆拿,燕接住。

燕拿着礼物,随手拆着盒子,问泉,:“给带什礼物呀?”

泉不意思的说:“消防车模型,也不知道你喜欢什。”

燕拆开盒子拿在手上,灿也凑过来抢着看。

燕:“喜欢喜欢,谢谢!”

灿也高兴的说:“也喜欢,也要。”

燕喜欢,泉也高兴,对灿说:“你过生日的时候也送你。”

燕、灿停下来研究消防车模型,泉跟在母后面走着。

母:“上回态度不,误会你,不意思。”

泉倒有些不意思:“没事儿,没事儿。”

母:“燕燕都跟们说,还要感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今天就是家常便饭,放开点儿,不用拘谨。”

泉:“阿姨言重,那是应该做的。”

们对话的口气,泉已经来过燕家灿问燕:“糖哥哥来过你家?。”

燕迟疑:“啊……来过,就在门口。”

灿心里不得劲:“这事儿你怎没跟提过呀?”

燕:“就是来给送快递的,在门口聊两句。”燕转移话题道:“哎呀,俩没什,快走吧,吃饭。”

燕说完拉着满脸不快的灿向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