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心

小说:盗幻天机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本源规则生命体 字数:3699

王生安慰了下姑娘,待到洛雨蝶睡着了,至于为什么睡着了,大家都知道嘛,必明说。

之后的几天,王生带着洛雨碟在江湖上闲逛,同时也开始研究菩提心法,也很好奇,菩提心法到底是怎样清除心魔的

心魔种东西非常厉害,它是生命心灵的缺陷,本质上己,所以王生也非常好奇,部能够降伏心魔的功法,岂是能降伏己?

然而,经过几天的研究,终究是让失望了,所谓的降服心魔,根本存在的,所谓心魔是人类心灵的缺陷。

个字的本身来源于佛教,在华夏本土是没“魔”个概念的,硬要说的话,它的概念与“妖”很像。

比如散布歪理邪说的叫“妖人”,用邪术害人的道士叫做“妖道”,为害方的精灵叫做“妖精”,同样危害方的奇怪生物叫“妖怪”,如此算下来“魔”个字的概念确实和“妖”很像!(精灵的意思是成了精的生灵,字面意思)

在华夏的诸子百家之,更是没“心魔”说,但是相似的说法确实多胜数,比如人类经常说的“心结”是心魔的种,再比如《论语》之句话:“学而思则罔,思而学则殆!”

的“学而思则罔”和心魔的产生着很大的关系。

学而思顾名思义,是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个人从生到死生几十年的时间,的记忆无时无刻在增加着,可以说人的生都在被迫的“学习”着

个过程,如果人加思索,只知道停的接受,心的迷茫必然越来越多,定然会形成种种“纠结”,最后会形成所谓的“心魔”。

“罔”是指迷茫的意思,心魔其实也是心的某种迷障,也是思想认知上的某种障碍,亦是心难以打开的“结”。

王生本想着通过菩提心法能找到解决心结的办法,然而研究了菩提心法之后,发现心法其实是种压抑本性的功夫。

王生研究完功法之后,直接将它撕毁了,种心法泯灭人性,出现在佛门种地方,用脚后跟都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先磨去个人的心性,然后再指给信仰,在代传下去,所的人都去供奉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了同个目标,同样的“利益”,最终成过是那个人而已!

种遗害无穷的东西,王生处于生灵的本能排斥它,看懂了之后下意识的将它毁了。

些日子王生同样解决了几个小门派,原因也很简单,撞枪口上了!

王生从成为个穿越者之后,的性格也放的越来越开,逐渐变得“心宽”,轻易是会对别人发怒的,如果个人出言侮辱基本也会以“嘴炮”的形式还回去,杀人的可能性却大!

然而,王生几次动手,同样完全没辜负“丧门星”的名号,每次都是满门尽灭!

王生虽然变得心宽,但是从来都是个小气的人,如果小气,记忆的那会走到定高度!

些人啊,虽然知道是“丧门星”,但总是难以管住己的行为,王生只好帮把,以后再也要管束己!

至此,几个月“丧门星”的名号再次提升到个新的高度,些名门大派对门下弟子三令五申,见到相似的人都躲着走!

而几个月来还发生了另件让人惊讶的事,灵鹫寺突然间封山了,根据传言仍然跟“丧门星”关。传说“丧门星”行至嵩山的时候,在那里停留了段时间,等到再次启程的时候,灵鹫寺突然封山了。

事实上,当那晚灵鹫寺方丈因为被扫地宅男阻拦,发现大火时,整个大雄宝殿都已经烧了小半了。等到切都烧的干干净净的时候后,只留下了个巨大焦黑的佛像,也正是因为个佛像,灵鹫寺宣布封山!

种和尚看到那个佛像的时候后,只见佛像的肚子上刻着两个狰狞的字,那字写得实在是些丑了,应该说是丑,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忍直视,可偏偏还让人看懂了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众僧人最后发现,没任何人能将两个字刻到种程度,而佛像上留下的些弹洞,群和尚之些能人异士。们结合了扫地宅男的只言片语,便分析出种极其强大的杀伤武器。哪怕是集结整个灵鹫寺,也可能向王生挑战,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封山!

几个月后,是哪个好事者,放出了加特林菩萨的传言,连王生剽窃来的那四句诗都流传了出来!

王生在路途偶然也听到了关于“加特林菩萨”的只言片语,哭笑得,算是造了个神出来吗?

匆匆年又过去了

王生带着己的小侍女,走遍了大江南北,到京城也曾逛了圈,心痒痒的王生最后还是没忍住,在同的青楼里寻花问柳

于是,青楼里面多了个传说,个花丛浪子,经常带着个年轻貌美姑娘进出同的风月之所,那旁边女子竟然没闹事,甚至连装模作样的吃醋之像都没,让某些想法的文人“雅”客心好生羡慕。

说实话,带着女人逛青楼的,虽然是没,但确实非常罕见,而且闹还么乖巧的,还真是头家!

好吧,王生逛青楼,洛雨蝶要说心点那是根本可能的,每次王生都得好生安慰番。王生逛青楼,其实也是满足己的某些恶趣味。洛雨蝶也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心的观念吧,从来都没跟王生闹过,要说变化,也是某些时候变得更疯狂…

堕落啊堕落,王生发现己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了

王生虽然喜欢逛青楼,但是从来没再买过别的姑娘回去,或许也是洛雨蝶从来跟王生耍脾气的原因了吧。

要知道在个时候,如果个丈夫每日去妾室那里,妻子也可能去找丈夫的麻烦,更何况洛雨蝶名义上只是王生买来的个小侍女。王生是经常会去“采野花”,在个时代本来是什么大毛病,甚至可以说是什么毛病,反而是种身份的象征,洛雨蝶会,或者说是什么意见。

王生在堕落的路上越行越远的同时,还在进行着另项大业,为那些和发生过关系的姑娘都赎了身,同时还交给同的武功秘籍。

王生打算用培养叶二娘的方式培养们,样的是们没黑化,王生们的算是立身之本,本身件明码标价的交易。

王生么做,来是让心觉得心安理得,二来纯粹是觉得么好玩儿。

王生还打算将同的武学东刻点西刻点,将它们作为机缘藏在同的荒郊野岭,说定若干年后变成了个某某某祖师之类的

想到里,王生觉得些好玩,顿时心阵激动。

……

“公子,我们去哪啊?”个叫花娘的女子,好吧,个名字很俗,然而确实个名字。

花娘也是个青楼女子,王生赎身之后愿意离开,硬生生的要跟着王生,王生根本拒绝掉,总能杀了人家吧?

只是来,洛雨蝶每日越来越郁郁寡欢,但是能说王生错在哪里了,只是每日愈发些憔悴的面容,让王生看着心疼

花娘也是眼色的女子,然能看得出王生和洛雨蝶的感情般,见了看着似乎比己还小点的洛雨蝶都叫着姐姐,总算是相安无事。

王生从进入入微境界之后,发现己的身体渐渐完全被己掌控,某些能力其实是可以己控制的,着恶趣味的,渐渐喜欢上了每日花娘向己求饶的样子。

“我们?四处转转,看看大好的河山,领略下大华夏的风光!”王生高声道,只是么说说,还直都是么干的。

“公子莫非打算辈子走下去?”女子喜静,们知道美貌的时间是限的,花娘也例外,如果可以更希望王生能陪安安稳稳的过生,虽然看起来可能,但是人的心总是要些希望,是吗?希望总是虚无缥缈的嘛!

什么可以的?”王生知道姑娘的心思,但是知道归知道,在看来心里个人够了,看起来真的很虚伪。但是还是回到了曾经纠结的个问题上面,如果娶两个媳妇,晚上睡觉的时候到底该抱着谁呢?

王生很贪心,和世界上大多数人样,也喜欢漂亮的姑娘,也喜欢占玩弄们的身体,但是想负责,很俗,却也很真实!(广大女同胞注意了)

其实,哪怕是在个时代,若是因为名声的负累,或许无数人都愿意让己的妻子是青楼买来的青倌人吧!

从前个问题:个男人最理想的对象是什么?

答案同样很真实:年轻漂亮,父母双亡!

王生在想,个姑娘在幻想对象的时候,会会也下意识的忽略对方的父母呢?或许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喜欢逛青楼的原因吧,因为起码在那晚上,们听话!

王生觉得个洛雨蝶陪着够了,身边其的可以当做调味品,但却可能让直都陪着己,王生的心很小,容下更多的人了……

花娘听了王生的话,算是真的断了己心的念想,喜欢王生。事实上每个向样和王生发生过关系的青楼女子都喜欢王生,也同样们都感激王生们每个也幻想王生能够娶们,只是能种追求到步的,真的多!

“雨蝶姐姐,你劝劝公子么?”花娘希望在洛雨蝶身上找到丝安慰。种希望,希望洛雨蝶和样的想法,但同时又希望能够取代洛雨蝶的地位。或许是人吧,心的想法连己都琢磨透!

“公子去哪,我去哪!”洛雨蝶淡淡撇了花娘眼,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交代了的想法。

洛雨蝶的眼充满高傲目光,其实并个人的。事实上洛雨蝶看到花娘,像看到曾经的己,甚至心隐隐动着怜悯的心思。只是洛雨蝶也是个人啊,也喜欢王生,会欲,心念想啊!

样么?”花娘的眼神更加没落了,王生和洛雨蝶的口风很严,花娘并知道长生药的事,否则,会问出种问题了。

“公子可否能告诉花娘,公子到底是如何看待花娘的?”花娘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仿佛当初洛雨蝶展现我的时候,只是今时同以往,的到来终究是晚了步啊!

“唉~花娘,你其实必如此的,你现在已经凌驾在大多数人之上,你可以掌握己的命运,应该己的人生才对!”王生叹了口气,世间如意之事十八九,但关键还是取决于人的“意”是什么才对!

花娘听到话,紧握的秀拳终于放开了,的手上带着零星的几道血痕,那应该是的指甲扣出来的吧?

王生的回答,真真正正回绝了此时的心情比洛雨蝶被推开的时候还要糟糕更多,因为是真的点机会也没了,起码现在看来是样的。

过,花娘身上的座山也总算是搬开了,心阵轻松,脸上带着笑容,那笑容些傻,也些勉强,知那是强颜的欢笑还是面对新天的态度:“我知道了,公子,谢谢你!明天我离开了,我也想看看,大江南北的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