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第二空间(1)

小说:不是永生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甜筒爱吃原味的 字数:2062

一阵头晕眼花,张开眼又站眼熟的电梯里。

下意识转身,想要找按钮,发现后面有四个按钮???

旁边的陆似乎看出了此时的疑惑,便说:“除了第一次体验版的,以后的每次都是所有都要战斗。所以体验版只是教师带学生了解和熟悉而已。”

这时的白慢悠悠说出一句“快一点吧,我已经按了。”

“就是,说那么多话,最后还是一个词——死里逃生。”陆希说,也按下了按钮,“就剩你俩了。”

耸耸肩,说:“夜,按?”

点点头伸手按下了那个按钮,陆按下去了,自己也按下去了。就按下去的那一刻,门开了。

这一次外面是一片漆黑,看见的,是一个村庄。这个村庄诡异得很,整个村庄被厚厚的高高的石墙围住。现正是黄昏,村庄被盖上一张昏黄色的床单。

走出去,后面的电梯瞬间消失,四就这样站墙的里面。

:“其实每次的场景都一样,而且里面会有许多动物和,当然,好的坏的要你自己分辨,要是你博得一个好的动物或者的好感,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可能会帮助我们。”

:“那我们现要干嘛?”

没告诉你吗?找武器啊,以防万一突然出现一个鬼或者怪兽直接开打。”陆希说,已经带往一堆草丛走去。

追去,结果一小心了一个平地摔。

“喵——”一只白猫躺旁边,身上沾了血。看上去,好像是一只出生久的猫,小小一只。

拉起陆,“你,你没事吧?”

摆摆手,说“没事”。弯腰将那只沾了血的白猫抱了起,揉揉它的头,白猫顺势软软的叫了一声“喵”。

“真,真可爱。可惜受伤了。好可,怜。”也上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

那边的陆希和白跟上,便回头们。陆希远远一句:“你们干嘛?”说走了过

:“怎么回事?这只受伤了。”

陆希看了一眼猫,什么都没说,从身上掏出三条银针,将其中两根举到和陆眼前,淡淡地说:“两个新,拿好。”待们接过后,又将剩下一根放手里。

?老师是新吗?怎么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银针收起,对陆希说:“这只猫受伤了,希哥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

对面的陆希瞥了一眼,“谁让你叫我希哥的?还有,你怎么成绩比我好。”

“就是,我明明成绩比好,找干什么呀?”陆揉揉怀中的猫,低头对猫说。

:我就是下意识的觉得是哥哥,会比老师更可靠一点......

“算了,计较这些。你们看看周围有没有草药,摘一点过。”

于是大家就跑到附近找草药。

许久,听见白的一声“大家快躲起!!”看是遇到了危险,行,要赶快去救

正要起身,陆就出现的视线,拉一簇草丛后,低声说:“先保护好自己,刚刚我看见白被一个村民拿菜刀追,但是以这几年的额经验,你用怕受伤。”

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陆用手捂住了嘴。

:???

那只手湿热、粗糙,手心抵的嘴唇上。过了一会,陆将手放下,眼睛警惕地看周围,然后对说:“我觉得这里可能还有武器,你待这别动,我去找,遇到危险喊我一声!”

起身准备走,却捉住了陆衬衫的衣角,低头说:“我也要去......我,我想总是被保护......”

总是这样,虽然没有相处多久,但是能够感受到,陆总是会有意无意护做有危险的事。就好像......就好像是弱小者,需要保护服气。

许久,终于听见头顶上方传了笑声,“好,你起,我们去找。”

-

陆希远远的听见白声音,便毫犹豫地追到声音的源。

一个拿菜刀的村民站面前,只有两步远,然而白后面是树,完全知道怎么跑。白手上拿陆希给的那根银针,只是还知道从何下手。

陆希冲上前去撞了一下那个村民,村民猝及防地被撞倒地。

撞倒后,陆希跑到白面前,等白说话,便拉往旁边跑去。

跑了一阵,拉到了一个凉亭下。白气喘吁吁地说:“是让你们躲起吗?”

你现怕是死了。”陆环视这个凉亭,俯身找什么。用想,肯定也是要找武器。

这种空间待久了,就会对武器的位置有大概的感觉。

陆希那忙忙碌碌,就和以往空间里一样,整个班都进入同一个空间的时候,总会显得十分忙碌,这找找可以用的武器,那找找出口哪。有时候因为出口太难找,大家可以待空间好几天。过好空间里的时间再长,出去之后还是进的时候的时间。

腰的身子终于起了,手上拿一把桃木剑,陆希站琢磨了一会,最终看向白,“白,接。”说完便吧剑仍显白

接过剑,然后说:“给剑给我邮什么用?有本事你找到出口?对了,陆老师和那边知道怎么样了。”

“有,那了。”陆希转身离开了凉亭。

那边脚刚踏出凉亭,白就看见凉亭顶部一点一点渗出血

站起身,“哇,真刺激!”

那边的脚又收回了,陆希转身看向微伏身子、警惕地看向凉亭顶部的白

那血一点一点滴地上,滴了一地。这种情况一般应该先跑,但是空间里,一般都要打倒某个鬼或者怪兽,才会出现出口。所以此时的俩能跑。说定将这个东西打死了,出口就出现了呢?

逐渐的,整个凉亭都染上了血的颜色,地上的血一点一点聚集一起,再一点一点立体起,最终变成了一个的轮廓!

这个血没有脸,没有头发,没有衣服......看见的只是大致的躯干!

恐怖至极,“脸部”有两个陷下去的洞,两个洞下面是一张大到巴得吞下一个的“嘴”。

“白!”陆希喊,向使了一个眼神。

那边的白收到眼神,将桃木剑举起,挥了一个剑花,桃木剑逐渐发光,白乘机将剑刺向正准备扑向的血

远处一根银针飞,刺到了血身上,

双重攻击,血直接倒下,躺地上,逐渐的变成了一滩血,又再次染满了地。

和陆希看向银针飞的源头,看见拿菜刀的和拿一把铁剑的陆正向这边走,“你们俩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