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白一帆

小说:不是永生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甜筒爱吃原味的 字数:1952

“现插播条新闻。”

炎炎夏日的时候,全世界大部分地区开始逐渐变冷,些地区甚至下起雪。北极南极的温度现已经冷到不可以那里度过。目前为止不知道是什原因,相关人士正调查......”

夜柳穿着羽绒服坐沙发上新闻。

是九月初,但是他们里开始下雪,不知是什原因,让整个世界的天都变

厨房那边走出来个少年,手中端着盘水果。

夜柳:“老师!现,现冷,水果那冷,怎吃?”

用另只手拿起手机会那个长篇大论,最后总结说:“冬天干燥,吃水果对身体好。”

夜柳裹紧自己的羽绒服,呼口气,白色的雾飘出来,说:“现,不是冬天啊。”

将手机放下,然后拿起牙签插块水果,举到夜柳嘴边,“啊——”

夜柳:......

,怎着也就几块水果而已,吃也死不

他张开嘴,勉强将水果吃下去

“话说,你说话结巴,是因为什?”陆随手拿张旁边的毯子,坐沙发上,将毯子披到俩人身上。

“天,天生的,刚开始会说话的时候,就,就。”夜柳将身上的毯子拉上点。

点点头,想会儿什,然后说:“那样,个同学,她是个医生,叫她来,能不能治好你的结巴,要吗?”

夜柳想想,其实他结巴件事他没意过,可能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吧,也没人嘲笑过他结巴。

其实结巴也不是什坏事,时候要是人问不想回答的事,可以结巴得严重点,跟别人说“结,结,巴。”样,对方可能会放过他

但毕竟结巴总会时候想说却又说不清,治好,总会比结巴好的。

夜柳点头同意。

-

风吹得极猛,雪下得更大,校园里的池子不出意料地结冰,冰下见几条红鲤缓慢游动。“冷、寒、冻”,只能用几个字来形容。

教室里上课的同学们穿得厚厚的,但还是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很冷吗?”陆向旁边用颤抖的手拿着笔,笔跟着抖。

夜柳正午出的门,因为正午太阳比较烈,所以比较暖,于是出门就穿得少些。

下可好,过正午就冷的不得

夜柳僵硬的点点头,说:“早知道出来的,的时候,就该多穿点!”

脱下身上的外套,当着坐教室里的崇拜他的女学生,将外套披到夜柳身上。

夜柳压低声音说:“老,老师,觉得,样的天气太不寻常作为救世主,不应该起和,和相关人员起查找真相吗?”

“......只要你愿意,都可以陪你。”

从妈妈离开夜柳以后,他就直是个人,现,眼前个原本与他非亲非故的人却眼神坚定地说着会直陪着他。

夜柳不由的笑笑,说不定要说重大的事情,涉及的利益,到时候他可能会抛下他。

人陪着其实挺好,只要他还夜柳身边天,那他就享受陪伴感天,没什不好的。

节课上完后,就没课,老师和起到学院调查下,可以吗?”

“晚点吧,觉得你还是先见朋友,个症状,怎样?”

“好。”

-

迎面跑来的是个身穿白色卫衣,长着桃花眼,鼻梁极为高挺的阳光少年。

“陆你又折腾刚下课你就催!还说什不过来你就直接和绝交?!疯啦?”少年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道。

毫不留情地把将个少年拉倒夜柳面前,介绍:“夜柳,的朋友白帆,咱学院大三学生,专门学医学的。的学生夜柳,他......呃,想应该不用多做介绍?”

帆瞥夜柳,然后转头笑着,“不用!救世主嘛!谁会不认识?!”

帆的眼神里、话里都点别的意思,似乎、大概、应该、好像......是瞧不起夜柳?

听出来又能怎样?人家没明说,况且刚认识,不好说什不好听的话。夜柳伸出手,以示礼貌,“学长你好,夜柳。”

帆正准备伸出自己的手回握夜柳的手,然而陆却猛地将白帆伸出的手握住,移身挡夜柳面前,“好好好,你现方便夜柳的症状吗?”

刚刚的动作,仅仅是下意识的,下意识的不想要夜柳和他的手握起。

帆没及时回答,低头着那两只握起的手,三秒后抬头,“陆你的手粗糙的很啊,但是很舒服哦!”

后面三秒都不见的夜柳听见句话显示惊,接着就直不住自己好奇心,赶忙探出头来,探头,就见陆的手紧紧握着白帆的手,“......”

好气呀,不知道为什好想要打着两只手几下。

意识到夜柳正着面前的两只手,陆猛地撒开手,笑两声掩饰住不知道从哪来的尴尬。

帆挑挑眉,然后说:“样吧,夜柳学弟说几句话来给听听吧?”

夜柳:“啊......啊?说,说什?”夜柳总感觉特意让个人说句话会很奇怪。

“嗯,结巴的程度点严重哦,天生的?”

夜柳点点头。

相信天生的是不会那严重的,你,怕不是天生的基础上过什心理创伤?”

“......”迟疑下,夜柳最终还是点点头,承认自己的确过心理创伤。

夜柳承认自己心理创伤的时候,异样的感觉朋友而出。

帆听之后不知为何的、微妙的眼陆,然后说:“样好办啊,治好难度不大,但是过程可能会很长,不过不要紧,具体的晚上晚饭的时候聊吧。”

听,终于讲完

“走吧夜柳,带你去学院逛逛。”陆拉起夜柳的手准备跑。

结果刚跨出两步,后面的白帆冒出句:“你们上哪去?带上呗?”

:“......”

夜柳:“......”

帆:QWQ

:“行吧,你跟起去,但是少说话,夜柳事情要商量的。”

帆:就是说就只能当电灯泡?!可不服!

口头上,白下子就应下来,但是实际行动......

-

夜柳蹲下身来,个花园的话,然后说:“里的话都没枯萎,但是天气那冷,不太可能......”

帆:“说不定些花耐寒呢?!”

旁边的陆直接瞪他眼,然而白帆赶紧闭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