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章.燕虹

小说:仙侠世界里的男配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北兮秃子 字数:1936

树叶翻飞, 雄鹰驰骋,

几分异域风景!

“吱呀呀~”

伴随大门的豁然开启,带一种古老现世的神秘气息。

厚重,深远。

仿佛一道闪耀地白光从门中一众而出。

前,竟感觉好似身披万道荧光,踏云而来。

身后两纵弟子,

笔直成列,相互间对称并排而行,

焚香谷道衣,绣纹赤焰图腾。

而为首女子,气质高雅,宛若风华,如神仙玉女。

青云领头短暂失神。

口中更是呢喃:“终于再次相见了!”

女子走至身前,看面前这个相貌英挺,气质不凡的男子,不经意间想起了往事。

对方直视己出神,黛眉弯了一弯,福了一礼:“兄,欢迎来焚香谷!~”

女子的话语打断了男子的瞎想,忙回了一礼

“是昊叨扰了才是~妹,三年未见,近来可好?”

虹神情一顿,

心中想法随升起,不快色一闪而逝。

收敛的很快,语气就没了那么轻柔,不过不显生硬,至少昊耳里还是觉得温柔无常。

“叙旧还是稍后再说,请兄随我去面见门长辈吧!”

昊,

作为首座大弟子,是不凡。

听闻后忙转换神色,肃穆地点了点头,回首看了一眼同行四,遂开口:“那就妹了!”

虹臻首轻点,身后弟子示意,接引领昊众进入焚香谷。

漫步姿态引领前,偶尔微笑,回复一下昊的问题。

昊跟身侧,女子的神态,优柔贵气的高雅都让他心中那个想法更加伫定。

直到慢慢走进谷内,才堪堪回神。

皆惊诧于焚香谷的防范措施和巧夺天工的住所洞府。

言语渐渐减少。

昊语言变少,不再应付地己的事!

行走间的虹是不平静的,心中隐隐的不安,验证这己的想法。

三年来,青云这位兄已经来了数次。

前几次前来虹是知晓的,可无甚意。

那时傅虽提过让己去接待,都被担心兄的己搪塞过去。

己的性子没再提,但这次擅作主张地直接让己来。

虹本意是想明确地断了傅的心思!无疑种种验证傅是关爱她的。

道理上己做为掌门谷主的女弟子,名义上的大姐,是说得通的。

只是,偶然机会下传出地风声,

那层关系让心性俱佳地虹心中阴霾急剧增大,隐隐些明悟!

今日地传话,否决词已到嘴边,转瞬,虹便答应了!

小的尊重道只是让其迟疑,改变她的是想到了出玄火坛时兄的嘱托。

李洵虹虽号称焚香双杰,但是从来都是他们俩个己折腾。

手底下没多少可以越过门驱使的

兄是些孤僻的,这虹的想法里早已成型。

虽然兄性子温和,对待身边同门都是照顾加,对待那些妹更是温柔的仿佛情

兄从来没让其他外做过任何一件事!

他的高傲,好像刻了骨子里。

仿佛不会让别知晓他的想法。

他的眼神里,所都是一样的:哪怕傅,上官叔,合长老,都没兄的眼神出现过变化。

所以兄这些年来没真正地主动交往过任何一个弟。

曾让虹不得其解。

他,早晚是要独当一面的,可........!!

他的行为让一些想扶靠他身后的兄弟望而却步。

虹还是不同的,

虹本身的气质,加上性别就让其了追随者!

信任的妹更是那么一两个!

所以这次,李洵才让虹调查。

寥寥几句,晓得了兄表现的重视,虹就更加要帮助他完成。

如果此时己再违背傅的话,可能会惹得老家生气,以致遭受阻碍。

想通此节的女子只好答应。

心中数:顺从尊,把事情办好,让其后不那么关注己,己才能放开手脚实施兄的嘱托。

小的修真资质本就极佳,心性智慧更是凤。

焚香谷弟子几万众,而被称为焚香双杰的二不是俩个男子,而是一男一女,便可说明多么优秀。

李洵稀里糊涂地修炼下,功法境界隐隐突破际,虹还能排除众,独占鳌头一。

可不是比比道法境界和容貌姿色就可以成功的。

她虽姿态,却从不以此居。

全然因为,抛弃那些。

她还一颗通窍的玲珑心,以前她只是习惯了李洵身边,看穿了什么当作欣赏兄的样子,从不主动说什么,但是不代表她不懂的!

这件事上,已经做决断了!”

虹心中了烦躁,加上门对其兄的的做法更使得心里多了些恼怒,不过面上还不见分毫。

…………

…………

昊与龙首峰弟,见过吕顺叔。”

焚香谷主殿内,

白衣青年引领众弟子对一身材枯瘦的老者行礼。

而老者身后侧,站气质幽兰的虹与一对非凡弟子。

男的俊朗,女的明艳。

赫然是刚才接引昊等时最前排的俩名弟子。

昊隐隐奇怪:“怎么好似每次都是一男一女的配置。”

侄真乃俊杰,去岁一见,比道法又了精进!想来苍松此等弟子很是开怀啊……!”

说完不知想到什么笑了起来,捋了捋下巴渐白的胡须!

昊听闻,忙收拾心情,拱手示礼,语气谦让。

侄这点微末道行是比不了各位妹的!”

“哼,你这话说的倒不假,算你还比较实诚”

一个清丽嗓音响起,抢前开口。

昊眼神一动,恼。

其身后四却是怒目而视,火气顿生,均循声而望,心看看出声

只见其已踏前一步,赫然是那明艳女子,正掐腰瞪昊。

凝望,不怯场。

语气活泼,身段迷,显的很是泼辣!

“潇潇,不许胡闹!”

虹首先开口,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女子。

说话女子扁了扁嘴,赌气一哼,不再争辩。

“呵呵,年轻嘛,朝气是很好的。侄,你就先让虹儿他们领你四先行去往住处,何事情,晚些时候谷主会给你消息的!我就先回去了,老了,容易乏!”

作为长辈地吕顺适时开口。

“弟子省得的,劳烦吕叔了”

昊闻言,开口回道。

心中隐隐期待,赶紧压制住那丝急切,与虹几行晚辈礼,目送吕顺离去。